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朱晴 > 《情陷冰恋》
返回书目

《情陷冰恋》

第二章

作者:朱晴

  “呼——呼——”尹槿以最快的速度将手中的文件送完,然后回到座位上,不停地喘着气。

  轻轻松开紧握的手,镜片下的双眸直视着掌心那颗钮扣。方才在一阵慌乱中,她不自觉抬起掉落地上的那颗扣子,牢牢地锁在手心。

  十分钟前,她才和这颗钮扣的主人有“亲密”的接触呢!

  回想起刚才的画面,一瞬间,她仿佛感觉到他浓烈炽热的气息包围着她,还有他胸膛那刚硬却又带着柔软的独特触感……

  噢,好羞人哪!她怎么会误以为他是地板,浑然无所觉的趴在他身上,甚至还舒服得不想爬起来……

  真的好丢脸喔!当时要是有地洞的话,她一定二话不说,立刻钻进去,尹槿的粉颊不争气地染上红彩。

  目光再度移回手中的那颗纽扣,倏地,尹槿轻呼一声.引来同事的注意。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其他人只朝她丢了几记白眼,然后宛如没发生什么事似的,继续自己手边的事。

  而这厢的尹槿,旋即又陷入自己的思维中——那男人为了不让她拉断自己的头发,直接扯下衬衫上的钮扣,而她说要还他一件衬衫,却——忘记问他的名字!

  她怎么会那么糊涂呐!

  “小槿,你在做什么?一直盯着一颗扣子发呆,脸颊还红得像番茄一样。”阿铃趁上班空档,从这层楼另一边的企划部溜到这边找尹槿聊天,更重要的是,她有事要跟尹槿说。

  “我、我……没有啊。”尹槿慌张的想把扣子收起来,却被阿铃早一步抢去。

  “你的扣子脱落啦?”阿铃探头审视,没在衣服上发现任何异状。

  “没有啦,你快把扣子还给我。”

  尹槿清柔的嗓音透露着些许焦急,令阿铃觉得可疑极了。

  “瞧你紧张的模样,说,这个钮扣是谁的?从实招来!”阿铃好奇的逼问。

  “那、那是一个男人的钮扣啦!”尹槿情急之下,脱口而出。

  “男人的钮扣?!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”阿铃讶异地瞪大眼睛,仿佛听见了什么怪谭。

  “我刚刚去送文件的时候,头发不小心缠住了一位男同事衬衫上的扣子,他不让我拉断头发,就自己把扣子扯下来了。”尹槿据实以告,反正心思单纯的她也瞒不过阿铃,索性就实话实说了。

  “哇——头发缠住扣子,现实生活中还有这么浪漫的事情呀!你有没有仔细看他长得如何?是哪个部门的职员?搞不好还可以谱出一段恋曲咧!”这样巧合的经验,实在太令人咋舌了。

  “我没有看清楚他的模样……”尹槿轻喃细语。

  其实,短短一瞥,足以让她印象深刻。

  他漆黑幽深的瞳眸炯炮有神,仿佛燃烧着炽烈的火焰,只消看一眼,便足以将她吞噬;他的嗓音浑厚温醇,仿似魔音般迷眩人心……迅即,尹横低首,掩饰自己的羞窘。

  “唉.好可惜喔,平白无故丧失了一个大好的机会。”阿铃感到相当惋惜。

  “什么好机会?”尹槿推推鼻梁上略微滑落的眼镜,不解的问。

  “交男朋友的好机会呀!”

  “你、你怎么又提这件事?”阿铃怎么什么事都能扯上男朋友啊!她承认,她也很想知道那位男同事在哪一个部门工作,但她只是想赔他一件新衬衫,绝对没有任何非份之想。

  “说到男朋友,我想起来找你有什么事了。”“你找我有事?说吧。”尹槿从阿铃的手中拿回扣子,收放在口袋里,旋即竖起耳朵,专心等待她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
  “你有福了,身为好朋友的我决定大发慈悲充当红娘,帮你介绍对象,免得你嫁不出去。”她从刚才回到座位上后,就一直想着尹槿的终身大事。

  “你说什么?!”尹槿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。她吞了吞口水,不可置信的问阿铃:“你的意思是要帮我介绍男朋友?!可、可是,我又不急。”

  难道她的脸上写着“极须一名男朋友,请来追我。”吗?尹槿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。

