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凯琍 > 《爱的代嫁》
返回书目

《爱的代嫁》

第七章

作者:凯琍

  半个月之后,赵擎宇的噩梦再次来访,彷佛之前的平静都是预谋,完全发挥在这次的逆袭中,要让他彻底崩溃。

  听到枕边人的狂叫,花雨涵立刻惊醒,多日没作恶梦的他,终于还是爆发了吗?瞧他满脸冷汗,紧闭双眼不断狂叫道:「不──不要!不要这样──!不!」

  「擎宇、擎宇!」她试着把他叫醒,那并不容易,他似乎陷在泥沼中,双手只抓得到流沙,想要求救却徒劳无功,他到底被什么纠缠着,她非把他拉出来不可!

  最后是她对他的脸又拍又捏,才让他逐渐恢复意识,睁开那双写满惊慌的黑眸。

  「没事的,有我在,你不要怕!」她紧紧抱住他,一心一意想保护他,但她该怎么做才好?他仍不愿意告诉她,这些暗夜惊魂到底从何而来?

  「我……我怎么……」他仍半梦半醒,神智恍惚。

  她擦去他额前的汗水,以保证的语气说:「你只是在作恶梦,没有人会伤害你,放心。」

  他窝进她胸前,如同孩子窝进母亲怀中,不断大口喘息,直到心跳平缓下来,他无法形容他在梦中的经历,他连回想都不愿意,彷佛只要一回头,历史就会重演。

  她不断抚着他的背部,她确定那些伤痕跟他的噩梦有关,只是他还没办法对她诉说,每个人内心都有黑暗角落,他若不给她通行证,她始终进不去。

  「渴不渴?我去倒杯水给你喝。」

  「不!不要走!」他抓住她的手,不愿跟她分离一分一秒。

  「我不会走,我一直都在。」她轻柔吻在他唇上,但愿自己拥有魔法,吻去他所有伤痛不安。

  这个吻一时让他眼眶热了,他究竟何德何能,碰上这个天性温暖的女人,带给他欢笑以及抚慰,甚至不在乎他丑恶的鞭痕,若说她是老天爷派来的天使,他完全相信。

  「妳不问我作了什么梦?」

  「你愿意告诉我吗?」她心头一动,是否他已解开第一道心锁?

  他把脸埋进她的秀发,长长叹了口气。「我不确定我有没有能力面对,但我想试看看。」

  他有这意愿,她已经很满足、很感动了。「不用勉强自己,想说什么就说,不想说的话,我会继续等。」

  她相信除了今天,他们还有明天,无数个明天,两人相拥而睡、相视而醒,她可以用一辈子来等他。

  「谢谢妳。」他低哑着说,而她的回应是轻抚他的背,不管那些伤痛多深、多苦,她都愿意去拥抱。

  室内沈默许久,并不让人感到窒闷,只是一起感受时光流逝,安祥而平静,当两个人用体温拥抱彼此,什么都可以面对,不再孤单无助。

  终于,赵擎宇开口了──

  「我的母亲在我十二岁那年过世,大约半年后,我的父亲开始生病。」

  「什么样的病?」她有预感,那一定跟他的噩梦有关。

  他眼神一黯,嗓音也低了。「是心理上的病,很久以后我才了解,有个正确的名词叫躁郁症。」

  雨涵不禁倒吸一口气,她对这种精神疾病略有所知,因为她的好友庞嘉丽也曾身受其苦,不同的是庞嘉丽得了忧郁症,而这两种病都能把一个人逼到绝境。

  「在他心情稳定的时候,他是最开明最慈祥的父亲,我们一起游泳、一起打球,还在电玩游戏中当对手,比赛谁是最后的赢家。」忆起快乐往事,他的嘴角轻轻扬起,但在同时,他的眉头紧紧皱起。「可是常常在深夜,他会被自己的恶梦惊醒,我就得遭殃了,他把我母亲的死怪在我头上,先是对我拳打脚踢,而后用椅子、棍子、鞭子,情况越来越严重。」

  「难道你不能逃吗?」她不用多问,这绝对是家暴!

