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朱晴 > 《情陷冰恋》
返回书目

《情陷冰恋》

第一章

作者:朱晴

  宽敞的浴室弥漫着氤氲的热气,温热的水流自莲蓬头流泄而出,洒落在精壮结实的身躯,随着刚毅健硕的线条流窜而下。男人紧阖黑眸,微扬起头,任由喷洒的水流冲洗俊颜及黑发。

  没一会儿,哗啦哗啦的水流声停歇,他拿起置物架上的白色浴巾围住下半身,旋即拿起毛巾走出浴室。

  湿濡的黑发不若平日刚直的竖立,此刻正服贴在光洁饱满的额前,水珠沿着发梢滴落脸庞,滑落肩颈与宽阔的胸膛。侧躺在床上的女人见状,立即接过男人手上的毛巾.继续擦拭的动作。

  唇边噙着娇媚的笑容,眸光充满着爱恋,林艳兰开口,语气佣懒娇嗲:“浩,你不能晚点离开吗?”

  涂上寇丹的手指藉着擦拭,轻轻划过伟岸的胸膛,开敞的衣襟里若隐若现的白嫩丰乳,挑动男人的情欲神经。

  “宝贝,难道我昨晚没把你喂饱吗?”阎浩微眯黑眸,大掌握住她的双手,唇角勾起抹邪气的笑容。

  他十分了解,女人亟欲留住他的心态,不外乎他足以令所有女人倾倒的俊美容颜,多金又温柔体贴,当然还有他高超的性爱技巧。阎浩自信的想。

  他毫不忸怩的卸去围在腰上的浴巾,不吝于展示自己健壮无赘肉的结实体魄,大剌刺的更起衣。

  林艳兰倏地抱住他,柔软的ru房挑逗地摩蹭他赤裸的肌肤,眼神妩媚诱惑,娇嗔道:“讨厌啦,人家才没那样想!”

  “真的吗?”女人真是心口不一!

  阎浩邪佞地捧住她的椒ru,狂炽的揉搓抚弄,指掌仿佛带有神奇的魔法,勾起她浑身热情轻颤。

  没几秒的工夫,她已虚软无力,胸前狂乱起伏,眼神迷乱失焦,红嫩的唇吐出阵阵娇媚轻喘。

  然而,情欲席卷的瞬间,阎浩突然停止动作,令她感到一阵错愕。“浩?”

  “你这个yin荡的妖女,想把我绑在床上一整天呀!”阎浩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颔,唇边笑意依旧,他继续穿衣服的动作。“再不赶紧整装,我上班可是会迟到的。”

  “晚点再去嘛!反正你是焰集团的副总裁,在公司里算是‘一人之下,众人之上’,谁敢说你的不是。好嘛,好嘛,就陪陪人家嘛!”林艳兰娇嗲的恳求。

  她怎么可能在阎浩挑起她的性欲后,心甘情愿的让他离开呢?此刻,她亟须阎浩高超的技巧浇熄她满腹的欲火。

  “宝贝,我也恨不得能立刻将你压倒在床上,与你温存一番,但,今天恐怕不能如我们所愿。无论如何。我非得到公司上班不可。”阎浩一副失望的模样。

  没错,在公司里他的确是“一人之下,众人之上”。也就是如此,总裁下的命令他哪敢不服总裁下的命令他哪敢不服。

  老哥也真够狠的,一大早就扰人清梦。手机连环的无情声响,非得将他从酣睡中吵醒。

  明明说好他从美国出差回来后,要让他休一个月的长假,彻底放松身心。现在呢,美其名是休假,一个礼拜里却有四天临时被要求到公司坐镇。

  而他那位平时老是忙得不可开交的老哥,却悠闲的和女朋友玩乐去了,他真想问,现在到底是谁在休假哪!

  滴铃铃一滴铃铃一

  阎浩无奈的拿起手机,这是早晨的第二通电话,他相信这绝对是老哥打来的。

  “喂——”阎浩按下通话键应声。

  “到公司了吗?”阎烈低沉的嗓音询问。

  “老哥,你该不会特地打这通电话来提醒我吧?”他不认为老哥会这么热心。

  “下班后。你要怎么和女人厮混我不管你,上班可别给我迟到了。”阎烈语气冷肃严厉。

  “老哥,你这么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。明明休假的人是我,你却硬是把我叫回去公司坐镇,而自己却逍遥去。”阎浩轻拧着眉,不满的控诉。

  “每天和不同的女人鬼混,算什么休假!”阎烈嗤之以鼻。

  “哼,若不是我每天都不在家,你和心昀会有这么安静不受干扰的空间谈情说爱吗?你该感谢自己有这么个识相的弟弟。”阎浩不甘示弱的回应。

  “少说废话。”阎烈打断他的话,接着又说:“有件事忘了告诉你,今天开始的一个月内我不打算进公司了,心昀向安亲班争取到一个月的假期,我和她要到马尔地夫去度假,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。”

  阎烈的话无疑是投下一枚威力强大的炸弹,令阎浩咋舌震惊。“什么!?你是开玩笑的吧?”

