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朱晴 > 《情陷冰恋》
返回书目

《情陷冰恋》

第六章

作者:朱晴

  返回家中沐浴梳洗一番,换件干净的衣物。尹槿再度踅回焰集团的办公大楼,只不过她没有进公司。而是到大楼隔壁一家气氛优雅的咖啡屋,等待与阿铃约定的时间到来。

  离约定的时间只剩五分钟,因此,她没有先点餐。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的位置等待,思绪却不受控制地飘向隔壁大楼,副总裁办公室的那个人身上。

  不晓得他和瑞升实业的那个会议开得如何?忙得过来吗?会不会手忙脚乱?尹槿不断地想着。

  心中的思绪满满的,全是阎浩,完全没察觉到与她约定的人已出现。

  “小槿,你在想什么?我来了你都没发现。”阿铃拍了下尹槿的肩膀,随后拉开她身边的空位,大刺刺的坐了下来。

  而跟在阿铃身后的男人,也在她们对面的空位迳自落坐。

  尹槿有些讶异,附在阿铃的耳边,悄声说道: “阿铃,那人是你男朋友吗?”看他跟阿铃一同进来。她应该没猜错吧!

  “我的妈啊,你胡说什么!?”阿铃敲了下尹槿的脑袋,轻斥道。“你忘了,我不是说要介绍男朋友给你认识?”

  “嗄?”她根本就忘了这回事,她以为阿铃今天约她出来,只是因为太久没和她聚聚,没想到……

  “唉,公司的男同事真现实。你以前那个模样,根本没人想出来跟你吃饭。可是,一看到你摘下眼镜.换了套衣服,变漂亮了,就一窝蜂来跟我报名。你放心,我已经帮你筛选过了,眼前这个还算不错啦!”哪个男人不是外貌协会的成员哩?不过,只要是真诚的想和小槿做朋友,她是不会计较大多的。

  闻言,尹槿偷偷瞄了对座的男子一眼,发现他对她展露友善的笑容,她迅速地又将头转了回来,对阿铃说:“不、不用了啦,我、我又不想交男朋友。”

  阿铃误以为是尹槿害羞,拍拍她的背替她打气。“你就是这么害羞,才会交不到男朋友。而且,你也不要想太多,就只是吃顿饭,交个朋友而已,不一定要选他当男朋友啦!”言下之意就是说,后面还有好几个人在排队。

  “阿铃,你明知道我不敢单独跟男人相处。”她,小声地说。

  “就是不敢,才要练习啊,要不然你以后怎么跟你老公相处。好啦,就这样,我的任务完成了,我要闪人罗!”话毕,阿铃站起身,准备离开。

  尹槿瞠大澄眸,显然受到不小的惊吓。“阿、阿铃。你、你要走喔。”眸光充满着无限的恳求。

  “你放心啦,他人很好,不会对你怎么样啦。”阿铃迅即对男人说: “阿伟,好好照顾小槿,要不然小心我扁你!”语落,阿铃如一道旋风似的,迅速离开。

  “阿铃……”未说完的话消失在空气中,阿铃已不见人影。

  没想到公司古板保守出了名的她,褪去那身装扮之后,竟有如此大的转变。男人目光集中在尹槿的身上,心里想着。

  她今天穿着粉红色的连身碎花洋装,长发柔美地流泄而下,白嫩清秀的脸蛋流露出慌张不安的神情,宛若迷失在人间的仙子般,惹人怜爱。

  ‘‘尹小姐,你好。”主动,是男人应有的礼貌。

  “我是财务部的职员,姓杨名伟,你直接叫我阿伟就可

  以了。”他自我介绍,不喜欢人家连名带姓的叫他,那样有损他男性的尊严。

  “你、你好。”尹槿轻点头,嗓音细细柔柔。

  “不如我们先点餐好了,你想吃些什么?”他绅士的将菜单递到尹槿面前。

  “你、你决定就好了。”她根本就不知道要吃什么.而且,她现在好想走喔。

  懂得以男人的意见为意见,这样的女人很好。嗯.加分。杨伟满意的点点头,随即自作王张点了两人的餐点。

  趁餐点尚未送来之际,他开口和她聊天,试图更加了解她。“尹小姐……不如我直接叫你小槿吧,不晓得你怎么到现在都没交男朋友,没有喜欢的人吗?”

