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凯琍 > 《爱的代嫁》
返回书目

《爱的代嫁》

第六章

作者:凯琍

  天已明,夜色尽去,有些黑暗中被隐藏的事物,再也得不到遮蔽。

  当花雨涵一睁开眼,几乎忘了呼吸,因为熟睡的赵擎宇正背对她,一瞬间让她看清楚了,在他肩上、背上那些伤痕,又长又深,遍布整片肌肤,似乎是……鞭痕!

  难怪他整天穿着长袖的衣服,连按摩也不肯脱衣,昨晚他们裸裎相对时,他还坚持要关灯,保持全然黑暗,也不准她碰他的背部。

  这一定跟他的噩梦有关系,不知他到底经历过怎样的伤害?她无法想象那痛楚多深,却已被一股哀伤淹没,为何生命要如此对待他?

  想到他拚命隐藏自己、压抑自己,忍受长夜的孤独,以冷漠做为武装,她心痛到不能呼吸。

  从今后她要珍惜他、保护他,绝不让他再受噩梦所苦。

  会的,她会勇敢而真诚地去爱他。

  爱?这个字没有任何犹豫,自然而然地涌上心头,她终于领悟,原来她爱着他,不费任何工夫,不需任何理由,她就是爱上了这男人。

  窗外鸟鸣唤醒了赵擎宇,他缓缓转过身,发现枕边多了个女人,才想起昨夜的种种,原来那不是梦!

  他从未跟任何女人度过一整夜,即使发生关系,也会在事后就离开,昨晚他居然忘了这戒律,全然放松地一觉到天明。

  「早安……」她给他一个微笑,强自忍下哽咽,这份感情强烈到她都快哭了。

  他知道她什么都看到了,事情无可挽回,梦该醒了,门也该关上了。

  「妳眼睛红红的。」他听见自己平静的声音,其实他已不能平静,如果一定要活在黑暗中,他认命,但为何照进了阳光又收回这恩赐?

  「可能有沙子跑进去了。」她低下头,眨眨眼,不让自己真的哭出来。

  「其实是不敢看我吧?因为我的身体很可怕,这些伤痕太丑陋?」当初最吸引他的,就是她那双无所畏惧的眼,难道现在已不再能直视他?

  「不是的!」她抬起头,坦率以对。「我一点都不怕。」

  他到底在说什么?他怎能这样误解她?莫非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?她都还没表达感受,他就自己替她下结论,会不会太自暴自弃了点?

  「不用勉强妳自己。」他迅速披上外衣,遮住背上伤痕。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从来只有买女人,却不曾跟女人过夜,我不想看到像妳现在的这种表情。」

  这男人果然心里有鬼,事实明明就不是这样,他偏要自己翻译成悲剧,简直莫名其妙!

  「赵擎宇!」她抓住他宽厚的肩膀,虽然摇晃不太动,她还是尽力摇晃。「你自怨自怜够了没?我不敢看你是因为我怕哭出来,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你,我才怕自己受伤呢!」

  天晓得爱上他是多么冒险的一件事,他又冷又酷又感觉遥远,怎么看都不是适合人选,却该死地紧紧吸引住她,这认知连她自己都觉惊讶,怎么她会爱上这男人?

  「妳在胡说什么?」他刚才听到的那个字是……爱?

  她咬了咬下唇,决定孤注一掷,反正爱就爱了,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,相反的,应该是件开心的事!「我说我爱你……没办法,我对你一见钟情啊!」

  「我不信有这种事。」在他死硬派的脑筋中,没有人会爱上这样丑陋的他,一见钟情更是荒谬到极点。

  「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跟你结婚?那天我们才第一次见面!」

  「我以为妳是为了钱,不少女人都想嫁入豪门。」除此之外,他想不出任何原因。

  「我当然爱钱,也想嫁入豪门,可是……如果没有命运的预兆,我才不可能答应跟你结婚,你看到新娘子割腕都不知怜香惜玉,我也会怕好不好?」

  「命运的预兆?」那又是啥玩意?他脑中从未浮现这种念头,虽说男人和女人的思考方式截然不同,但他深深觉得,他跟她有如地球人和火星人一样,没半点雷同的地方。

  她点个头,双手合十,真心诚意地说:「那天晚上,我对老天爷说,如果可以请给我一个指示,果然天空的乌云散开,月亮出来了,连流星都在对我打招呼!」

  「就为了这种原因?」他听了一愣,这女人会不会太傻了?那纯粹是巧合,她却看成天意?