  “我没兴致跟你说笑。”阎烈冷冷的说。

  “老哥,你太不负责任了吧,简单一句话就把公司丢给我,你别忘了,休假的人是我!?你根本就是剥夺我与女人相处的乐趣。”阎浩也有些不悦的抗议。

  “一天到晚跟不同的女人厮混,有什么乐趣可言!哪一天你要是觅得真爱,我就不介意让你无限期休假享乐去。”话毕,阎烈立刻收了线,让阎浩毫无反驳的机会。

  老哥居然挂他电话!阎浩气得想摔手机。

  觅得真爱?呋,这根本是天方夜谭!

  老哥真是彻底被爱情给征服了,但,那并不代表他也会成为爱情的俘虏。要他为了夜空中一颗明亮的星,放弃整片灿烂的星斗,他可做不到。

  他需要女人满足他的生理需求,也乐于呵疼身边每一位女伴,但,仅止于此。

  若真要界定,对他而言,“爱情”不过是场你情我愿的游戏,而他热爱这样的游戏,然,绝不迷失。

  按照老哥的说法,他这辈子该不会没有任何休假的机会了吧!

  噢——可恶!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焰集团的办公室极具规模,一张张办公桌整齐的排列,有的桌面堆满了各种颜色的文件夹,有的桌面除了摆置必备文具外,干净的空无一物。

  一早,办公室的警卫已开启中央空调,闷热的空音逐渐转为凉爽舒适,与透明落地窗外,晴朗炎热的天气形成了对比。

  八点三十分,离上班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。

  偌大的空间里,几位提早到达公司的职员正坐在位置上补眠,只有一个纤瘦娇小的身影,宛似勤奋工作的小蜜蜂,穿梭在走道上。

  她戴着一副红色粗框的大眼镜,厚厚的镜片遮去清澈晶亮的澄眸,如丝缎般的乌黑秀发随意地扎成马尾,披挂在肩背。米白色的衬衫外罩着一件宽松铁灰色薄外套,下身则是一件长及足踝的黑色长裙。

  卷起袖子,她拿着干净的抹布逐一将每一张桌子擦拭得纤尘不染,然后再到楼梯转角的茶水间,细心的为每一位同事泡杯热腾腾的茗茶,摆放在桌上,等半个小时所有同事陆续进公司后,杯里的热茶也恰巧温度适中,不至于热烫的难以人喉。

  这些事情是她每天早晨必做的工作。

  告一个段落,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,旋即走回角落属于她自己那张不起眼的办公桌。

  推回因汗水而滑落的眼镜,再将系在发上的橡皮筋解开。随意用手耙了头发几下,让长发整齐柔顺地披垂而下,最后则是把卷起的袖子放下。

  “小槿,早安。”电梯门打开,一名短发女子笔直的走向尹槿。

  “早安,阿铃。”尹槿从书本中抬起头,语气清柔的寒喧。

  “忙完啦?‘,阿铃指的是尹槿每早必做的工作。边说,她边拉张椅子坐到尹槿身边。

  “嗯。”尹槿点点头。

  “你也真是奇怪,都进公司三年了.怎么仍然在做擦桌椅、递茶水,还有送公文这些小妹做的事?你不会觉得心理不平衡吗?”她比尹槿晚进公司一年,现在部已是企划部的小组长之一了。

  “心理不平衡?不会呀,我做的很开心呀。”尹槿疑惑的看着阿铃,不懂她为何要这么说。

  “很开心?天啊,我倒是头一次听到有人心甘情愿供人使唤,当跑腿哩!”