  “呃……”喜欢的人!?阎浩俊美的脸庞遽然浮现在她的脑海,脸儿不争气地窜上红云。

  为什么在提到喜欢的人时,她会想到他呢?她喜欢他吗?

  她喜欢他对她的温柔、霸道,喜欢他身上那股淡淡的,让人感到舒服的味道。但,这样的“喜欢”,就是杨伟口中的“喜欢”吗?

  没谈过恋爱的尹槿,单纯的心思理不清这当中的差别。“抱歉,我问的太直接了。”杨伟歉然道,然而.满意的笑容再度浮现。

  瞧尹槿那副羞怯错愕的模样,他百分之百肯定她绝对没有被任何男人“污染”过,现在这个时代,这样的女人哪里找。嗯,再加分。

  而且,她两颊酡红的娇羞模样,好可爱哪!叮铃——

  人口处那串风铃因门被打开而响起,由于现在是用餐时间,人潮特别多,因此他们并没有分心去注意。

  只是,走进店内的男人步履逐渐接近坐在窗边的他们,甚至开了口——“尹秘书,真巧。”

  杨伟与尹槿同时转头,两人表情与反应一致。两眼瞠大,惊讶的轻呼:“副总裁?!”

  “没打扰你们用餐吧?”阎浩扬开笑,态度十分客气。

  但,不知怎地,尹槿觉得他的眸底一点儿笑意也没有。而且看着她的视线似乎还有点儿……尖锐!?这教她更加坐立难安。

  “当然没有。”杨伟连忙起身,抢着开口。

  开什么玩笑,大人物造访耶!平常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.不、不,是不可接近的副总裁,竟然站在他旁边跟他说话,他要把握机会,让副总裁对他印象深刻,或许他就升迁有望罗。

  “副总裁,您好。我是杨伟,财务部的人。”手胡乱抹了下衬衫,杨伟礼貌的伸出手。

  阳痿!?没想到有男人会如此有勇气的自曝其短哪!阎浩依然保持笑意,礼貌地与他握手。“你好,‘阳痿’。你认识‘我的’尹秘书?”他没发现自己的语气里充满强烈的占有欲。

  “是企划部的阿铃介绍认识的,她想帮小槿介绍男朋友,刚好我也没有女朋友啦!”杨伟搔搔后脑勺说道。

  介绍男朋友!?眼眸眯成一直线,阎浩紧瞅着尹槿,发现她低首不语,脸蛋还泛着诱人的嫣红。

  呋,她的娇羞是因为这个“阳痿”吗?她甚至让这个“阳痿”亲呢地喊她“小槿”?尽管表面平静无波,莫名的怒火却已在胸中熊熊燃烧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很抱歉,我得中断这场饭局,尹秘书得跟我出席一场酒会。”阎浩冷冶的道。

  顾不得杨伟与尹槿的错愕,语落,他拉起尹槿的手,走出咖啡屋。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酒会?她今天一整天都没听副总裁提起啊,是临时决定的吗?