  「我不是不能逃,而是不忍反抗,当他一边打我一边掉泪,我知道他自己也快崩溃了。我们都爱我的母亲,却不能分担失去她的痛苦,我是默默地压抑,他却转为矛盾的心理,这些鞭痕都是他的杰作,自此我再也没去过海边或游泳池。」

  多年以来,他只有在黑暗中才允许自己赤裸,甚至忘了有阳光、微风拂过全身是什么感觉,他选择深色的衣着,就是想把自己包得紧紧的,那是他的防卫和武装。

  「我的老天爷……」她实在难以想象,那是多悲惨的青春期?十几岁的少年怎能受得了?

  「十八岁那年,我离家去念大学,情况才稍微改善了,那四年内,他看了精神科医生,断断续续地吃药,但他自己不想好起来,谁也救不了他。我像是落荒而逃,丢下他一个人面对。他先是失去妻子,而后失去儿子,是我把他推到悬崖边……」

  这些话他从未向任何人倾诉,是自责也是自虐,多年来蚀透了他的心,连自己都不敢打开来看。

  「别这样说!」她试着阻止他,但他无法停止对自己的谴责。

  「每次我想到他一个人在半夜醒来,受尽恶梦的煎熬,独自哭泣,就想杀了我自己,但是我仍然躲着他,我没有勇气去帮助他。最后,他解脱了,他自杀了。我也不确定那是解脱吗?但或许对我来说是的,我不用再害怕回家,害怕面对他……是的,我终于自由了……」

  他像在自言自语,眼神已没有焦点,望着远方,看到的不是卧房和妻子,而是某一幕他终生难忘的场景。

  「擎宇!」她拍拍他的脸颊,唤回他的注意力,她真怕他就快回不到现实。「好了,一切都过去了,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。」

  他慢慢回过神,握住她的手汲取温暖和力量,喘息了好几次才说:「我没事,只是……情绪有点起伏。」

  何只情绪有点起伏?他的形容太客气了,在她看来,他已几近崩溃边缘,这让她又心痛又不舍。「如果你不想说,不要勉强。」

  「不,我想说出来,我想让妳知道,这件事我从来没告诉任何人。」既已打开封锁的铁箱,就把尘封的往事一一拿出来,看他能承受到什么程度。

  「好,我会听的。」无论他曾走过怎样黑暗的路途,她愿意与他分担那痛苦。

  「那天,我拿到毕业证书,回到家,打开书房,看见一幕让我永生难忘的画面……」他的语调平静,却是种空洞,苍凉的平静。「我父亲是上吊自杀的,用几条领带绑成绳子,整个人就悬挂在窗边,他常坐的皮椅被踢倒在地上,窗户是开的,那个夏夜的风很凉,花香很浓……我以为我在作梦……」

  房内气温刚刚好,但花雨涵突然觉得冷,从脚底传上来的冷,迅速扩散到全身。她无法想象那画面,换作是她,只怕会天天作恶梦,甚至要住进精神病院好一阵子。

  「我每次梦见的情况都一样,在他准备上吊、踢开椅子那一秒钟,我从屋外冲进书房,大叫不要,不要这样……我抱住他的身体,想把他救下来,但是他已经僵硬了,冰冷了……」

  「擎宇!」花雨涵紧紧拥住丈夫,唯恐他被往事的黑洞吸走,他似乎已不在她身旁,而她必须将他拉回来。「你父亲已经离开了,你要接受这事实,别再被过去绑住。」

  赵擎宇陷入了另一种情绪,那叫悔恨,他恨自己,他懊悔所有他该做而没做的。「如果我没有逃开这个家,如果我留下来让他鞭打,也许他不会自杀,我没有陪他去看医生,没有和他好好谈过,我选择逃避,他选择崩溃,所以我们越来越远,直到再也看不见……」

  「这不是你的错!没有人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做得面面俱到,你不应该苛求自己,我拜托你!」

