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凯琍 > 《爱的代嫁》
返回书目

《爱的代嫁》

第五章

作者:凯琍

  当晚,赵擎宇在午夜后才返家,花雨涵早已睡得不醒人事。

  无论要面对、要沟通,还是等白天再找机会,天生好睡爱睡的她,实在无法抵挡睡魔侵袭啊。

  夜深人静,本该是安详的时光,一阵嘶喊声却打破这沈寂,像要直捣人们最深的梦境,不准任何人在这夜里安睡。

  佣人拿被子盖住头,假装没听见,翁管家说过谁也帮不上忙,就当是一场无奈的折磨。

  「又来了!」花雨涵却整个人惊醒过来,她确定不是她的错觉,那号叫声就来自隔壁,也就是赵擎宇的房间!

  想必他承受了极大的精神压力,才会在睡梦中化为嘶吼,这太惨了,她不能坐视不管。

  跳下床,她对自己说:「我一定要进到他房里,不择手段!」

  这些天她已经认真研究过了,赵擎宇的卧室大门有够难开,居然上了三道锁,反而是连接两间房的门比较脆弱,所以她找来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工具──斧头!

  园丁夫妇接受了她的芳香疗法,对于夜晚生活超有帮助,因此偷偷给她这把斧头,随她要砍门还是砍人,他们都会当作不知道。

  锵!锵!

  她卖力地敲、死命地砍,果然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门锁完全毁了,她终于突破这道藩篱了!

  丢开斧头,她赤足走进昏暗大房里,心跳得好快,不知即将面对怎样的情况?

  轻轻走近,只见床上那男人背对着她,把脸埋进枕头,却藏不住嘶哑的吶喊,照样传遍了整栋屋子,可见他承受了多么痛的苦!霎时间她胸口好闷好重,有惊慌也有怜惜,为何一个看来坚定的人,内心却是如此煎熬?他可愿意让她了解、让她分担?拜托老天赐她一点好运吧!

  「擎宇?」她第一次喊他的名字,感觉却意外的熟悉,彷佛从几百年前,她就是这样喊着他。

  他没听到她的呼唤,继续埋首在枕头中,发出惊人狂吼,一声比一声激烈,像是随时都要崩溃的样子。

  她快步走到床边,摇了摇他的肩膀。「擎宇,拜托你醒一醒!你只是在作恶梦,没事的!」

  这动作显然太温柔,他完全没反应,她干脆对准他耳朵大吼:「赵──擎──宇──!」

  她的音量之强几乎可穿透耳膜,终于让赵擎宇从梦境中醒来,彷佛咒语附身的王子,他缓缓睁开眼面对这世界,发现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奇特女子。「妳……妳怎么会在我房里?」

  她稍微松了口气,还好这男人叫得醒,她真怕他在梦中受更多苦。「我听到你作恶梦的叫声,我担心你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我房门明明上锁了!」他不相信,那么严密的三道门锁,是他特地请专家打造的,怎么可能让她突破进来?

  「我知道,那两扇大门我打不开,所以我开了中间的小门,方法有点暴力。」她不想讨论这技术性的小问题,她只在乎他目前的精神状况。「你到底怎么了?作了什么恶梦?」

  瞧他满脸大汗,连头发都湿了,她不禁摸上他的额头,看看他是否生病发烧了?

  一被她碰触,他整个人更为僵硬,像弹簧一样弹开。「我不要妳管,妳出去!出去!」

  他抓起枕头、被子乱丢,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,她只能一边闪躲,一边劝说。

  「拜托让我帮助你,我真的很关心你……」

  「用不着!妳太自以为是了,妳只是个代嫁新娘,我根本就不想要妳!滚!」

  他疯狂地搥打床铺,激动叫喊,彷佛这能改变什么,她实在想不出任何方法好让他平静,情急之中,干脆上前堵住他的唇,反正吻了再说!

  没想到这真有用呢!赵擎宇停下动作,静静任她吻着,他一次又一次被她所震撼,这女人莫非是上天派来的使者,借着神力相助,要将他拉出黑暗的泥沼?