  无论如何,她十分感激副总裁将他拉离了咖啡屋。比起和杨伟相处,她觉得跟副总裁再一起更舒服自在。

  然,话虽如此,副总裁冷肃着脸,好像在生气耶!她还不曾看过他这样的表情哩。

  车内的气氛窒闷凝重,尹槿正襟危坐地坐在副驾驶座,不时地偷偷瞄向专心开车的阎浩。

  “副总裁,请问我们现在要出席谁的酒会?”倘若去参加酒会,她穿成这样会不会失礼呢?尹槿打破沉默,怯怯的开口询问。

  然而,阎浩仍是以高速驾驶着车辆,冷凝着面孔没有任何回应。他那副模样,让尹槿也不敢再问下去,目光移向窗外。

  暮色昏黄,笼罩着大地,窗外的景色一幕幕,快速地映人眼底,车内又回到沉默凝滞的气氛。

  骤地,阎浩握紧方向盘,突然来了一个大转弯,将车子驶进无人的街道,找到空车位,技巧高超的停好车,整个动作前后不超过五秒钟。

  呼——呼——

  沉静的车内,只有尹槿惊魂未定的喘息声。

  还好政府规定乘车得系上安全带,而且她也是个遵守交通规则的好国民,否则照他这种危险驾驶,她可能会冲破车窗,投奔自由吧。尹槿庆幸的想。

  “抵达酒会现场了吗?”她问,声音依然低怯细柔。

  环视车窗外的景物,零星几栋建筑物,冷清萧瑟的街道,怎么看也不像是会举办酒会的地方。这里是哪儿呢?

  “根本就没有酒会!”那只是他不想要尹槿和那男人单独相处,顺口胡说的藉口。阎浩的嗓音冶肃,少了平常一贯的从容潇洒,显然,他胸中的那把怒火尚未熄灭。

  方才下了班,他便驱车离开公司,在经过公司旁的那间咖啡屋时,眼神不经意地瞟见玻璃窗那儿有个熟悉的身影。

  是她吗?她不是因为全身淋湿,提前回家去了,为何又会出现在公司旁的咖啡屋?疑虑的驱使下,他将车子停在路边的停车格,下车走近确认。

  果然,窗边坐着的人儿是她,而在她对座的则是一个他没见过的男人。瞧他对着尹槿殷切地笑着,而她竟然还回以娇羞的容颜……

  该死,那娇美诱人的羞颜是属于他的,那个“阳痿”凭什么!?

  “没有酒会?那副总裁为什么要跟杨……先生这样说?”思索了下,尹槿还是决定称呼他“先生”。毕竟,她跟他不过初见面。

  “你很失望吗?”她现在是埋怨他坏了她的好事?阎浩深眸微眯,冷冽语气里的浓烈酸意,让他像个妻子红杏出墙的妒夫。

  闻言,尹槿直摇头。

  不会呀,她并不会因为没有酒会而感到失望,而且,说真的,她还很庆幸没有酒会哩。那种人多的场合,以她不擅言词的个性根本无法应付。尹槿心中如是想,只不过她搞错阎浩话中的含意。

  “你不是浑身湿濡回家去了,为什么会和那个男人吃。饭?”阎浩严厉的质问,不等她开口,接着又说:“你说不小心打翻水桶,哼,说不定你根本就是故意的!你想趁早回家换套衣服,梳妆打扮一番,好赴那男人的约。是不是?你的心机可真重!”他冶嗤道。

  其实,他知道她的心思单纯,根本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,然,嫉妒仿如燎原之火,将他的理智焚烧殆尽。

  “你误会了,我真的是因为不小心弄湿衣服的。而且,今天的饭局早在三天前就和阿铃约定好了,我也是到达之后才知道,原来阿铃要帮我介绍男朋友。”尹槿被阎浩指责的莫名其妙,急忙为自己澄清。

  她不晓得他为何会发脾气,然,她也不希望他生那么大的气。

  “你是嫌我没快点帮你介绍对象,等不及了,自己赶快要朋友帮你介绍?”阎浩指的是当天在尹槿家,他答应她父母的事。

  这件事他一直没忘,只是他一想到要介绍对象给尹槿认识,他就觉得浑身不对劲。他很清楚,那是一种“不爽”的感觉,至于不爽什么,他没去追究。索性,他就将这件事给搁着了。

  “哼,也不找个好点的对象,竟找个‘阳痿’的男人!”阎浩气愤地讽刺道。

  “不是这样的,我根本没那样想,我从没想过要交男朋友。”即便她现在已是每个人认定的“适婚年龄”。

  尹槿清柔的嗓音带着慌张、焦急,内向害羞的她从没这么极力地为自己辩解,只因她真的不希望阎浩误解她是个一心只想交男朋友的轻浮女人。

  “你没那样想,都这个年纪了,却从没想过要交男朋友?”阎浩疑惑道,但,不可否认的,对于她的回答,他的心中竟有丝窃喜!