  “别这么说嘛!这些事总得有人做,既然没有人愿意当跑腿,那就让我来吧,能够为听有忙碌的同事们分忧解劳,我也觉得很荣幸呢。大家各司其职,都是为了公司着想呀。”

 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颗小螺丝钉,虽然十分不起眼,但,少了她就是不行。她认为工作的真谛不在于职位的高低、薪水的多寡.而是能够为自己负责的部分尽心尽力的付出。

  然而,也因为如此,自大学毕业进入焰集团工作后,她的职位就一一直没有变动过。

  “噢——你就是这样,总是不懂得为自己争取,为人善良又单纯。公司里那些老鸟就是仗着这一点老是爱欺负你。你的办公桌被摆到这个阴暗的角落不说,他们还过分的帮你取了个‘阴影’的绰号。”阿铃为她打抱不平。

  “说真的,‘阴影’的读音和我的名字‘尹槿’还真像。”她不觉得生气,反而还认为满有趣的呢。

  “我看不只名字的读音像,连你的个性、穿着都像。”阿铃调侃道。

  “会吗?”尹槿反问。虽然自己称不上阳光,却也不至于是个阴影吧。

  “你个性那么害羞,遇到别人总是低着头不敢直视,没事就窝在这角落,除了我,你跟别的同事一天以内大概都说不上五句话吧。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尹槿附和,同意阿铃的分析。

  阿铃是她在公司里……不,应该说是她生平第一个好朋友。

  从小到大,她总是不敢主动和别人开口交谈,习惯独自一人静静的站在角落。即便是别人主动攀谈.她也无法随心所欲说话,久而久之,也就没有人想理她了。

  倘若当初阿铃没有一直找她说话,甚至极富耐心的等她开口,或许她依然交不到朋友的。

  “你看看自己的穿着,认识你到现在,你怎么老爱暗色系的搭配啊,还真像个影子哩。而且,哪还有人穿得像你一样……古板。现在的女人虽不至于个个袒胸露背,却也没像你这样,全身包得密不通风。”阿铃直率地表达自己的想法。

  闻言,尹槿垂首审视自己的服装。她觉得自己穿得相当“正常”呀,要真是密不通风的话,那她早就戴上手套,围起围巾,然后如同回教国家的妇女将自己的脸遮住。

  “真搞不懂你这样怎么交得到男朋友?”阿铃叹了口气,担心的说道。

  “哎,你说到哪里去了?我们不是在讨论我的穿着,怎么讲到……男朋友……那儿去了?”尹槿突然结巴起来,脸颊微微泛红。

  “我说的是真的嘛,你都二十五岁了耶,该为自己的幸福设想了,难道你想一辈子不嫁,当个老姑婆,等到哪一天忍受不了孤单,带着寂寞芳心到星期五餐厅找牛郎解闷?”

  阿铃大刺刺的用字遣词,让个性害羞保守的尹槿羞红了脸。

  “我、我才没想到那么久以后的事哩。不、不跟你说了啦!上班时间到了,快点回你的座位去。”她站起身,催促着阿铃。

  直至阿铃的身影远离她的视线,她才坐回位子上,然,自皙脸颊上的红潮仍未退去。

  她才不像阿铃一样,能在别人面前直率地谈论感情的事情,那……多羞人啊。

  然而,不可讳言的是,她曾偷偷幻想过自己未来的另一半——

  他不需要很高,也不必很强壮,只要他能够保护得了她,能让她毫无疑虑的依赖,安心的依偎着他。

  他不需要长得很帅,只要他能对她展露温暖的笑容,用温柔的眸光注视着她。

  而她,不需要一场轰轰烈烈、惊天动地的恋爱,她想要的只是一种萦绕在心头淡淡的、甜甜的幸福滋味。

  这个简单的梦想,什么时候会实现呢?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“阴影,过来,这份资料送到会计部。”

  “阴影,把文件拿到公关部。”

  “这一叠财务报表帮我送回财务部,再去帮我拿市场评估报表回来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尹槿低首,轻声回答道。从九点一上班,所有的同事陆续进公司后,尹槿便开始忙碌了起来。