  他的味道真好!花雨涵不由自主地叹息了。也许他是惊吓过度,不知要反抗或反应,而她只能说……这真是极品啊!

  不行、不行,她不能颠倒顺序,还是先探索他的心灵,然后才探索他的身体,于是她放开他,让他稍微喘息一下。

  他像是呆住了。「妳以为妳在做什么?」

  当他那样脆弱地看着她,再也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集团负责人,在她心目中,他只是个需要爱的男人。

  「我、我想要你,可以吗?」

  老天,她说了什么话?她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!怎么说话不经大脑,一下就吐出内心渴望?她少说了一个字,应该要说「我想要爱你」才对啊!

  空气凝结,两人凝视,千言万语都在眼中,只等引爆线被点燃。

  终于,他给了她一个明确的答案,他用力抓住她的肩膀,狠狠地、深深地、重重地吻住她。

  是的,他也想要她,想得心痛想得不能呼吸,他无法再抗拒她,尤其是抗拒自己!

  而花雨涵呢?她发出一个也许只有老天才听得到的叹息,长久以来,她像片没有重心的羽毛,在这红尘飘飞了许久,而从这一刻起,她知道她不需再流浪,她已找到她心的归属。

  一个吻能带来多严重的后果?一个拥抱能掀起怎样的风暴?

  大床上,两个紧紧缠绵的男女,彷佛再也没有明天似的,拚了命地吻着、拥着、抚着,他们之间的吸引力一触即发。

  昏暗中,她仍然看得到他眼中光芒,那正是她最期盼的,他要她正如同她要他,这不是她一个人的错觉,两人都感受到那份激昂的情感。

  当她试着解开他的上衣,想抚摸他的肩膀和背部,忽然间他静止了,闷声道:「不可以。」

  「啊?」她立刻愣住,她哪里做蜡了?一切不是进展得很顺利吗?

  「不可以。」他再次强调,推开她的小手,扣上胸前的扣子,表情冷漠得彷佛不曾发生任何事,他们只不过刚好在床上碰到彼此,最好赶快走向自己要走的路。

  「我知道你有困难,但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。」她不懂,他明明就有反应,那超明显的好不好?

  这跟上次她帮他按摩一样,莫名其妙地他就喊暂停,究竟他有何难言之隐?总是把她推得远远的,这样她该如何才能真正接近他?

  「妳什么都不知道。」刚才那浑然忘我的瞬间已然结束,现在他所有的理智都归位了,语调冷得像带着戒心的陌生人。「回妳自己的房间去。」

  「那不然这样,我们一起睡觉,什么都不做,可以吗?」她退而求其次,只要跟他共躺一张床,也能逐渐拉近距离吧?真不晓得他是哪儿有隐疾,就这么见不得光?

  「我习惯一个人睡。妳再不走,我走!」这实在没道理,他明明在自己的床上,却要因为这女人而离开,可见她的影响力有多大,而他拒绝让此蔓延。

  「好好好,我走就是了。」她完全被打败,自尊心隐隐作疼,更糟糕的是,她怎么想也想不通,她到底哪一步做错了?真是可恶透顶!

  爬下床,她缓缓走向那扇半毁的门,忽然抬起头、挺起胸,转身对他说:「今天晚上就这样算了,但如果你以为我会就此放弃,那你绝对是大错特错!」

  赵擎宇只能哑口无言,不知如何形容此刻心情,这女人远超乎他所能想象,这世界简直没有什么可阻挡她,而他真怕自己就要举白旗了……

  www.shangxueji.com

  一大清早,花雨涵拚了命地爬起床,看看闹钟才六点十分,就不信她还赶不上赵擎宇的脚步。

  两人的房间已无障碍,她直接走过那扇门的残骸,看见她的丈夫已穿戴整齐,拿起公事包准备出门,老天,这家伙有没有想过住在公司算了?他待在家的时间实在少得可怜!

  「早安,睡得好吗?」她打了个招呼,吸引他的注意力。

  睡得好才有鬼!赵擎宇冷冷转过视线,指向两间房中间的门。「在我回来以前,把那扇门修好。」原来锁是被斧头砍坏了,算她狠!

