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朱晴 > 《情陷冰恋》
返回书目

《情陷冰恋》

第四章

作者:朱晴

  “抱、抱歉,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办公的。”尹槿低首,跟着阎浩走进办公室里,嗓音细如蚊蚋。

  “你不是已经下班了吗?”阎浩讶异的问。他记得今天没有要她加班啊,虽然他现在有些后悔。

  “对、对啊!”尹槿点点头。她的确已经下班了,只是她并没有立刻回家去。

  方才处理完他交代的事情时,已接近傍晚时分,公司里的同事几乎都走光了。她收拾东西离开公司,却没有如往常般走到公车站牌等车。

  而是走进办公大楼旁一间精致的小餐馆,买了一份可口的小笼包后,再度踅回办公室外。

  “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?”他问道,眉宇间烦躁的皱摺已不复存在。

  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,他的心情竟有些欣喜与轻松,真是令人讶异哪!看来,她真的是他忙碌工作中最好的调剂品。

  “没、没有。”她摇头。

  镇定一点,尹槿,既然已经买了,那就拿给他呀!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拿给他就回家去。尹槿在心中为自己打气。

  “喏,这是给你的。”尹槿把购物袋提到他面前,鼓足勇气说道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阎浩没有立刻接过去,疑惑地看着眼前这袋东西,里头隐约飘散着淡淡的香味。

  “这是江山小馆最出名的小笼包,拿、拿去。”尹槿将购物袋更挪向他面前。

  她从没买东西给男人吃的经验,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哩。她的脸蛋绯红,不敢正眼直视他。

  “你特地买来给我吃的?”阎浩微扬浓眉,目光紧瞅着尹槿,语气带着惊讶。

  “嗯……平常加班的时候,都是我帮你叫便当,可是我今天没加班,没有人帮你买晚餐,所以……我想,你应该还没吃饭,喏,这个小笼包先给你填填肚子,我要回家了。”尹槿清慢细柔的声音,带了点羞怯。

  其实她大可不必管他有没有吃晚餐,下了班之后,她就不是他的秘书,不须在意自己是否有尽到秘书的责任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有点“鸡婆”,然而,没来由的,她就是担心他饿坏肚子。可是她又为什么要担心呢?尹槿单纯的脑袋也想不透。

  “谢谢你,尹秘书。”阎浩接过那袋食物的瞬间,心中泛起了不知名的情感。

  那应该称之为——感动吧!

  他身边有过那么多的女伴,从没一个女人会心思缜密的关心这些小细节。相较之下,尹槿比她们好太多了。

  “那、那你慢慢吃,我要回去了,我的家人还在等我吃晚饭。”任务达成,尹槿弯身行个礼,旋即转身,想尽快离开,却没注意到被丢置在地板上的电话。

  “哎——”她踉跄了下,重心不稳的往前扑倒。

  由于发生的太突然,阎浩一时也没反应过来,只能眼睁睁的看尹槿在他面前跌倒。“尹秘书,你没事吧?”他放下手中的购物袋,赶紧走向前,担忧问道。

  “噢——好痛喔!”尹槿轻蹙眉尖,倏地,仿佛想到什么似的,迅速蹲缩成一团,将脸埋在双膝间。

  天啊,真糗!她穿的是裙子,不知道有没有曝光?要是让副总裁看到,多丢睑啊!尹槿喃喃低语,她相信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像颗熟透的苹果。

  她那模样,让阎浩误以为她伤得不轻,心焦的弯低身子察看。“撞伤哪儿了?是不是很痛?让我瞧一瞧!”

