言情小说 > 凯琍 > 《爱的代嫁》
返回书目

《爱的代嫁》

第四章

作者:凯琍

  当天晚上八点,赵擎宇抵达家门,震撼了整个赵家。

  「先生,您回来了?!」翁嘉南惊讶得脸色发白,男主人通常在午夜之后才回家,怎么今天会提早这么多?莫非女主人白天「出巡」真的发挥效用了?

  赵擎宇没回答什么,事实上他自己也很纳闷,今天到底是着了什么魔,居然一反常态,做出自己都无法解释的行为。

  他走进大屋,立刻发现几个走避不及的佣人,更奇怪的是他们脸色诡异,不晓得搽了什么鬼玩意儿。

  「他们的脸是怎么回事?」赵擎宇瞇起眼问。

  「呃……这、这是……」翁嘉南很难得答不出话,往昔的镇定全然消失,内心不断狂喊怎么办怎么办,他以为男主人很晚才会回家,才答应让下班的佣人接受女主人「做实验」,谁知会被男主人当场抓包啊!

  「我在替他们敷脸。」花雨涵出面说明,也替翁管家解围。

  「敷脸?那是什么玩意?」赵擎宇的字典里不曾出现这字眼。

  仔细一瞧,屋内弥漫各种香气,桌上也摆得满满的,有柠檬、豆腐、牛奶、鸡蛋、面粉、养乐多等,还有许多瓶瓶罐罐不知名的东西,这女人莫非是魔法师?或者她根本是女巫?

  花雨涵做出快昏倒的表情,多可悲,身为专业美容师的她,却嫁给一个对此毫无概念的丈夫,莫非这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,必先苦其心志?唉,她认了。

  「没有常识也要常看电视好不好?现在不管男女老少,都要注意面子保养,我是针对他们每人的肌肤状况,制作不同功效的面膜,敷上以后才能改善问题。」

  「这太愚蠢了。」赵擎宇的观念和管家一样,翁嘉南不禁在旁频频点头,这几天幸好有其他佣人做挡箭脾,否则他这张老脸也得下海,那多丢人!

  什么?花雨涵脸色一变。什么叫愚蠢?她原本很开心丈夫提早回家,现在却无法控制得快要发飙,他竟敢瞧不起她对美丽的认真态度?这下可踩到她的地雷了!

  「你管我蠢不蠢?反正你一天到晚都不在家,除非你在家,否则你没权利管我!」

  噢喔~~大事不妙了!翁嘉南开始打眼色,示意佣人们该躲的躲、该闪的闪,不过就连他自己都很想听下去,到底这番对话会有什么发展呢?

  「不准妳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!」赵擎宇发现他太退让了,这女人简直要骑到他头上。

  「你想教训我?来啊,我等着!」有架可吵总比没话可说得好,为了在平静海面激起波涛,花雨涵决定全豁出去了。

  瞧她张牙舞爪、一脸挑衅,赵擎宇当真怒火直冲上头。今天提早下班,他对自己已经很不满意了,她还故意要激怒他,简直是得寸进尺,不知好歹!

  「先生、太太,你们请不要……」翁嘉南实在不想看到血溅当场,忍不住开口要劝几句。

  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,赵擎宇抓住花雨涵的双肩,二话不说将她扛起来,有如工人扛起一袋水泥,直接走进她的卧房,他非要好好「教训」她不可!

  翁嘉南的眼睛瞪到不能再大,男主人平常冷漠疏远,从不曾如此抓狂过,今晚到底会发生什么事?该不会需要叫警察或救护车吧?

  但更让他惊讶的是,怎么女主人似乎一点都不害怕?瞧她嘴边似乎带着微笑,该不会是他眼花了吧?


  从大厅到二楼的路上,花雨涵不断大叫:「放开我~~你快放开我!」

  嘴上假装生气,其实她开心得很,她总算让丈夫有反应了,不管是好是坏,至少他不再冷漠以对,这就是个开始啊!

  「砰」!赵擎宇踢开妻子的房门,把她丢在床上,狠狠威胁:「妳再吵,我就打妳!」

  他说得咬牙切齿,却只有虚张声势的效果,不知为何,花雨涵觉得这时候的他有够可爱,真正会咬人的狗才不会这样叫呢~~

  「哇~~好可怕喔!」她故意缩起肩膀,装出可怜兮兮的声音。「才结婚没多久,就要发生家暴事件,我看我真是上了贼船。」

  「妳到底有没有听懂我的话?妳是我买来的,妳就该服从我!」他快气炸了,这女人分明在作戏,演得丝丝入扣,眼里却闪着兴奋光芒,彷佛这是场再刺激不过的游戏。

  「有时候小孩子故意捣蛋,是为了吸引大人的注意力,人家也是一样的心情啊~~」她嘟起嘴,做出撩人姿势,难得和丈夫共处一室,她的人还躺在床上,此时不诱惑更待何时?