  「你还是要早出晚归,当作我不存在?」开玩笑,她好不容易打开那扇门,怎么可能又把它关上?

  「妳跟我不会有交集。」他已做出决定,离她越远越好,这女人太危险了。

  当初他怎会一时鬼迷心窍,就直接找了最近的女人当替身?他该多考虑、多评估才对,一个胆敢立刻答应代嫁的女人,绝对有潜力把他的世界搞得天翻地覆!

  「你就是不肯让我接近?」她拒绝这种命令,她既已前进就不会后退。

  「任何人都别想,尤其是妳。」他丢下这句话,转身离去,头也不回。

  眼睁睁看他的背影消失在转角,花雨涵觉得自己彷佛被他踩过的地毯,自尊在痛,情感在痛,连理性都叫她别傻了,这男人就是这么难搞,算了吧!

  可当她听到房门打开和关上的声音,突然一切痛苦都停止了,她转过头走到窗前,对自己也对老天说──

  「祢以为我会像个被抛弃的怨女,跪倒在地上呼天抢地吗?我偏不!」

  千万别小看恋爱中的女人,平常再怎么温柔怎么贤淑,在这时都会变成女强人!

  下定决心后,她从赵擎宇的房间走出,高声呼唤:「翁管家!」

  「是,太太有何吩咐?」翁嘉南早在一旁守候,昨夜那吓死人的劈门声,所有人都听在耳里,胆战心惊却不敢出面,但不难想象发生了何种情节。

  不简单啊不简单,她竟能闯进男主人房间,又能待到早上才出来,在他这位老管家心中,对女主人已涌起崇高敬意。

  花雨涵握起拳头,毅然决然下令:「找人来,我要在房里动工!」

  她脸上有种光芒,闪闪动人,耀眼至极,翁嘉南不觉看傻了,只能乖乖点头。「是……」

  www.shangxueji.com

  上午十一点,赵擎宇巡视过旗下三间饭店,回到擎宇集团总公司大楼门口,一下车就发现自己被团团包围,不得动弹。

  「到底怎么回事?」他不能不目瞪口呆,这太离奇了。

  一边是成群的猫狗,一边是结队的小孩,发出「汪汪!」、「喵喵!」和「哇哇~~」的叫声,让他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,从哪儿找来这些奇妙组合?

  两位女秘书冲出来,有点慌张,却相当开心。「董事长,他们是来跟您道谢的。」

  「道谢?」赵擎宇很少听到这字眼,他在商场上厮杀从不留情,没有人会向他道谢。

  两位秘书一人拿出一张收据,微笑说明:「这是您捐款的收据,流浪动物之家五百万元,圣爱儿童之家五百万元,他们都说一定要亲自来向您道谢。」

  她们在董事长身边工作这几年,可是头一遭碰到这种事,当真让人感动又开心。

  「赵叔叔,多谢您!」孩子们齐声道,甚至致上感谢卡。「我们会永远记得您的爱心~~」

  而那些牵着狗绳、带着猫笼的义工们,则是感动得频频拭泪。「我们从来没收过这么大笔的捐款,要代替这些猫猫狗狗向您道谢,祝福您平安、健康、快乐!」

  赵擎宇立刻猜测到,是那个女人干的好事,绝对没有第二个嫌疑犯!他给了她那张一千万支票,她就异想天开的帮他干了两件「好事」!

  他几乎想立刻冲回家对她兴师问罪,然而,他还要赶赴一个午餐会报,只得沈静回答:「不用客气,我还有工作,你们请慢走。」

  「赵先生您好心会有好报的!」

  「我们永远感激您,有空请来看看这些猫狗,牠们都因您而受惠良多!」

  在猫狗、小孩和义工们的道谢声中,赵擎宇几乎是飞奔离去,逃进电梯里才隔开那些声浪。

  老天爷,他超不习惯这种感觉,他绝非什么善心人士,更不想参与什么慈善事业,他就是自私自利、冷酷无情,他既习惯也接受这样的自己,他才不要变成慷慨温暖的代言人。

  这一切都是拜花雨涵所赐,他非好好跟她算帐不可!