  「嗯!」她极为肯定地点个头。「所以你不能说我是为了钱才跟你结婚,我是因为觉得你好特别、好有吸引力,而且我相信命运的安排!」

  他眼中仍有强烈怀疑,说爱就爱上的女人,怎么都无法让他信任,这绝对是她一时的冲动,要不然就是她演技太好了。

  「那么这些疤痕呢?」

  「我当然不能说这些疤痕好可爱、好漂亮,但是因为我爱你,只要是你的一切,我都能接受!」她选择诚实以对,只愿他看出她的真心。

  「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」他做出结论,她是个傻瓜,而他更是个笨蛋,才会听她说这些蠢话!一个会相信命运预兆的女人,脑子里当然只有浆糊,这还用怀疑吗?

  「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你、你别走啊……」她话还没说完,怎么他就不听了?

  他拒绝再跟她对话,打开衣柜拿了衣服,走进浴室更衣梳洗,动作迅速,十分钟后,他提起公事包,即将走出房间。

  「难道昨晚对你一点意义都没有?」她不能就这样看着他走,她得做最后的挣扎。

  「如果妳怀孕了,那很好,如果没有怀孕,改用人工授精。」他只冷冷丢下这句话,看都不看她一眼,大步走出房门。

 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?他无视于她的存在,就这样冷漠离去?花雨涵突然受够了,她躺在床上许久,整颗脑袋都快爆炸了,早餐不想吃,午餐也不想吃,完全失去食欲。

  毕竟一个女人在一夜欢爱之后,就被男人给甩到一边,难免要失去所有欲望。

  大床上还有两人的气息,枕头上还有他的温度,他明明就躺在她身旁一整夜,用那温柔的手、多情的唇,对她施展最奇妙的魔力,为何说翻脸就翻脸,就因他背上那些伤痕?!

  拜托,就算他的伤痕是在脸上,她也不在乎好不好!

  好啦~~她承认那可能会有点吓人,但重点是,她已经喜欢他、爱上他了,那些小事算什么啊?

  不行!她再这样闷下去,只怕会闷出毛病,也找不出解决之道。

  回到她房里,打开笔记型电脑,花雨涵火速连上了MSN,寻找两位姊妹,此时正是午休时间,凌逸和庞嘉丽各自署名「凌凌」和「阿丽」,刚好都挂在线上。

  一上线,花雨涵就告诉她们:「我们终于发生关系,可是他一早就摆臭脸,弃我而去。」

  「改变战术,采哀兵政策吧!」凌逸脑中超多剧情编排,随便一挖就有好点子。

  「对啊~~装小可怜,别太咄咄逼人。」庞嘉丽也很懂得撒娇之道,有时退一步反而海阔天空。

  花雨涵又丢出一颗炸弹。「他背上有伤,却不肯告诉我是怎么来的。」

  凌逸打出一个惊讶表情。「哇!原来他是受过伤的男人,啧啧啧,妳要好好疼他。」

  庞嘉丽则劝说道:「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,等他解除心防,妳会是第一个看清楚的人,加油喔!」

  「我知道、我知道,我只是快没力了,每天心情都起伏不定,一下让我靠近,一下退避三舍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?」

  乐观的花雨涵很少如此落寞,两位好友当然义气十足,拚命给她打气和建议,三个好姊妹就这么哇啦啦谈了一个小时,直到午休时间结束。

  没吃午饭不算什么,要知道爱情才是女人最重要的精神食粮呢!

  www.shangxueji.com

  一整天下来,赵擎宇总觉得心神不宁,却说不上哪儿不对劲,理智和冷静似乎都抛弃了他,丢下他一个人不知所措。

  或许是因为他背后从未示人的伤痕,竟在今天早上被花雨涵看了仔细,那被揭露开的脆弱让他极不适应。

  又或许是因为她对他说爱,这才让他变得怪怪的?