  “我、我没事!”尹槿拼命的摇头,她骤然站起身,头顶就这么硬生生地撞上阎浩的下颚。

  “噢!”两人同时低呼蹲身,一个是抱着头猛揉,另一个是抚着下颚。

  “副、副总裁,你没事吧!我、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尹槿慌张道。她真的不知道阎浩恰巧弯低身子。

  尽管自己的头顶疼痛,她仍是急忙的想要看阎浩下颚的伤势,却不小心被自己的长裙绊住,猛然往阎浩身上撞去。看来又要跌倒了,只不过这一次有阎浩当做垫背。

  “看来我这块‘高级地板’又重出江湖了。”阎浩躺在地上,忍着下颚的痛自我调侃。

  还好地板上铺着柔软的地毯,否则他的背肯定也会遭殃。他庆幸的想。

  “啊,对不起、对不起。”上次在电梯里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趴在他身上,以为他是地板,还一副很享受的模样。可,这次她清清楚楚的知道,自己身下的人是他哪!那感觉虽然真的——很舒服,但,她如何享受得起来?

  尹槿拼命地想起身,偏偏越是想这么做,就越无法如愿。娇软的躯体不停地在阎浩的身上摩蹭,这可真是苦了阎浩。

  好歹他也是心理和生理都正常的男性,怎受得了这样的折磨?

  不过,他自认是个视觉系动物,只欣赏美艳性感尤物,而且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好,他万万没想,这个相貌平凡、衣着保守的女人竟能勾起他的“性趣”!?实在是太不可思议r。

  该不会是他整个礼拜忙着公事,没空去找他现任的尤物女伴——林艳兰所导致的?无论如何,他真的得找个时间让自己好好纾解一下!

  “别慌张,你一紧张起来,只会更手忙脚乱。”共事一个多礼拜,阎浩大致上已摸熟她的个性了。

  她做起事来一点也不含糊,既专业、工作能力又佳;然而,三不五时就会像现在这样,像个小迷糊似的。不过,也就是这样,让人觉得她格外可爱。

  阎浩伸出手,扶握她的纤臂,让她离开自己的身体,站稳脚步,然后自己再站起来。

  “副总裁,对、对不起,你还好吧?”尹槿低首,拼命的道歉。

  “没事。”只除了“那个地方”有轻微的生理反应。阎浩苦笑,深深的吸了口气,压下那股莫名而来的欲望。

  “我……”尹槿口中还想吐出歉然的话,倏地,眼睛一定,伸手所见之处为何呈现一片模糊?

  她抬首,看向阎浩。

  他的脸有点儿放大、有点儿模糊,仿佛足焦距没对准的样子。尹槿突地摸向自己的眼睛——

  “啊!我的眼镜不见了。”她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。

  眼镜!?阎浩目光瞅着她的脸,果然,那副红色粗框跟镜显然投奔自由去了。

  啧啧,没想到一副眼镜,竟让人有如此大的不同哪!阎浩的唇角扬起淡淡的弯弧。

  这副粗框眼镜足足占去她三分之一的脸蛋,少了这层阻碍,他能更仔细的打量她的面容。

  标准的鹅蛋脸型,两道细美的柳眉,澄澈的双瞳柔美似水,小巧挺直的鼻梁以及粉嫩甜美的樱唇。

  她的五官分开看,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,然,摘下眼镜后的面容,不禁令人惊异。

  并非绝美艳丽的尤物,却是清秀可人,给人一股清新舒服的感觉。

  “副总裁,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找一下眼镜?”尹槿心慌的央求道。

  眼镜肯定是和副总裁相撞时掉的,没了眼镜,她就像个“睁眼瞎子”般,什么也看不清楚,让她十分没有安全感。“你先别急。”阎浩安抚道,然后帮她找眼镜。

  没想到他只是往后退了一步,惨剧就发生了——

  啪嚓!