  虽然她已届二十五岁,正值适婚年龄,却连一个男朋友也未曾交过,可是她真的不急呀。

  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,若真没姻缘时,任凭如何强求也求不来的。更何况,哪个男人能忍受她一开口就结结巴巴啊,半天部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  “不是你急不急的问题,以你这么害羞的个性,如果我不帮你推一把,我看你一辈子都交不到男朋友罗。而且,等到哪天你真的急了,搞不好你已经是个七老八十,没人要的老女人了。就这么说定啦,约好时间我会再告诉你。”阿铃自作主张决定,话毕,她再度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。

  “这算不算相亲?”尹槿有些无奈的喃喃低语。

  她十分感谢阿铃的热心,只是她的个性枯燥乏味,就怕会辜负了阿铃的一片好意……

  算了,走一步是一步吧!倘若她现在就直接回绝阿铃的好意,那才真的会伤了她的心。

  换个角度想,搞不好那位男同事刚好就在阿铃介绍的名单中.那她就可以还他一件新衬衫,以报答他扯扣子之恩了。不过,真的会有这么巧的事吗?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阎浩翘起二郎腿,悠闲的坐在办公椅,尽管桌上的公文堆积如山,他却一点也没有动手翻阅的迹象。

  视线略微移下,集中在开敞的衣襟上那颗扣子的脱落处,嘴角不自觉泛上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……

  那名女职员的反应实在是太有趣了,他身旁的女伴个个大胆主动,对他而言,她还真是个新鲜的体验咧。

  她是哪个部门的呢?她是从秘书部那层楼进入电梯,或许她会是那个部门的职员……叩!叩!

  “进来。”敲门声中断他的思绪,阎浩回过神说道。

  “副总裁——”一个女子转开门把走了进来,扯开喉咙以极细嗲的嗓音轻唤阎浩,并且绽开自以为最娇媚性感的笑容,手里捧着一叠文件,她扭腰摆臀的走到阎浩身边。

  “有什么事吗?”阎浩好整以暇的看着她,唇边是一贯的潇洒笑容。

  倘若他没记错,眼前的美女应该是秘书部之花——王明珊!

  一头长发微鬈蓬松,风情万种的披散肩际;脸上的彩妆浓淡合宜,恰如其分地凸显娇媚的五官;一袭淡绿色的连身洋装,勾勒出玲珑有致的姣好身段……

  对男人而言,这样的女人的确是个令人垂涎的尤物。然,不知怎地,此刻,那个保守羞涩的女职员似乎更加引起他的兴趣。

  “总裁要我将这份市场评估报表呈上来给您过目。”王明珊绕到阎浩身边,放下手中的文件,刻意倾斜腰身,略微露出引人遐想的白嫩乳沟,诱惑的意图相当明显。

  副总裁是最佳的男友人选,标准的黄金单身汉,公司里那些成天讨她欢心的男人不过是些烦人的苍蝇。

  像她条件这么好的女人,当然得配副总裁这样卓尔不凡的男人,说什么她也要把握接近他的机会。王明珊心里想着。

  “谢谢你,先放在桌上就可以了。”阎浩勾起淡淡笑弧.温和有礼的回应,然而,对眼前的美好春光却无动于衷。

  “是的。”王明珊更加弯低腰身,手肘斜倚在办公桌.让一片大好的春色尽曝阎浩的眼前,语气侬软更甚。“副总裁——您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请尽管开口,我很乐意的。”

  “暂时不用了。”她这么做的用意,身为情场老手的阎浩怎么可能没察觉。他欣赏艳媚性感的美女,当然也热爱美女主动大胆的投坏送抱。只不过,什么样的时间该做什么样的事,他划分的相当清楚。

  而现在,是上班时间!

  “真的不用吗?”闻言,王明珊迅即收起笑容,感到有些失望,但仍不放弃的问。

  突地,她眼尖的发现阎浩衬衫扣子脱落的痕迹,仿若逮到天大的好机会,她开口:“副总裁,您衬衫的扣子脱落啦?您快脱下来,我帮您把扣子缝好。”

  “扣子?”方才电梯里那张小脸迅速窜入他的脑海,对了.他正好可以向王明珊确认她的身分。“王秘书,我想向你问一个人,她可能是你们秘书部的职员。”

  “谁?”王明珊疑惑的问。“她留着一头黑色长发,戴着一副红色粗框大眼镜,个头娇小,全身包得密不通风。”阎浩详细说出尹槿的特征。

  “呃……”王明珊侧着头思索,秘书部有这号人物吗……啊,她想到了。“您说的那个人可能是尹槿吧!”

  那不起眼的家伙,还真像生活在朱罗纪的恐龙哩,古板至极!现在哪还有人像她一样呀,不过,倒也是有尹槿这样的绿叶,才能衬托出她这朵娇美的红花。

  奇怪,副总裁怎么会问到她呢?