  他走近她,双手环在胸前,居高临下问道:「妳根本就不怕我,为什么?」

  她的娇、她的美,他不是没看在眼里,却拒绝被她吸引。欲望是个危险的玩意,从小他就被父亲严厉教导,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自制,只有意志不坚的人才允许自己放纵。

  「为什么要怕你?」她也不演戏了,凝视他那双深邃黑眸,好神秘好幽静,就快把她淹没了。

  他实在不懂,她的小脑袋瓜到底在想什么?「每个人都应该要怕我,我是主人。」

  「谁是主人还说不一定呢!」她调皮一笑,转个话题问:「为什么今天特别早回来?」

  「因为妳。」他直直看进她的眼,嗓音带点低沈。「妳要我跟妳上床,不是吗?」

  他必须承认,他内心某部分被她撩动了,这不是他习惯的感觉,但这女人太奇特也太有趣,让他忍不住想要多了解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他说得如此直截了当,害她忽然结巴起来,刚才的勇猛气势都烟消云散。「至少要一点时间培养感情吧?哪有说上就上的?」

  惨了惨了,她到底在说什么?她的形象这下全毁了,虽说她可以勇敢可以坚强,却不想做个毫无矜持的女人啊~~

  他被她逗笑了,这是她第一次看他笑,虽然只是淡淡微笑,却像被施了什么魔法一样,让他整个人都散发出光辉,一种温暖又吸引人的光辉。

  「反正、反正,我们先多相处看看,有感觉的话就可以做那件事……这样比较轻松,对小孩也比较好,至少是在自然的状况下产生的……」

  她越解释越紧张,越紧张越脸红,简直快爆炸了!比起白天「出巡」的剽悍俐落,现在她害羞得像什么似的,于是他停下了笑,静静凝视她,同一张脸能有这么多不同表情,教他看得目不转睛。

  他那双眼盯得她心慌意乱,噘起嘴问:「你、你到底决定怎么样?」

  「妳很有行动力,妳说服我了。」他不得不佩服,她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力量,神采奕奕,魅力四射,感染了他寂静的心灵。

  黑暗中投进一束光芒,一开始太刺眼让他想闪避,但没什么是不能适应的,只是当眼睛习惯了以后,他又不禁悲观地猜测,日后若又回归苍凉,他还能平静如昔吗?

  「真的?」她霎时喜上眉梢,没想到事情进行得这么顺,她就要开始跟她丈夫培养感情了?!虽然这顺序有点颠倒,结婚后才来培养感情,但人生嘛,不用计较太多,等水到渠成就对了。

  他点点头,既然他的妻子要求和他发生关系,而且是为了生下两人的小孩,这不是最正常、最应该的一件事吗?他有什么理由好拒绝?一切都是以实际为出发点,他这样催眠自己。

  「现在,我们应该怎么开始?」他双手仍环在胸前,彷佛要开始工作还是运动,没半点柔情蜜意的感觉,她差点要大笑起来,这男人当真严肃得可以。

  「啊!」花雨涵双手一拍,转身打开抽屉。「我有个培养感情的好点子,你等等!」

  她拿出一罐深紫色玻璃瓶,他立刻闻到一股奇妙的芳香,皱起眉问:「这是什么鬼味道?」

  「这是熏衣草精油,对放松身心很有效果的。」

  他不发一语,显然不怎么认同,他从来不想放松,那只会让自己失去戒心。

  「你先坐下来,我帮你按摩一下好吗?」她拉他坐到床上,感觉他全身都僵硬得要命,难怪晚上会作那种噩梦,或许他没有真正休息过呢!

  「不要。」他不习惯被人碰触,她不是说要先培养感情?怎么一下就动手动脚?

  「真的不用客气,我技术很棒的!」她打开精油瓶,倒了几滴在掌中揉搓,芳香立刻四溢,彷佛看到一大片熏衣草田,绽放紫色花朵和幸福氛围。

  「我不要。」他还是拒绝,却没有移动身体,那香味似乎已产生效果,让他的理智都变钝了。

  这男人是在抗拒啥啊?不知道她号称芳疗魔法师吗?好友凌逸和庞嘉丽都是她的俘虏呢!看来灯光也要调整一下,她马上关了顶灯,打开光线柔和的立灯,让他在朦胧中忘了坚持。

  环境灯光气息都OK了,她再施以柔声撒娇:「给我三分钟试试看嘛!感觉不舒服的话,我立刻停止,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啦~~」

  「我说我不要。」

  出乎意料地,他的严词拒绝对她毫无效果,她就是那样执着不懈,双手自动搭上他肩膀,开始一阵一阵的按揉。

  这女人自以为是谁?怎能不顾他的意愿就对他乱来?无奈他只撑了半秒钟就投降了,她那双巧手一碰到他就发出法力,让他紧绷的身体随即松懈,甚至忍不住闭上眼睛,细细品味这份畅快惬意。

  「怎么样?还可以吗?」

  「嗯。」他硬挤出一个单词,别扭地说不出其实很舒服。

  看他不再僵持,她开心地继续施展魔法,瞧他紧皱的眉心舒展开来,那真是无限的成就感!