  想想看,从十二岁的少年成长为二十二岁的青年,这十年的光阴多宝贵、多重要,他却活在母亲早逝、父亲生病的阴影中,受到虐待甚至认为是自己的错。

  在他父亲自杀离世后,他独自在这世间活了十年,没有人了解他、陪伴他,而今他三十二岁了,却还得在暗夜忍受噩梦折磨,一次又一次看见他父亲上吊的模样,一遍又一遍撕扯那早已残破的心灵。

  一想到此,她心痛到无法形容,多想要替他抚平每道伤痕,但愿她有仙女般的魔法,一挥手就驱走他内心的阴影,可是她能做什么?她无力得只想哭……

  「妳在哭?」他稍微恢复对现实的知觉,发觉妻子不住颤抖,低头一看,她的小脸已布满泪痕。

  一瞬间他忘了呼吸,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哭,他以为她脸上永远都会是笑容,为何开朗乐观的她会哭了?莫非是他的过往吓坏了她?

  「这太不公平了……老天爷怎能这样对你?」她环住他的肩膀,泣不成声,哭得像个泪人儿。

  「别哭、别哭。」他怕是自己把痛苦感染给她,才让她难过得掉泪,那就是他的罪过了。

  「不公平、不公平……」她仍在为他不平,甚至想摇醒他的脑袋。「该哭的是你……你该痛痛快快哭一场,让我好好安慰你……为什么你还能这么平静?」

  赵擎宇抹去她的泪滴,投给她一个微笑。「我不知道该怎么哭,不过妳已经教会我怎么笑了。」

  他的回答教她更难过,如果他们不曾相遇,是否他仍说不出这些过往?仍将秘密压在铁箱中,唯有夜深人静时,化作噩梦对他张牙舞爪。

  「谢谢妳。」他轻吻去她的泪滴,恍然明白,这苦中带咸的滋味,都是她对他的疼惜,他是被爱的,他能确定,他正被她化作泪水的爱包围着。

  「为什么要谢我?」她抬起泪眼,不解地问:「我什么都无法为你做……」

  他很难说明他的感受,他从来都不擅表达心意,当初才会从父亲身旁逃开,如果他知道如何打开心扉,或许还能和父亲有所交流,可惜这些年来,他在这方面似乎毫无长进。

  「至少,妳让我说出来了。」对她而言或许只是一小步,对他来说却已是一大步。

  她凝视他片刻,确定他真的平静许多后,提出一个要求。「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背,可以吗?」

  「嗯。」他只犹豫了几秒钟,随即在她深情眼光中融化,面对一个为他感伤落泪的女人,他怎么可能摇头?

  打开灯,他缓缓转过身,毫无遮掩地背对她,花雨涵一看到那些伤痕,立刻又掉下一大串泪珠,老天,他的父亲怎能下得了手?又长又深的黑色疤痕,仍看得出当年的手劲之重。

  难怪每当她碰到他的背部,他总会一阵僵硬,此刻也不例外,她除了伸出手抚摸,还吻过他伤痕累累的背,感觉他整个人为之紧绷。

  「不要怕,我永远永远不会伤害你。」她柔声劝哄,以吻和泪,对自己承诺,她将一生珍爱他。

  他没有回答,此时言语已是多余,他正被她所爱着,只要确认这一点就够了。

  那一夜,是他多年来睡得最熟、最甜的一夜。

  www.shangxueji.com

  童话一般的日子里,赵擎宇有生以来初次尝到爱情的幸福。

  每天起床时,有张熟睡的小脸对着他,当她睁开眼,他看到阳光在里面,当她对他微笑,他再次肯定活着是美好的。

  每天上床时,有双温柔的小手拥住他,甚至常替他按摩背部,那些伤痕不再疼痛,只是记录某一段过去,化为恶梦的机会已大幅减低。

  赵家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这变化,男主人不只在家用早餐,还准时下班回家吃晚餐,当然是为了多跟女主人相处,甚至当女主人喂他喝汤时,他也会在佣人注目之中,略带尴尬地接受。