  他生平从未恋爱过,有过不堪回首的成长过程,他自觉对爱没天分也没资格,反正女人用钱买就有,妻子也只是生育的工具,他从不认为自己需要爱。

  而今他的妻子主动要爱他,让他惊讶也让他慌乱,这不在他对婚姻的规划之内,更不在他对人生的想象当中,说句实话,他完完全全吓坏了。

  转眼已到傍晚时分,赵擎宇打开办公室大门,对两位女秘书问:「还有什么要我看的文件?」

  「抱歉,目前没有……」两位女秘书支支吾吾地说。今天董事长像神经病似的不断走进走出,所有工作都已进度超前,还频频问她们有啥好做的?

  「妳们可以下班了。」他决定让她们卸除苦刑,用不着陪他硬撑。

  两位秘书如获大赦,拿了皮包就鞠躬告退,而他仍在公司逗留,彷佛这是他最后的堡垒,若不守住就要陷落,他甚至担心随时会有人闯入,像她上次那样,狂风而来,暴雨而去,吹起他心湖一阵阵波涛。

  不管怎样拖延、怎样抗拒,终究他还是要回家的,当晚,他又在深夜回到家,发现自己的床上没有人等,不知为何,竟有种莫名的失落。

  解开领带、脱下外衣,他才看到床头柜有张纸条,上面只写着一行字──

  抱歉,我不会再打扰你了。

  这什么意思?那女人掀起如此轩然大波,这么几个字就想打发他?

  转头一看,那扇连接两间房的门还是没装上,他犹豫半晌,忍不住踏出脚步,走向她的卧房,却不见半个人影,难不成她离家出走了?

  他立刻走出房门,唤来翁管家。

  「太太呢?怎么不在房里?」

  「太太说,以后她就睡客房。」翁嘉南内心窃笑,不难看出先生的心意,分明就是在乎得不得了,太太这招可真高明,本来他还摸不着边际,原来是一条小小苦肉计呀。

  「客房?」赵擎宇皱起眉头,这什么跟什么?她以为自己是客人,现在是寄人篱下吗?当初那份勇敢甚至狂妄,现在全化为客气退让了?

  「是的,就是那间最小、最简单的客房。」翁嘉南特别强调。

  赵擎宇不再多问,直接走向走廊尽头,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?有胆子就直接向他挑战,为何逃到那么角落的地方?,这一点都不像是她!

  他连门都不敲,直接推开客房门,看见单人床上有个横躺的背影,那自然就是花雨涵,她似乎睡着了,面容却不太安详,反而带着淡淡忧愁。

  他坐到床边,静静看了她几分钟,情不自禁抚过她的脸、她的发,不太情愿的承认,原来他是想念她的,才一天不见,他却出奇地怀念两人共处的时光。

  早上他才说过那些狠话,应该毫无立场说想念,此刻他却只想吻她、抱她,甚至她要说爱也行,他不介意多听几次。这到底是什么魔法?他真的就要失陷了吗?

  「嗯……?」花雨涵早就醒了,却装成睡眼惺忪,嗓音喑哑地问:「是谁?」

  他的手僵直在空中,进退不得,最后仍是收回,咳嗽一声问:「妳为什么要睡客房?」

  「因为我……我不想打扰你。」她垂下眼,流露一丝无辜脆弱,像个做错事而不安的孩子。

  「把那扇门重新装上,妳睡妳的房间就是了。」他从未看过她这表情,显得需要呵宠保护,多娇柔的女人味。

  她嘟起小嘴,楚楚可怜,欲言又止。「那扇门是我打破的,感觉就像接近了你一步,如果又把它装上,我们之间又被关上了……可是,我又不想打扰你的睡眠,干脆晚上我就睡客房,白天你不在的时候,我再回我的房间去,还能透过那扇门看看你的房间,感觉我们就没有那么遥远……」

  平常她不是这种多愁善感的小女人,虽然真是这样想,也不可能说出口。但为了抓住他的心,什么手段都得试看看,凌逸和庞嘉丽说得好,恋爱中没有对错,只有爱或不爱,她可不想留下遗憾。

  「妳……」他无言了,她这颗小脑袋瓜里,怎么能装这么多思绪?