  如此过了十分钟,她又提议:「穿着西装外套很难享受,要不要脱掉?」

  「嗯。」他并不反对,确实,脱去了累赘的外套,放松的感觉更为彻底,她的手看来柔若无骨,却出乎意外的颇有力道,一次次带给他舒适感受。

  好棒的体格,花雨涵一边暗笑一边想着,从指尖带来的讯息告诉她,这男人拥有宽大的骨架、结实的肌肉,而从她精确的目测判断,他的三围有如男模,倘若有机会来个全身按摩,那就……嘿嘿……

  「穿着衬衫也很多余,我看还是脱掉吧?」她尽量让自己冷静,以免流下口水。

  「不行!」他突然清醒过来,睁开双眼,眉头紧皱。

  「没关系的,我又不是小女生,我不怕羞的,你也不必太矜持。」她试着用说笑的口吻,希望解除他的戒心。

  谁知他的反应激烈,立刻用力推开她的双手,彷佛她是全世界他最厌恶的生物。

  她愣在原地,不明白他是怎么了。刚才的气氛不是超棒的吗?

  除了冷若冰霜的表情,他的武器还有寒风刺骨的言语:「够了!游戏到此为止,我没兴趣培养感情,也不想跟妳上床。」

  「……」她的喉咙像是被谁掐住,好紧好痛。

  「我最讨厌自以为是的女人,妳不过是个替身新娘,别作些可笑的白日梦!」

  看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她颓然放下双手,浑身活力都随之离去。

  有个地方正在发疼,一阵一阵地,越来越强烈,她不用碰触也知道,那是她的心、她的心……

  www.shangxueji.com

  第二天起,赵擎宇又早出晚归,避不见面,连周六、周日都不在家,彷佛他在外有个小公馆,吃饭睡觉洗澡换衣都很方便,完全不需要这个家。

  花雨涵就像朵没水喝的花,整个人懒洋洋地快枯萎了,要知道一个人鼓起勇气,拿出真心去接近另一个人,却被对方踩在脚下践踏,那种感觉她不会形容……反正天都塌了,心也倦了。

  「太太,」女佣小敏看女主人心情欠佳,走上前想说点好话。「妳帮我做的面膜很有用耶!现在我的黑眼圈都看不见了,真的很谢谢妳。」

  「小事一桩,何足挂齿?」花雨涵淡淡一笑,却比不笑还悲哀。

  这招没效,小敏再提出一招。「太太,妳想不想吃绿豆糕?厨师大婶还做了蓝莓冰淇淋喔!」

  花雨涵眼睛稍微一亮,但那光芒随即消逝,她叹口气说:「我不饿。」

  糟糕,美食刺激也没用,这下该怎么办才好?毕竟女主人待大家不薄,人人都有她亲手制作的面膜、洗面乳、沐浴乳,如此善良亲切的女主人,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!

  「呃……」最后翁嘉南都出面了。「如果太太想拿我当实验品,我也很乐意尝试的。」

  「翁管家,你真是个好人。」花雨涵颇为安慰,却没有大为雀跃,「我会帮你做适合的保养品,等我稍微有精神一点。」

  什么?连翁管家都提不起女主人的兴致?所有佣人脸色一变,这下还真down到零下几度C呢!

  滴哩哩~~

  忽然花雨涵的手机响了,原来是两位好姊妹找她去吃港式饮茶,她立刻答应。

  毕竟在这寂寞的周日午后,没有爱情的女人当然要拥抱友情啊!

  www.shangxueji.com

  一来到相约的餐厅,看到凌逸和庞嘉丽这两位昔日同居人,花雨涵开心地想叫、想跳、甚至想哭,只有她们才能抚慰她的哀怨无边啊……

  她张开双手要来个爱的拥抱。「亲爱的姊姊妹妹,我真是想死妳们了!」

  「少来!」凌逸冷哼了声,机伶地闪一边去。

  「怎么了?难道妳们已经不爱我了吗?才分开十几天,我已经被排挤了吗?」花雨涵万万没想到,自己的人生竟会如此悲惨,丈夫不要她,连好友也不甩她,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
  「还说呢!妳问问妳自己的良心,嫁入豪门当凤凰也不告诉我们?妳这算什么姊妹、什么朋友?」庞嘉丽拿出一本八卦杂志,原来是那天豪华婚礼的报导,当然也特别强调了新娘临时换人,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平凡女子,引发诸多议论和揣测。