  周末时,赵擎宇也不再以工作为娱乐,他选择和妻子一起从事园艺,因为花雨涵酷爱这片花园,种了好多香草植物,他们就在薄荷、熏衣草、百里香之中,悠悠缓缓地度过许多午后。

  大屋内的落地窗前,好几个佣人躲在窗帘旁,包括女佣小敏、大厨二厨、园丁夫妇等,都睁大了眼欣赏花园内风景,男主角正在替女主角摘花,一旁女主角不小心跌了一跤,男主角立刻稳稳将她接住,两人的脸越靠越近,眼看即将就要……

  关键时刻,管家翁嘉南出现在众人视线中。「在这看什么好戏?还不去做事?」

  「啊?是的……」大伙儿掩不住失望,一个个转身离去,却是离情依依,频频回头。

  翁嘉南摇头苦笑,心想男工人和女主人可真恩爱,新婚初期那些小风小雨,显然都是感情的加温剂,相信在不久的未来,赵家就要有小孩的哭闹欢笑声了。

  花园中,赵擎宇拥住差点跌倒的妻子,这一来让他提的竹篮掉了,花朵枝叶散了一地,但他们并不在乎,最重要的事物就在怀中,还有什么得失好挂意?

  她的呼吸就在他颈边,柔柔的,痒痒的,逗得他心思难定、心跳难静。

  忽然她提出一个问题。「你有没有想过,我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?」

  「但愿像妳,不要像我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她不明白,他优秀聪明又理智,孩子若遗传到他该有多好。

  「或许我继承了父亲的个性,有一天我也会得躁郁症,也会上吊自杀……甚至虐待自己的小孩……」他的焦虑幻想一发不可收拾。「妳会不会觉得自己很不幸?遇到一个像我这样的人。」

  「对啊~~我是很不幸没错。」她耸耸肩,笑了几声。

  听她坦承不讳,他无言了,他确实是个胆小鬼,跟她比较起来,他没有被爱的自信,也没有爱人的勇气,完全不适合做个好丈夫、好父亲。

  没想到她翻脸如翻书,一下从笑容转为怒容,推开他的怀抱,指着他的鼻子骂:「你什么意思?居然给我问这种问题!」

  「怎么了?」他不懂她为何发火,女人真是奇妙的生物。

  「你跟你父亲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,你少在那边自我催眠、自艾自怜,还给自己找借口,我才不听这种鬼话!」她一发完火,立刻就没事了,搂住他的颈子,俏皮笑道:「你是我爱的人,你就要对自己有信心,因为你被我看上了,而我的眼光一向很准。」

  「我说不过妳。」他是欣慰喜悦的,却不知如何表示,他拘谨了这么多年,难以在一时间改变。

  「那你就乖乖地听我说。」她娇羞一笑。「告诉你喔……我……好像怀孕了耶!」

  这个月的好朋友已经迟到两周了,她自己去买了验孕棒测试,神神秘秘的,就是想给他惊喜。

  「是吗?」他一下愣住,脑袋完全空白,一个不习惯幸福快乐的人,忽然给他满满的幸福快乐,教他不知怎么消化。

  他的表现让花雨涵大为不满,气呼呼地质询:「喂喂喂~~你这是什么反应?就不能兴奋、开心点吗?」

  对于孩子,除了她自己爱得紧、想要得要命,更是为了他着想。当初他和他父亲是那样糟糕的关系,等他自己做了父亲,生命转到另一种境界,一定能感受亲子感情的美妙。

  「喔!」他点个头,机械式地回答:「如果妳怀孕了,我很高兴。」

  「那你可不可以把嘴张大一点?让我看清楚你是在笑,不是哭!」她拉着他的嘴角,硬要他挤出笑,这个不知怎么笑的男人,教她又爱又怜。

  即使是一个原本不懂笑、不懂哭的男人,也该有机会学会爱的。

  他勉强照她的话做,多练习应该会变擅长,说不定还能笑得像偶像明星呢!

  「为了报答妳辛苦怀孕,我可以答应妳三个愿望。」他提出交换条件,当初他说过,若她生一个孩子就可得到五千万,不过现在谈钱的话,他敢打赌她一定发飙,所以他最好还是婉转些。

  更何况,他也真的想为她做些什么,若没有她解除他的武装,闯进他的城堡,现在的他还在黑暗中摸索、在噩梦中挣扎,怎能感受如此温煦阳光?