  “耶是什么声音?”尹槿焦急的问,心里已有个底了。

  不会刚好这么巧吧!阎浩心中暗忖。

  移开脚,低首看去,是那副红色粗框眼镜的残骸。右边的镜架已脱落,两个镜片上尽是大大小小、难以补救的裂痕。

  看来,这副眼镜得正式宣布“寿终正寝”了。

  “尹秘书,真是抱歉,我没注意到眼镜就在脚边。”这一次轮到阎浩道歉。

  他拾起眼镜,交到尹槿手上,让她近距离的看清“小红”的遗骸。

  “啊……没关系、没关系。”尹槿有些心疼地看着干中难以修复的眼镜,其实这也不能怪副总裁,一切都是她自己太不小心了。“副总裁,那我先回家了。”收起眼镜,尹槿再度向他道别。

  转过身,由于所见之处一片模糊,她战战兢兢、缓慢地移动着脚步,深怕一个不注意,自己又会跌个四脚朝天。

  见状,阎浩唤住她。“尹秘书,你近视几度?”瞧她走路小心翼翼的模样,可见她的度数似乎不浅。

  “也没有很深,大概只有八百度。”尹槿眯起眼,回头看向阎浩模糊的身影。

  八百度!?那还叫做没有很深,他怀疑她根本无法安全到家哩!阎浩轻拧眉宇,这女人很难不教人担心。

  旋即,他拿起西装外套,以及桌上的车钥匙。“走吧!”他对着她说。

  “嗄?”尹槿不解。

  “我送你回家。”阎浩简短的回答,解决她的疑虑。

  “不、不用了,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。”闻言.尹槿连忙拒绝。

  “你确定你现在这个样子,能够安全到家吗?”阎浩眯起黑眸,虽是反问,却带着不容反驳的威严。

  “呃……”副总裁说的没错啊,要真的自己回家,到最后她可能得叫妈妈到警察局领人了。

  可是,副总裁不是很忙,她怎么能麻烦他呢?

  正当尹槿还在思索时,阎浩便拉着她离开办公室。突地,阎浩停下了脚步,回身拿起地上那个购物袋。

  呵,他忘了还有这袋尹槿的爱心小笼包!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过了尖峰时间,交通已没有那么拥挤,阎浩操控着方向盘,眼神不时偷瞄着副驾驶座的尹槿。

  瞧她一会儿低下头,一会儿又往窗外看,再不然就是手指拼命绞动着衣摆,似乎很紧张的样子。

  “尹秘书,你的样子好像上了贼车似的。”阎浩揶揄着她,嘴角浮起浅浅的笑容。

  “呃……没有啊。”尹槿倏地端坐,眼睛直视前方。

  “别那么紧张,放轻松,我的开车技术应该不至于让你害怕吧!”不知怎地,尹槿容易紧张害羞的个性,总让他忍不住想逗她。

  而且,很神奇的是,方才在办公室烦躁的心情已一扫而空,他现在的心情——愉快得很!

  没一会儿工夫,阎浩突然将车子停在路边的停车格,示意尹槿下车。

  尹槿以为到家了,不疑有他,乖顺地下了车。“副总裁,谢谢你送我回家。”站在路边,她朝着车内的他鞠躬答谢。

  然。阎浩没有立刻将车开走,而是熄火下车,这举动令尹槿感到不解。

  “你家还没到。”他说。

  “咦?这里不是我家吗?”没戴眼镜,她已经看不清楚四周,更遑论现在是晚上,视线更加不清。

  是不是她刚刚把自家的地址说错了?尹槿心中思忖。“走吧!”他用遥控锁上车后,对着尹槿说。

  “副总裁,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既然这里不是她家,那副总裁到底想做什么?

  “我先带你去眼镜行。”阎浩告诉她来这儿的目的。

  “咦,为什么要带我去眼镜行?”尹槿疑惑地问道。

  “你的眼镜坏了,总得再配一副新眼镜,否则你明天怎么上班,我可不想少一个得力秘书的帮忙。”他轻点她的鼻头,宠溺的不像是上司对下属应有的行为。

  “喔,也对。”她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呢?要是真的没了眼镜,她肯定什么事都办不成了。

  “好,快点走吧。我们赶快把事情办一办,你的家人不是在等你吃晚餐吗?”话毕,阎浩突地牵起尹槿的小手。

  “副、副、副总裁,你、你、你……我、我、我的手……”他竟牵着她的手!?