  这算什么?拿他的钱去做顺水人情?这场婚姻本来就是交易,一手交钱一手交人,她以为拿去做善事就能撇清一切?

  不,他不能中了她的计!反过来想想,他更应该冷静以对,让她明白这对他毫无影响。

  没错,他绝不让她打乱他的生活步谓!

  www.shangxueji.com

  午夜时分,赵擎宇如同往常地进了家门,由翁管家亲自伺候。「先生,欢迎回家。」

  「嗯。」赵擎宇沈浸在自己的思绪中,没注意到翁管家脸上那抹奇妙的微笑。

  打开房门,他放下公事包,扯去领带和外套,走近床边一看,上面竟躺着一个女人,而且是他的妻子。

  该死的,她是怎么进来的?!他转头一看,两个房间之中那扇门,居然已经被拆

  他叫她修门,她却拆门?翁管家怎会坐视不管,这个家到底还当不当他是主人?

  他站在床边盯着花雨涵,内心翻腾不已。这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,能做到这种地步绝非普通人,她的意志力简直比他还要强悍,逼得他就快无路可退。

  怎么办?怎么办?他心中不断自问,平静汪洋已掀起波涛,他真怕有什么就要发生,他一点都不想要改变,为何他不能继续藏在黑暗角落?

  半睡半醒间,花雨涵彷佛能感觉他的视线,她睁开蒙眬的眼,柔声问道:「你回来了?」

  「妳睡错床了。」他退后一步,冷冷下令。「滚!」

  他承认他怕她,非常怕。她不只要碰他的人,还要探他的心,而他从来都不想打开自己,让任何人看到他的伤痛挣扎。

  可惜花雨涵完全不吃他这套,今晚她早有准备,穿上性感优雅的睡衣,喷了淡雅花香的香水,甚至全身都做过牛奶Spa,打定主意要把他迷得晕头转向,否则她就不叫花雨涵!

  「我等了你好久,我有话想跟你说。」她刻意挺起胸,欢迎他注意她的美。

  他稍微闪神,差点忘了自己要说什么。「我们没什么好说的!」

  「可是……我想知道昨晚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刚开始的感觉不是很好吗?如果你不告诉我,我永远都无法改善,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吧!」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,她不想放弃这一切,昨晚那美好绝非她一个人的错觉。

  「我无可奉告。」他转开视线,盯着她的头顶,那似乎是唯一安全的部位。「先告诉我,妳用那一千万做了什么好事?」

  「我想替你积德行善,你才会受人尊敬,有好名声啊!」据她所知,擎宇集团跟慈善活动似乎从未沾过边,这怎么行呢?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,做人要懂得付出嘛!