  由于赵擎宇的低调保密,婚礼的消息被压下了一阵子,直到某周刊百折不挠地追根究柢,才披露了这则「新娘换人做做看」的大新闻。

  「喔~~」花雨涵拿起杂志,仔细欣赏了一番,回味当天的美好。「我设计的婚纱造型果然很优,搭配首饰、发型、化妆,真是无懈可击。」

  「搞什么?妳还沾沾自喜咧?快把奸情告诉我们!」庞嘉丽已没耐心,再等下去就要掐某人脖子了。

  花雨涵幽幽叹口气。「没什么奸情啊~~那天我去当新娘秘书,他的新娘突然不想嫁了,所以他就问我要不要临时补位啊。」

  凌逸立即喷出热茶。「然后妳就答应了?!」这什么荒唐情节?比小说还小说,比连续剧更连续剧!

  「妳们也知道我有多久没恋爱了,偏偏还要每天帮新娘子打扮,活在这人世间二十九年,还没有半个男人向我求过婚,忽然出现这么一个天大的好机会,教我怎么能抗拒命运的安排?」如果生命可以重来,她想她还是会答应,当初那天时地利人和,她无法违抗自己的心意。

  「说得也是,我能了解,唉……」庞嘉丽颇有同感,一个女人想结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这世界上的好男人太难找了,比中大乐透还困难。

  凌逸翻了翻白眼。「果然像妳的作风,做了再说。」

  「我不后悔一时冲动,但是他对我毫无兴趣,我现在成了深闺怨妇。」花雨涵对着手指上的钻戒叹息,这究竟是幸福象征,还是囚犯牢锁?

  「为什么?一定是他哪里有问题吧?」庞嘉丽一直觉得花雨涵乐观活泼又可爱,稍有眼光的男人都该看出她是块宝。

  「他平常根本都不在家,我想跟他培养感情也没机会,那天我鼓足勇气去公司找他,当天晚上他真的提早回家了!可是等我帮他按摩,要脱掉他的衬衫时,他就突然变脸了。」花雨涵想了想,还是没说出赵擎宇半夜哀号的事,毕竟她还没弄清楚原因何在,或许他有什么不欲人知的伤痛过往。

  「人家矜持嘛!」凌逸故意搞笑道:「要脱也要等他自己脱,妳帮他脱当然不行。」

  「我现在没力气、也没精神帮他脱了,说不定我们就这样无性、无爱、无往来,直到老死……」花雨涵越说越感伤,彷佛看到两人貌合神离、同床异梦,但他们连貌合都没有,同床更不可能。

  「有没有这么严重啊?」凌逸其实没真正谈过恋爱,不能理解那种心痛如绞。

  「喂,」庞嘉丽忽然想到一个问题。「告诉我,他有什么吸引妳的地方?」

  「这个嘛……」花雨涵双手托住下巴,眼中带着怜惜也带着梦幻。「他有一双忧郁的眼,虽然常常很冷漠的样子,但我看得出来,他需要我的温暖和拥抱……」

  「惨了,妳真的爱上他了!」庞嘉丽也有爱到卡惨死的经验,她瞇起眼指着花雨涵说:「不管怎样,妳就是想付出妳的身心、妳的全部,对不对?」

  「又不是我想付出,他就会接受,这谈何容易啊,唉唉唉~~」花雨涵自暴自弃地又拈起一块奶皇包吃下,明明是这么美味的东西,为何她吃不出快乐和满足?

  凌逸摇摇头。「这就不像妳的作风,太容易放弃了吧?才一次小小挫折算什么?」

  「妳们怎能明白,我等于是倒贴还被嫌弃耶!」怎么说她也是女人,再主动都有个极限,难不成要她对他下药灌酒,然后成就好事?

  「要不要我们帮忙,一个帮妳抓手,一个帮妳抓脚,把他整个打开来让妳上?」凌逸突发奇想,她常有些古怪念头,可能是爱情连续剧看得太多。

  「我可以买到麻醉药,帮他打一管吧!保证他乖乖就范,要洗澡要剪毛都没问题。」庞嘉丽做宠物美容师七年了,有些猫狗就是得麻醉后才能动手。

  「妳们这两个笨蛋!」花雨涵骂归骂,却忍不住想象那画面,然后大笑特笑。

  「笑得开心点,才有力气面对妳老公,夫妻相处是一辈子的事,妳得学会百折不挠、越挫越勇。」凌逸为她打气。

  庞嘉丽也道:「是啊!妳可是我们的幸福标竿,快振作起来吧!」

  跟好姊妹们聊过之后,彷佛所有问题都不再是问题,这就是友情的可贵,人生多美丽。

  花雨涵一回家,佣人们都看出她心情好多了,因为翁管家马上被叫去施行敷脸,可见女主人已经完全恢复,活力充沛到不行呢!


山东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