  他怎么可以牵着她的手!?尹槿惊讶得舌头宛如打了结。

  在手掌肌肤接触得那一瞬问,热烫的温度由他的手渗人她的肌肤,沸腾了她的血液,血液窜流她的全身,使得她感到躁热无比。

  她从没让人握过她的手哪!尹槿羞赧地想抽回手,无奈,阎浩仍是牢牢紧握。

  “这是以防万一。你近视看不清楚路,打一又跌倒了怎么办?”阎浩说着冠冕堂皇的理由。事实上,当他握住她手的刹那,娇软柔嫩的触感,还真教他舍不得松开手。

  然,他没发现,自己从没对任何一个女伴做过同样的事哩!

  尹槿想抽回手,却不成;想反驳他的话,却又不知如何开口。最后只能任凭阎浩霸道地牵着自己的手,走进不远处的一家眼镜行。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尹槿柔顺地坐在眼镜行里,任由专业的验光师替她验闪光、量度数。

  “左眼八百度,右眼八百五十度,闪光两百五十度。好了,你下来走一走,看看会不会头晕?”验光师对她说道。

  “喔。”尹槿应了声,戴着一副测试度数的眼镜,在店里来回走着。“不会头晕,而且视线很清楚。”她拿下眼镜.还给验光师。

  “那你去挑镜框,看看喜欢哪一副,价钱不是问题。”验光师指着橱窗前排列整齐的各式镜框,亲切的说。

  “首铭,谢啦。”阎浩拍了下他的肩膀道谢。

  “学长,别说这种话,你带人来捧我的场,应该是我向你道谢才对。”陈首铭摸摸后脑勺,腼腆地笑着。

  陈首铭是阎浩大学时的学弟,同样是念企管系的,走的路却不一样。阎浩现在是国内知名焰集团的副总裁,而陈首铭将企管的行销理念运用到自家的眼镜行,他现在可是多家连锁眼镜行的老板。

  “哇,怎么这里的镜框最便宜的也要五千元?”尹槿站在橱窗前喃喃自语。

  这里的镜框每一副都好漂亮,质感也都很好,她真的都很喜欢,可是她的荷包里没那么多钱……简单来说,就是——她买不起。

  目光自动移向角落那一区的镜框,塑胶制的,应该就没那么贵了吧!她暗自猜想。

  “你选好了吗?”不知何时,阎浩已悄悄来到她身后。

  “嗯。”她点点头,顺手拿起角落那区与自己原本那副眼镜雷同的粗框镜架。偷瞄一眼,什么?!一千两百元?!

  “这副不好。”阎浩立刻否决她的选择,他朝橱窗前的这区梭巡了下,选中一副粉蓝色的无框镜架。“就这一副,很适合你。”他霸道的替尹槿作决定。

  尹槿趁机瞄了下标签。八千元?!更贵!她哪有这么多钱!“这、这副不好。”尹槿连忙说。

  “你不喜欢?”他问。

  “我很喜欢,可、可是就是不好,我、我没那么多钱。尹槿的反应老实又单纯。

  “钱的事情你不用烦恼,就当是我赔给你的。”阎浩宠溺的轻抚她的头,不让她有反驳的机会。

  他会带尹槿来这里,就没打算让她付钱。而且学弟开的这间店,眼镜大部分都是进口的高级材质,价位绝对比普通眼镜行高。

  “嗄?”她原本的那副眼镜,镜框加上镜片也不过六百元,可是,这副眼镜还没加上镜片就要八千元哩。副总裁不是商人吗?怎么会做这种不划算的事。

  “首铭,就这副。”阎浩将手中的镜架交给学弟,接着又说:“再帮她拿一副同样度数的隐形眼镜。”