  「我这种作法,会不会很打扰你?」她哀怨地看他一下,咬咬下唇,双眼睁得大大的。

  在他来得及阻止自己之前,他的手已经抚上她的唇,不准她继续虐待那粉色的双唇,甚至还莫名其妙说了句:「妳这个小傻瓜。」

  完蛋了!他说了什么样的台词?简直是自投罗网、愚蠢透顶!

  「我是很傻没错,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你开心……让你爱我……」她目光蒙眬,有如水晶琉璃,满腔的爱就快满溢而出。

  他心头一紧,被她逼到理智的最后底限,又听她问出一个没啥意义的问题:「你会不会讨厌我?」

  「如果能讨厌妳就好了。」他回答得相当无奈,他根本没多少选择权。

  「那你有一点点喜欢我吗?」她暗自心喜,却不敢流露,仍用那无辜表情问。

  「我不知道,我不会说那些好听的话。」他从未感觉如此无助,某个地方正在瓦解,一片一片被敲碎,那是他玻璃般脆弱的防卫,所有人都以为那是钢铁,但其实它们不堪一击。

  或许他也正在等待这天的到来,他守着这栋城堡已经够久了,外头的人进不来,里面的人出不去,就这样僵持着、孤独着,他都忘了是过往锁住自己,还是自己锁住自己。

  她眨着水汪汪的眼,抓住他的手说:「可以让我爱你吗?即使你不爱我也没关系,我有很多爱,够我们两个用。」

  她懂他,虽然才结婚没多久,但是她确定她懂,他就是一个渴望被爱的孩子,他那双黑眸无限幽深,正默默地对她这么说。

  「我不……不需要妳爱。」他仍在否定、仍在抗拒,虽然他另一只手已贴上她的腰,彷佛身体和心灵已分了家,不再受他的意志控制。

  啊!这究竟是怎样的力量,强烈得让他胸口发痛、呼吸紊乱,彷佛踩进无底的流沙,只要他稍一动摇,就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但在某方面来说,其实他早已死过一回,还能有什么更糟糕的事?干脆就让他陷落吧!

  「可是我需要爱你,否则我会枯萎、我会死掉……」她闭上眼,等待他的吻降临,那全然付出的表情,是对一个寂寞男人最大的诱惑。

  带着叹息带着颤抖,他吻上了她的樱唇,如果可以选择,他会逃走,但他没有选择,他已无能为力,是命运选择了他。

  就这样,赵擎宇投降了,全然而愉悦地,投降在被爱的征服中。

  「妳真的可以接受我?」他问了不只一次,不安全感和不确定感仍充斥内心。

  「你不给我的话,我才要发疯了呢……」她抬起身子,迎向他彻底的占有。

  她软软的声音要求着,他不能抗拒,事实上快发疯的人是他,生平第一次让女人看到他的伤,而且是个说爱他的女人,教他怎能不完全交出自己?只是那颗心仍在微微颤抖,不敢相信自己的幸运。

  整夜,客房内满是柔情蜜意,单人床更适合两人拥抱,小小空间内,只有忘我的喘息、交流的眼波,燃起一整夜的热火。

  最让她惊喜的是,他完全忘了要关灯这回事。

  www.shangxueji.com
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赵擎宇仍然早出,却不再晚归,因为他的妻子在家等他。

  两个房间中那扇门一直没装上,这是花雨涵的意思,而赵擎宇也没反对,那就像个象征,他们之间不需要隔阂,随时可以跨越。

  花雨涵将主卧房重新布置过,有鲜花、有图画、有帏帐,柔化了原本冷硬的设计,再加上精油蜡烛的熏香,目的就是让她的丈夫彻底放松身心,他实在紧绷过头了。

  然而,赵擎宇最留恋的是妻子的娇躯,他常要点亮了每盏灯,仔细欣赏她的每吋肌肤。

  相对的,他从不让她看清他的模样,尤其是背后那些鞭痕,每当他要下床去淋浴,总会披上外衣遮掩,他甚至拒绝和她共浴,当然更别提让她擦背了。

  「你到底看够了没?」花雨涵实在受不了,此刻他光是凝视,什么也没做,就足以让她脸红心跳。

  「还没。」他拉开她遮住自己的双手,只伸出一根手指,抚过她的窈窕曲线,那样无意却又煽情,燃起四处蔓延的热流。

  老天,这男人是不是通了电?怎么随便一摸就让她上火?她情不自禁扭动身子,嘟起嘴说:「不公平!我都不能看你。」

  「我没什么好看的。」他眼神黯了一些,自卑的阴影并未褪去。

  「谁说的?你明明就很帅,而且很壮、很猛!」讲到最后,她自己都有点害羞,这彷佛在给他某种评语,谁叫他在床上那么骁勇奋战呢!