  她娇小的身影穿梭在走道问,不断接收同事们交给她的文件。即使文件繁多,她仍能清晰牢记,不会将它们搞混。

  捧着一大叠几乎淹过她身高的文件,她吃力的走到电梯前,想办法腾出一只手按下电梯按钮。

  叮!电梯门一打开,尹槿立刻移动脚步,捧着一大叠文件根本令她无法看路,一个不注意,脚卡到了电梯门与地板的接缝处……

  “啊——”文件“唰”地散落一地,尹槿重心不稳的往前扑倒,惊叫出声。

  坐在办公桌前忙碌的同事尚来不及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时,电梯门已再度阖上。

  咦,电梯的地板怎么没有想像中的硬实,而且预期的疼痛也没有传来。掌心的触感刚硬却又带着柔软,温暖而不冰冶,甚更有股令人感到舒服的气息袭入鼻间。

  她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公司的设备这么优良呀!尹槿闭着眼,心中暗忖。

  这地板的感觉仿佛是她房间那温暖舒适的床垫,舒服得让她舍不得爬起来……

  “这位小姐,可以麻烦你先站起来吗?我不介意你趴在我身上,但,毕竟这里是公司,就算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你这样做也未免太过热情了。”阎浩温醇性感的嗓音,戏谑说道。

  总裁和副总裁专用的电梯一向严禁一般员工搭乘,没想到这名女员工冒失的闯了进来,甚至还大刺刺的趴在他的身上。

  瞧她闭着双眼,头倚在他的胸前,似乎挺享受的呢!

  被撞倒在地上的阎浩,视线只能集中在她的头顶,发丝间飘散着淡淡的馨香,柔嫩的双峰抵着他的腹部。

  虽然他没瞧见她的模样.不可否认的是,这确实是个天外飞来的艳福。

  听见醇厚的男声,尹槿着实吓了一跳,她瞪大双眸.一张带着潇洒笑意的俊颜旋即映人眼帘,倏地,她离开他的身上。

  “你、你、你是、是男人!”尹槿因惊讶而结巴。

  天啊,二十五年来从未和男性有任何肌肤接触的她.刚刚居然趴在他的身上!思及此,尹槿白皙脸蛋骤地染上红彩。

  她下意识的拉紧已高的不能再高的衣领,整个人缩到电梯的一角,活像是遭到电梯之狼侵犯的受害归女。

  “没错,我是男人。”阎浩轻挑浓眉,他可不觉得自己哪里看起来像个女人。

  呵,她倒是头一个见到他,反应如此“剧烈”的女人!对于她一副遭受侵犯的模样,阎浩觉得很有趣。

  他仔细的打量起她,红色的粗框眼镜遮去她大半的脸,衣服的颜色单调暗淡,全身包得密不通风,还真像修道院里保守古板的修女。

  她,与他认知当中的女人实在是相差太多了。

  不过,她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脂粉末施,乌黑秀发如丝缎般披垂而下,为她不起眼的外表增添不少分数。

  “我、我、我……对、对不起,不、不小心撞、撞到你,我、我还以、以为你是地、地板,所、所以才趴、趴在你身上,对、对不起。”尹槿低下头不敢看向阎浩,她拼命的赔不是。

  从没有和男人单独相处经验的她,此刻觉得呼吸急促,心脏狂乱跳动,舌头仿佛打结,断断续续,吐不出完整的话语。

  “我是地板!?那我可真是一块高级地板。”阎浩自我解嘲。

  从没有女人会这么形容他,这个形容诃倒是颇特别的!“我、我不是那个意、意思,我、我只是没、没想到,电、电梯里面会、会有人。”

  “总裁专用电梯通常是不会有人的。”当然,他与阎烈除外。

  “嗄?这是总、总裁专用的电、电梯吗?”她刚只听到电梯到达的声音,而且捧着一大叠几乎高过头的文件,她根本没办法去注意标示。

  “完了,完了,我犯了总裁的大忌。”尹槿心慌的喃喃低语,压根没去思考为何阎浩也出现在这个电梯里的问题。

  “对、对不起。”尹槿再度道歉,然后迅速将散落一地的文件收拾好,站起身子,打算趁电梯开门时赶快出去。

  “等一下!”阎浩突然唤住她,欣长的身躯挡在电梯门口。“你……很讨厌男人?”

  从她发现电梯里还有个他后,她一直低垂着头没有看他,甚至还离他远远的,一副戒慎恐惧的模样,这真让他一向自傲的男性魅力大受打击哪!

  “我、我没有。”

  “那一你有男性恐惧症?”