  “副总裁,不是已经配好眼镜,为什么还要隐形眼镜?”尹槿轻扯他的衣摆,低声问道。

  “眼镜两天之后才会好。这两天你总得看东西吧!而且,我希望今天之后,你都戴着隐形眼镜来上班,免得你这小迷糊哪天摔跤,又不小心把眼镜摔坏。”阎浩说得理直气壮,其实,是他自己的私心作祟。

  他不希望她那张清秀可人的脸蛋,埋藏在累赘的眼镜下。

  “噢。”尹槿呐呐地回应。任由陈首铭的助理带领她到一旁聆听配戴隐形眼镜的注意事项,以及学习如何戴上隐形眼镜。

  “学长,新交的女朋友喔?”陈首铬走到阎浩身边,扬起暧昧的笑脸。“这次换口味罗。”

  他记得之前阎浩的身边都是美艳性感的女人,这倒是头一次看到穿着保守、小家碧玉型的女人哩。

  “你觉得是吗?”阎浩唇畔勾起一抹弯弧,对学弟的话不以为然。“她是我的秘书。”

  秘书!?他怎么看也觉得没那么简单。他还没看过阎浩会对一个女人那么关心、霸道,说她是秘书,谁信啊!

  呵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陈首铭嘴边浮起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  付了钱,尹槿提着一袋隐形眼镜的用品,与阎浩一同走出眼镜行。她已戴上隐形眼镜,鼻梁上少了镜框的重量,轻松多了,视线也更加清晰。只是——

  为什么阎浩还牵着她的手?

  “副、副总裁,我现在已经看得很清楚,绝对不会跌倒,你、你可以放开我的手了。”尹槿羞怯地说。她试图抽回手,仍是徒劳无功。

  “看不看得清楚和会不会跌倒是两回事。”阎浩淡淡的语调,让人察觉不出他的情绪反应。

  他自己也很明了这是一个很烂的藉口,然,不知怎地,他就是不想放开这柔嫩温暖的小手。

  阎浩的霸道,让尹槿只能任由他牵着她的手。

  “副总裁,现在又要去哪儿?”虽然她刚刚没戴眼镜看不清楚四周景物,但,她就是知道,他的车绝对不是停在这个方向。

  阎浩没说话,直接带她到离眼镜行不远的一家高级服饰店。

  “阎二少,你好久没来光顾我的店罗!”一进门,一位打扮艳丽的女人提高嗓门,满脸笑容的靠了过来。“今儿个怎么有空啦?”

  “副总裁,你要买衣服喔。”尹槿轻轻扯了下他的衣摆,小声问道。

  阎浩给尹槿一个浅笑,旋即对女人说:“美华,挑几套适合她的衣服。记住,裙子的长度不要长到足踝!”

  “嗄!?”尹槿瞪大澄眸,她今天受到的惊吓可真多哪!“副、副总裁,我没有要买衣服啊!”而且,这里的衣服一看就知道自己绝对买不起。

  “是我要买的,不过穿的人是你。”他轻扯一抹笑容。对着她说。

  “为什么!?”噢,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快要衰竭了,她还得承受多少个惊吓咧?

  “你的裙子太长了,会绊倒你自己。”这是其中一个原因,另一个原因则是,他想看她褪去那套保守衣物的模样。

  他相信,一定有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  单纯地就上司与下属来看,阎浩对尹槿做的事似乎太多了,然而,他却一点也没察觉。

  “不、不会的……”她今天会被绊倒跟长裙没有关系,全是因为她自己太不小心了。尹槿试图想反驳,却被阎浩抢先一步开口。

  “乖,跟美华去试衣服。”醇厚而富有磁性的声音,仿佛魔音般,侵袭尹槿的思考,让她只能乖顺地去试穿衣服。

  为什么她总是会傻愣愣地听从阎浩的话呢?

  为什么自从她遇到阎浩之后,脑中就充满着各种为什么呢?

山东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