  爱情果然是女人的最佳保养品,最近她觉得自己皮肤超好,算来都是他的功劳。

  他被她逗笑了,这不是他习惯的事情,但是她让他慢慢改变,原来笑是一种沾染了就戒不掉的习惯,尤其是有她这颗开心果在身旁,任何小事都是微笑的理由。

  她最爱看他的微笑,忍不住哇哇叫。「讨厌!你让我好着迷喔,怎么办?」

  「妳就爱胡言乱语。」他亲了亲她的脸颊,事实上,是他为她深深着迷,她身上有花朵的味道、阳光的味道,为他的生命带来芬芳和光亮。

  即使他内心还有个铁箱子,深深锁着,找不到钥匙,但此时此刻他是满足的。

  她趴在他胸前,捏起他的脸颊。「哼!反正我赖定你了,你注定要听我胡言乱语。」

  他没反对也没答应,事实上他无能为力,被她所爱是如此美好,软弱如他怎能拒绝?

  「明天是周五,你要早点回家,陪我吃晚餐。」她说话的口气有如女王,事实上她也真的是,在他心中占着宝座不走。

  「我可能要开会,还有一些客户要见。」他故意找些无关紧要的借口,其实只想看她心急的模样。

  「不管!不管!」她像个讨不到糖果的小孩,闹脾气地说:「你不回来的话,我就绝食抗议,不吃不喝,看你心不心疼?」

  「呃……」他一时无言了,他不像她能随口说出情话,即使心疼也只能疼在心里。

  「不用开口,我知道你一定心疼死了,对不对?」她并不想逼他,拙于表达也无所谓,这就是她最喜欢、最珍惜的他。

  她的宽容让他更惭愧了,究竟他做了什么好事,能得到这样的好报?

  「为什么……爱我?」他几乎说不出那个字,彷佛牙牙学语的婴儿,爱是如此难以启口。

  她静了一会儿,抚过他坚强又脆弱的脸部线条。「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,如果不爱一个人,倒是有很多理由。」

  「即使……我还不确定我爱不爱妳?」他觉得歉疚,他连自己能否爱人都不确定,说不定他一辈子都不会爱上任何人。

  「假如你碰巧也爱我,那很好,假如你就是不能爱我,那很遗憾,却不能阻止我要爱你。」她并不认为这是问题,反而信心满满。「这只是时间的问题,你迟早会爱上我的。」

  「妳总是这么坚定又乐观吗?」他大为钦佩,她明明比他娇小柔弱,却蕴涵如此强大的力量。

  「大部分时候都是,对你尤其一定要这样,不然会被你气到没力。」

  「妳到底爱上我哪一点?」他还是不能理解,像他这么麻烦又难搞的人,为何她愿意接近他、包容他?

  「很多点啊!」她立刻说了一大串,如数家珍。「你长得帅又有钱,身材好气质佳,脑袋又是一级棒,我们生下来的小孩绝对呱呱叫。」

  他听了脸色一沈。「是吗?」就为了这些外在条件?

  「哈哈~~紧张啦?」她忍不住大笑,他那纯真表情太可爱了!

  他明知她在逗他,却压抑不了紧张,是的,他因她而心情起伏,完全没法控制,像个被遥控器左右的机械人,她握有巨大权力,他却甘之如饴。

  最后,她捧住他的脸庞,深深凝视着他说:「我爱你,就因为你是你,懂了吗?」

  他不能言语了,这女人已将他彻底收服,闭上眼,他接受她甜美的吻、慷慨的爱,于是他知道他是幸运的。


山东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