  “她果然是秘书部门的人……”阎浩喃喃低语。

  “您认识她吗?”王明珊讶异的问。

  她无法想像一天说不到三句话,讲话又支支吾吾的“闭俗”女人,竟然也能认识副总裁。

  “为何这么问?”王明珊惊讶的反应,好似他认识了什么怪物一样,这令他对尹槿更加好奇。

  “她呀,怪人一个,老不爱说话,成天打扮得土里土气,真是有碍秘书部的观瞻。或许是她能力差,都进公司三年了,净做些跑腿打杂的工作,大概是没人敢对她托付重任吧。我们部门的人管她做‘阴影’,还真贴切哩!”王明珊钜细靡遗的说出自己的看法,脸上表情还多j,点不屑。

  尹槿?阴影?读音还挺像的。是因为名字的缘故而有了这个外号?抑或是别的原因呢?阎浩扬起抹兴味的笑容。

  对于王明珊略显贬抑的形容,他倒是不以为然,毕竟每个人看待人事物的观点不同。不过,他却觉得她是个可爱害羞的女人。

  说着说着,他突然想见见她呢。

  “王秘书,麻烦你帮我叫尹秘书到企划部,将焰集团与瑞升实业的合作计划带上来给我。”阎浩简单的下了个命令。

  “不用麻烦尹槿了,我立刻就去帮您拿。”她才不想再一次放过接近阎浩的机会。

  “你不是说没人敢托付重任给尹秘书,那么,这微不足道的小事交代给她便成了。”他淡淡的说,不理会她的热心。

  “可、可是……她不能离开秘书部!”为了阻止阎浩的念头,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,颇有为反对而反对的意味存在。

  阎险轻挑浓眉,疑惑的看向王明珊。“不能离开?我记得你说,她只是个‘阴影’,负责跑腿打杂,那么她只离开一会儿,应该不会影响秘书部的运作吧!还是说,她突然变重要了,又或者是我这位副总裁不能差遣她?”语气平淡,却极富威严;唇边依旧挂着笑容,却毫无笑意。

  王明珊怔愣了下,迅即噤口,要是她真触怒他,那么她就真的没机会再接近他了。思及此,她识相的退离办公室,为阎浩传达命令去。

  美丽的女人固然赏心悦目,倘若多了个“不懂得察颜观色”的元素,那可就让人不敢领教了。阎浩的心中如是想。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叩!叩!叩!

  尹槿敲门,下意识的推了下鼻梁上的粗框眼镜,手里捧着一本深蓝色的卷宗,上头还写着“瑞升实业合作计划书”九个大字,她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,等待门内人的传唤。

  此刻的她,双腿微微颤抖,心情十分紧张,她可以感觉到手中不断沁着汗水,几乎将卷宗的边缘濡湿。

  她的脑中充斥着无数的大问号。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……

  为什么副总裁会特别指定要她送文件上楼呢?

  五分钟前,王秘书怒气冲冲地走到她面前,气愤说道:“真不知道副总裁是怎么搞的,竟然指名要她这个不起眼的阴影帮他送文件。哼,他竟不要我这个大美女为他服务,却要她这个活在古代的丑八怪!你给我说,为什么?”

  为什么?!连她自己都很想知道呀!

  她一向安份地在秘书部以下的楼层收发文件,至于秘书部以上的总裁和剐总裁办公窀,自然就会有人抢着送,根本轮不到她。

  但是,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?

  难道是她收发文件出了名,有了口碑,传到副总裁的耳里,所以他就要求她送文件?

  哎,她怎么会有这个可笑的想法,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技巧,谁都做得来。

  尹槿甩了下脑袋,驱逐无稽荒谬的想法。

  那、那到底是为什么呢?

  或许对其他女同事来说,送文件到副总裁办公室是一大福音,但是,她却觉得这是一大煎熬哪!