  「这应该叫以退为进吧?显得妳清高、不贪财,结果是想要我给妳更多钱?」他所了解的人性都是自私、黑暗、心机深沈,才不可能这么单纯。

  花雨涵摇摇头。「我最想要的,是你的心。」他看不出来吗?她只是一个等爱的女人。

  他拒绝被她打动,休想用这种手段收服他,愚蠢至极!「不用说得那么好听,反正妳就是要我跟妳上床就对了,那我就如妳所愿!」

  累积了一整天的骚动情绪,在这时化为怒气爆炸,他一把抓起她的肩,二话不说吻住她,大手也抚过她的娇躯,动作刻意粗暴,彷佛只是泄欲。

  雨涵像个布娃娃任他处置,若说她不害怕那是假的,但她偏偏就是相信他,没有理由没有原因,即使身在暴风圈中,她仍期待会看到阳光。

  当他扯开她的睡衣,露出她白嫩的肌肤,她轻轻说了句:「可以请你……温柔点吗?」

  他发觉自己根本无法残酷,但在她深情的凝视中,谁能再使坏下去?除非他是瞎了眼才感受不到,她正微微地颤抖,压抑自己的恐惧,期待他的改变。

  认命吧!他突然领悟到一个事实,他只是在做无谓的挣扎,他彻底输给她,也输给了自己。

  叹口气,他站起身关了灯,室内一片黑暗,她略带失望地问:「我不能看看你吗?」

  「没什么好看的,也不准碰我的背,听到没?」他重新躺回她身边,拉她靠在他肩上,一次又一次吻过她的脸颊、颈部、肩膀,刚才被他粗暴对待的地方,现在都该得到抚慰。

  「是,我的国王。」她还有什么不能妥协?为了更靠近他,一切都值得。

  「还有,我的心谁也不给。」他嘴上这么说,心底却在彷徨。

  真能说不给就不给吗?若有这么简单,为何他还得说服自己,反复在脑中提醒,就怕随时会忘了。

  她没有回答,有些事不用说得太明白,等他愿意面对再说吧!现在,就让他们用另一种方式沟通,随着体温的传达、气息的交流,她可以确定,他是渴望她的,也是珍惜她的。

  对此她已心满意足,就让他们一步一步来,从今天开始,还有无数个明天,她愿意等他融化。

  「本来,我还以为你真的……有困难。」原来,他比她想象中更热烈。

  他唇角扬起淡淡的笑。「我会让妳明白,我是个功能正常的男人。」

  他岂止正常,他根本是个惊喜,她不由得期待万分,不知他将带她前往怎样的天堂?不管什么身体心灵的先后顺序,现在可不是说停就能停的时候。

  当最后一件衣物也消失在床上,他们裸裎相对,忽然停下动作,默默凝望彼此。

  「妳确定?」他轻抚过她的脸颊,就像抚着玫瑰花瓣,唯恐太用力弄伤了她。

  她拉住他的大手,在他掌心落下一吻,那样轻柔,那样小心翼翼,说明她是如何珍惜这一切。

  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,他们都确定自己要什么,结合的时刻来临了,她轻敲他肩膀。「等一下……」

  「妳不能接受我?」他得用尽所有意志力,才能让自己不放纵,原来他是如此渴望她、需要她,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强大力量,让他几乎要颤抖起来。

  「我当然能接受你,但先给我一点适应的时间……」不管是他的身、他的心,她都能接受,她都想接受,这太矛盾却又太可爱的男人。

  他望进她纯真无畏的眼,就是这双不知害怕为何物的眼,打开了他封锁已久的心门。

  而后,什么都无法阻止,他要把自己完全给她的冲动,无论她接不接受得了,他已不能回头。


  稍晚,一切终归于平静,急速上升的温度也缓缓下降,只剩一种柔柔暖暖的气息将他们包围。

  「还好吗?」赵擎宇问身旁的女人,她似乎被他弄得有点……吃不消?

  「我的老天、我的老天……」花雨涵不断喘息低喃,她刚经历了一段难以想象的时光,要是告诉凌逸或庞嘉丽,她们一定会尖叫,然后跟她一样不断说:我的老天、我的老天……

  他是她所碰过最强壮也最温柔的男人,带她上天下海,体验极限,这简直就是太神奇了!

  「到底怎么了?」他皱起眉,怀疑她是中邪了还是怎么了?

  「我没事,不,我有事,而且是很严重的事!」她摇头又叹息,带着无奈说道:「为什么要让我尝到这么好的感觉?要是我以后都尝不到了,那该怎么办啊?」

  她的搞笑把他逗乐了,这女人总有新奇表现,永远不会让他无聊,甚至太过让他心动。

  看他眼角、唇边都有笑意,却无法构成一个满满的笑容,她不禁心中一疼。不知是什么剥夺了他笑的能力,但愿她能为他找回来,那是非常、非常重要的。

  忽然间,她明白了一件事,在结婚那天,不是因为命运安排或有啥预兆,不是因为年纪到了或急着想婚,而是因为这个男人,根本是她对他一见钟情!

  在他那双武装自我的眼神中,她曾看到一闪即逝的脆弱,那深深吸引了她,如同夜空中的流星,带给她一个愿望:让我爱吧,我有满腔的柔情,只求你让我爱你……


山东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