  「真的吗?」花雨涵整张脸都亮了起来,他看了虽然开心,却也有点不安,难以预料她会提出什么异想天开的愿望?

  「只要是不违法的,我应该都能办到。」

  她拍拍手,嘿嘿笑着:「好!那我第一个愿望是……」

  www.shangxueji.com

  叩!叩!

  「请进。」

  敲过主卧房的门,翁嘉南送进一壶花草茶,而赵擎宇坐在扶手椅上,正在翻阅一本财经杂志,这应该是相当正常的景象。

  但是……他脸上敷着黄黄绿绿的东西!那味道、那形状,似乎是蛋白、绿豆粉加小黄瓜?经过女主人的洗礼和洗脑,翁嘉南现在也是个业余专家,看一眼就能判断面膜内容物。

  很显然的,男主人已成为女主人最佳实验对象,这是否表示权力分布的现象已有变化?男主人对外还是当家主人,遥控器却握在女主人手中?

  「先生,请用茶。」翁嘉南慢慢倒了两杯茶,故意拖时间,好多观察几眼。

  「嗯,放着就好。」

  赵擎字面无表情瞪着杂志,其实什么都看不下去,此时,不远处又传来一道五音不全的歌声──

  「Onlyone~~Onlylove~~you'reeverythingIcare……」

  那可怕歌喉的主人就是花雨涵,她正在浴室中放温水,洒下花瓣、精油和入浴剂,准备让丈夫和自己泡个澡。

  翁嘉南和赵擎宇对望一眼,默默交流着感想,这真是绕梁三日……的乌鸦出谷啊!

  「不准多嘴。」赵擎宇提醒老管家该有的礼貌。

  「是。」翁嘉南神色从容,鞠个躬说:「不过想提醒您,敷脸的时候不能有太多表情,否则不只效果打折,还会造成皱纹。」

  赵擎宇嘴角微微抽动,这老管家真有幽默感,而且还是拐着弯来的嘲弄!

  「我先告退,请慢用。」

  走出房、关上门,翁嘉南才忍不住笑了出来,刚才那一幕实在太经典了,他在赵家三十多年,就属今天是最过瘾的。

  不只是他,每个人都看得出来,男主人已被女主人征服,不管是钢是铁,都化为绕指柔。

  www.shangxueji.com

  「跟你说喔,」敷完脸、泡着澡,花雨涵贴在丈夫肩上,神情慵懒地说:「我第二个愿望是,你可不可以……跟我两位好朋友见个面?」

  「为什么?」他几乎没有朋友,也不需要朋友。

  她嘻嘻笑着,藏不住得意。「我想介绍你们认识,第一是让她们嫉妒死我,第二是让你了解我是跟谁做朋友,这样以后我不开心的时候,你就可以拜托她们来求情啊!」

  他微笑了,这女人的脑袋瓜果然特别,想的都是些奇怪念头。

  「好。」为了看到她笑,这点小事算什么?

  「YA~~」她回报以欢笑如花,而他看得傻了,心跳加剧,水温有些凉了,某种热火却在上升。

  下一秒钟,那朵盛开的笑颜被他吻住了,水波荡漾,心似海浪,浮浮沉沉,唯有彼此是靠岸。

  www.shangxueji.com

  几天后的周末,花雨涵将家中布置妥当,交代丈夫道:「她们就快到了,你等一下要有人性化一点的表现,别摆臭脸吓到我的姊妹淘,给我点面子啊!」

  「我尽力。」赵擎宇说是这样说,却不太清楚何谓「人性化的表现」?

  午后两点,翁管家打开大门,迎接凌逸和庞嘉丽。「凌小姐、庞小姐,欢迎光临。」

  「豪门风范、气派辉煌、金光闪闪,很好、很好……」凌逸快被电昏了,这根本是皇宫吧?

  客厅里,花雨涵挽着丈夫的手,原本想装一下优雅贵妇,但一看到好友们,就忍不住跳起来欢呼。「哈啰!阿丽、凌凌,妳们最近好吗?」

  三个女人抱在一起尖叫,完全忘了旁边有个男人,正以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她们,现在是颠沛流离之后的重逢还是怎样?有必要夸张激动到这种地步吗?