  她不懂得和男人相处,尤其这男人掌控着她的饭碗,压力就更大了。

  嗯,放了就走!尹槿心中如此告诉自己。

  “进来。”温醇低沉的嗓音从门内传来。

  这一声,对尹槿而言,仿佛是法官在宣判罪行,令她骤地僵直了身体。低垂着头,她提起有些僵硬的脚步,慢慢地往门内移动。

  “副总裁,这是您要的文件。”尹槿流利的说,尽管只是一句简短的话,她仍是在心中默念了很多次.直至熟稔。

  将文件放在办公桌的一角,任务完成,她迅速转身,准备离开。

  “等等,先别走。”阎浩开口唤住尹槿。

  打从她一进办公室到放下文件为止,她的头都没抬起来过,视线完全集中在鞋尖,然后现在又急于想逃离办公室。

  难道他是个会吃人的怪物,送文件到他的办公室,是一件极度危险又可怕的事情?他记得方才王明珊还抢着要做咧!阎浩对她的反应感到不解,却也觉得好笑。

  “嗄?”副总裁为什么又叫住她?尹槿完全没料到他有此一举,瞬间呆愣住,旋即紧张的绞弄裙摆。“还、还有什、什么事吗?”她依然低着头.语气不自觉又结巴了起来。

  “你说话时还是不看着对方的眼睛呀?这样是很不礼貌的。”阎浩轻松的调侃道。

  咦?这句话好耳熟,好像不久之前才有人对她这么说。而且,仔细一听,副总裁的声音似乎在哪儿听过……尹槿脑袋微偏,心中思索。

  “我、我没有啊。”她否认,深深吸了口气,缓缓将头抬高,恭敬的问道:“请、请问副总裁还有什么事要、要交代吗?”

  阎浩那张笑意盎然的俊脸映人她的眼帘,霎时,尹槿惊讶的大叫一声,澄眸瞪大,葱白的手指指向他,不停的轻抖。“是、是你!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你说呢?”她那张错愕的表情,真是如他所料,有趣极了。

  “你、你、你是副总裁!?”天啊,她怎么会如此愚蠢,她早该想到了,总裁不在,当然只有副总裁会出现在专用电梯里。

  “不然你以为我是谁?是一块高级舒适的地板?”他调侃,顺势勾起尹槿方才在电梯里的回忆。

  红彩倏地窜上她白皙的脸蛋,她连忙否认。“没、没有,我、我不是故、故意把你当成地、地板,而且地、地板根本没有你的胸、胸膛舒、舒服。啊,不、不是啦!”

  哎呀,我到底在说什么?

  “我的胸膛很舒服?真多谢你的赞美。”阎浩轻挑眉,目光凝睇着满脸通红的尹槿,唇边的笑意更浓。

  她真是个容易紧张的女人,而且一紧张,似乎就会语无伦次,令他更想捉弄她哩!

  “不、不是这、这样的。”糗毙了,她真的好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喔!

  “你大概是公司里唯一一个不认得上司长相的人。”

  “对、对不起。”这个时候除了低头道歉,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“无妨。”他不会在意这种小事。或许就是因为她不认得他,那单纯直接的反应才显得可爱有趣。

  闻言,尹馑稍稍放宽了心,她嗓音低柔,怯怯的请示阎浩。“那我可以出去了吗?”

  不行。”他一口回绝,忽然站起身,一步一步的走近尹槿,明知道她害羞、保守,却仍是坏心的贴近她。“跟我共处一室,有这么令人难受吗?”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羞红的耳窝,刻意压低的嗓音,更显性感迷人。

  “不、不会。我只、只是想说,如、如果没事的话,那、那我就先出去,不、不妨碍你办公。”尹槿悄悄挪动有些僵直的身体,试图拉开与阎浩的距离。倘若不这么做,她很快就会被体内莫名的燥热给焚烧殆尽。

  无奈,只要她稍微退离一点,他便立刻缩短距离。

  “一点也不妨碍。不然,你陪我聊聊好了。”阎浩贴近尹槿,故意说道。说实在的,比起一堆烦人的公事,和她相处更令人愉快。

  聊聊?不会吧!副总裁好像“怪怪”的,有点像是电影里想要性骚扰女职员的色老板,接下来他会不会突然把门锁上,然后边侵犯她,边露出奸邪的笑容说:“你叫啊.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理你。”呢?

  越想,尹槿的心里越毛,她下意识的揪紧自己的衣服前襟,戒慎恐惧的看向阎浩。“我、我不能陪你聊天,我、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。”

  “还有事要忙啊……那只好下次再聊罗!”阎浩露出遗憾的表情;心中却觉得有趣。瞧她那模样,准是把他当成了色老板。呵,也好,这样更能增添游戏的趣味性。

  “嗯……下次、下次,那、那我先出去了。”话毕,尹槿飞也似的跑出总裁办公室。

  阎浩笑了笑.很难想像居然有女人会急着逃离他身边,如果是平常,他一定会因为男性魅力遭到忽视而火受打击,然,现往的情况不同。

  刹那间,他的心中做了个决定。

  他保证.他们俩的“下次”,不会隔太久……

山东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