  “没、没有。”她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和男人单独相处。

  “你不知道我是谁吗?”阎浩疑惑的问。

  身为公司最高领导人之一,无法认识所有的员工,是相当正常的事情。然而,身为一个员工,却不认得自己的老板,似乎有点夸张。

  除非她是故意装作不认识他,藉此引起他的注意。不过。她那紧张的模样看起来又不像。

  尹槿偷偷瞄了阎浩一眼,然后迅速的低下头,拼命的摇晃脑袋。

  她的个性害羞,又不懂得与人相处,因此除了自己秘书部门的同事,还有位于同一层楼企划部的阿铃,其余的人她一概没印象。

  “没人跟你说过,说话时直视对方的眼睛是基本的礼貌?”既然她不讨厌男人,又没有男性恐惧症,再加上她慌张的反应,他肯定,她绝对是个非常害羞的女人。

  他倒是从没遇过这样的女人,他以为现今的女性都已走在时代前端,新潮又大胆哩!这么说来,像她这么害羞的女人,似乎快绝迹了呢。

  瞧她紧张无措的窘样,阎浩突然兴起一股作弄她她的念头。

  “我、我知道呀。”尹槿立刻抬起头,镜片下的双眸直视着他,那双漆黑炯熠的深眸瞬也不瞬的盯住她,骤地.浑身窜起一股燥热,她甚至觉得自己快要脑充血了。

  “还是你觉得我长得很丑、很恐怖,不想多看我一眼?”阎浩挑眉,俊脸凑进尹槿,故意问道。

  “不、不是这样的。”尹槿急忙澄清。虽然只是迅速一瞥,她发誓,他是她见过最帅的男人。

  虽说如此,她仍是鼓不起勇气直视阎浩。“不、不好意思,我、我还有事情,我、我先走了。”电梯己停留在这层楼一段时间,尹槿伸出一只手按向开门键,一刻也不想多做停留。

  “啊,好痛——”经过阎浩身边时,尹槿的头皮忽然传来一阵刺痛。

  “先别动,你的头发缠住我衬衫的扣子。”阎浩将尹槿拉到胸前,免得因为拉扯而使她的头皮再度疼痛。

  “嗄?”尽管她穿着一件薄外套,她却仍能感觉他掌心传来的温度。天啊,同一天里,她竟然跟这个男人亲密接触了,两次。

  倏地,尹槿慌张地不小心松开手,一大叠沉重的文件就这么硬生生的砸到阎浩的脚上,他闷哼了声。

  “我只是提醒你头发缠住的事实,用不着这么残忍的对我吧。”

  她不习惯男人的碰触,这是他的新发现。然,他的唇畔勾起抹邪佞的笑弧,他倾身接近她的耳窝,热烫的气息伴随着说话轻轻喷洒,只见她浑身微微僵直,已泛着红彩的白皙肌肤益加红艳。

  她的反应实在是有趣极了!

  “抱、抱、抱歉,我、我不是故、故意的。”一紧张起来,尹槿说话再度结结巴巴。

  电梯里的空气是不是越来越稀薄了?站在这个男人的身前,她怎么觉得呼吸困难,胸腔似乎就要因缺乏氧气而爆炸。

  “别慌。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这只是巧合。”这样的机率应该微乎其微吧。阎浩唇边笑意更浓。

  “呃!喔、喔……”怎么会发生这种事?!天啊,她觉得自己此刻受到惊吓的程度不会输给九二一大地震。

  她该怎么办?

  对了,赶快把缠住扣子的头发解开,她就能够远离他,离开电梯去呼吸新鲜的空气。思及此,尹槿立即拉扯扣子上的头发。

  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阎浩低下头问,她该不会是想扯断头发吧!

  “我、我想解开头发。”她说话,依然害羞的不敢直视他的黑眸。

  “你这么做会拉断头发。”不知怎地,他无法忍受这头美丽的秀发受到伤害。

  “没、没关系,几、几根头发而已。”尹槿仍埋头努力,心里急着化解跟前的一团乱。

  “就算是几根头发也不行。”语气中饱含不容忽视的霸气,阎浩拿开她的手,用力一扯,扣子旋即掉了下来。他轻抚那绺黑发,说道:“这样不就得了。”

  “可、可是扣子……”尹槿惊讶的指着地板上那颗钮扣,她没料到他会有此一举。

  “那无所谓,不过是颗扣子。”阎浩扬起笑,满不在乎。

  “谢、谢谢你的帮忙,弄、弄坏你的衬、衬衫真是不、不好意思.我、我会还你的。”语落,尹槿收拾散落满地的文件,按下开门键,飞也似的从电梯里离开。

  阎浩笑意仍末退,一小时前,对于被强迫代理总裁一事他还十分抗拒、不悦,然而,现在情况似乎不同了。

  他想,他不会那么排斥老哥的安排了,呵,他找到了有趣的调剂品!

山东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