  女人呀女人,他想他一辈子也不会懂她们,幸好他只要努力去懂他的妻子就够了。

  「对了,他是我老公,赵擎宇。」花雨涵终于想起来要替他们介绍。「这位小帅妹是凌逸,跟灵异故事没关系,凌波的凌,飘逸的逸。这位大美女叫庞嘉丽,很适合去当选美佳丽对吧?」

  「妳们好,很高兴见到妳们。」赵擎宇点个头,表情沈着,语调冷静。

  「哇~~」凌逸和庞嘉丽同时惊呼。「原来你就是我们小花的老公啊!」

  眼前这个仪表出众、气质内敛的男人,跟凡事都大剌剌,甚至有点傻呼呼的花雨涵,居然成了一对夫妻,世上若真有月老,眼光可真奇特!

  「小花?」赵擎宇必须很用力才能忍住笑,这名字太像小狗小猫,没想到是他妻子的外号。

  「她姓花,不叫她小花要叫什么?」凌逸俏皮地反问。

  「小花不是小猫也不是小狗。」花雨涵倚着丈夫的肩膀,小鸟依人似地说:「我现在可是一朵每天被灌溉,充满爱的小花喔~~」

  「炫耀个头啊!不想活了是吧?有异性没人性!」凌逸和庞嘉丽一起教训她,而后发现赵擎宇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,才稍微收敛一点,毕竟有个男人在,还是得保持一下形象。

  众人坐下来喝茶吃点心,花雨涵催促道:「好啦~~说说妳们的感情生活吧!我要知道所有内幕。」

  好久没跟两位姊妹谈心,她真好奇大家的进度如何?虽说可以用MSN或电话聊,但哪有当面听她们说来得精彩呢?

  「阿丽最近很少回家过夜,真是见色忘友!我一个人独守空闺,都快发霉了!」凌逸整天守着电视机看连续剧,其实最想听好友的真实故事。「说来说去妳还是第一名,妳得先开诚布公。」

  「哎呀~~反正结果不就这样了吗?还有什么好回溯既住的?」花雨涵笑呵呵。「对了,有件小事要告诉妳们喔。」

  「妳说的小事一定是大事,瞧妳笑得甜蜜的咧!」庞嘉丽亏了她几句,仍好奇万分。「到底什么事?别卖关子了。」

  「亲爱的,由你来说吧!」花雨涵转向丈夫,将发言权交给他。

  一直没机会插嘴的赵擎宇,本以为自己只要当听众,没想到也有说话的机会,他轻轻咳嗽两声才开口道:「是这样的,我们要当爸爸、妈妈了,妳们也要当阿姨了。」

  既然妻子叮咛要有「人性化表现」,他特别谨记说话时要挤出微笑,事实上那一点都不难,因为提到宝宝的事,他很自然就露出愉悦表情。

  「哇啊──!」凌逸和庞嘉丽同时大叫,然后一脸快心脏病发的表情,捧着胸口不断喊着:「我的老天、我的老天……」

  这似曾相识的反应,让赵擎宇既感诧异又觉有趣,怎么好朋友当久了,连反应都会变得一样?

  震惊期过了之后,凌逸指着好友,竟异想天开地说:「终于给妳修成了正果,别忘了我们要当干妈,最好妳是生儿子,长大后交给我调教,如果到时我还没交男朋友,那就认妳做婆婆好了……」

  「千万记得,不要喝咖啡、不要过度操劳,不要吃太少或吃太饱,记得早睡早起听音乐做体操看画展……」庞嘉丽忍不住碎碎念,一发不可收拾,活像是她女儿怀孕了,事实上她哪来的女儿,只是太过惊喜加关心,让她忍不住摆出老妈样。

  花雨涵笑得心满意足,她有两个好姊妹,还有一个好老公,当初老天给的预兆果然正确,她做对决定了。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完美,她想到自己还可以许第三个愿望,但应该不需要了吧?

  人生得此,夫复何求?


山东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