  “我真的没有。”尹槿重申一次,语调多了点坚定。

  “那你可以告诉我,你在想些什么吗?”阎浩的语调忽然放柔,眸光也柔和许多,他侧过身,伟岸的身体缓缓地靠过去,中间的排档似乎无法构成他接近她的阻碍。

  “我在想……”你。尹槿感到诧异,那个“你”字,仿若梗在喉间,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  吓,她怎么会这样想?!

  尹槿的双颊泛着诱人的嫣红,朱唇轻启,柔美的瞳眸无辜地扇眨着,阎浩再一次的情不自禁,大掌捧起她的脸,温热的唇立即覆了上去。

  他轻柔地舔吻着她的唇,然,感觉到她的僵硬,他停了下来,温柔的眸光凝睇着她。

  尹槿呆愣住,脑袋瞬间停止运作,三秒过后.她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——

  “你刚刚在亲我!?”

  “我是在‘亲’你。”他毫不扭捏的承认,而且,他喜欢那样的感觉。

  “可是,我、我不会接吻。”尹槿依然傻愣愣的说。

  被人亲了,才说这句话,似乎有点迟!阎浩唇边勾起弯弧。

  “你错了,那不叫做‘吻’。”他纠正她。

  “那什么才是?”尹槿如同遇到难题的学生般,问道。

  “这才是……”话毕,阎浩迅雷下即掩耳的攫夺她粉嫩的唇,时而轻柔、时而狂炽的吮吻她的唇瓣。她的唇柔软青涩,激起他狂肆掠夺的欲望。

  从没有过的经验,刺激得令尹槿倒抽了一口气,却也给了阎浩探入香甜檀口的机会。他的舌挑逗翻搅她软滑羞涩的小舌,极富技巧的,让她毫无招架的余地。

  灼热的呼吸与芬芳的气息彼此交流着,逐渐融合为一体,车内窒闷凝重的气氛已然消失……

  直到他满意了,才离开她香嫩的唇舌。

  唇舌与唇舌交叠缠绕的那一瞬间,尹槿感到陌生却又激动,那是一种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有些令人惧怕,却又掺杂着更多的期待。她的脑袋无法思考,只能像一具洋娃娃,无助地任他摆布。

  胸腔的空气仿佛被抽干,难受得快爆炸了。阎浩的唇离开,她立刻大口大口的补充新鲜的氧气,此时,停止运作的思考也逐渐返回她的脑袋。

  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尹槿羞赧的不敢抬头看他,小脸别向另一边,说道:“现在又不像你说的那样,‘灯光美,气氛佳’,你怎么可以……吻我?”

  气氛佳不佳,她不知道;可是天色又还没全暗,路灯根本还没点亮,怎么可能会灯光美?

  “我想吻你,就吻你!”阎浩说得理直气壮,一副不容反驳的模样。

  她说的没错,觋在确实“灯光不美,气氛不佳”,而他却一吻了她。

  事实证明,他失控了!

  “为、为什么?”尹槿单纯的脑袋只想搞清楚这件事。

  接吻,不是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吗?可是他们是上司和下属耶,他怎么可以吻她?他们之间有没有别的可能……头一次,尹槿思考到“男女朋友”的层面。

  “没有为什么!”他粗声的回应,不愿再钻研这个问题。为什么?他自己也很想知道。

  一直说要去林艳兰那儿纾解身心,却都没时间去。肯定是这个原因,才让他欲求不满的找尹槿下手。

  今天,他真的得去林艳兰那儿一趟!

  一路上,他们俩沉默不语,却各有心事。阎浩理不清自己的失控,尹槿则搞不懂阎浩吻她的原因。

  就这样,阎浩送尹槿回到家后,旋即驱车前往林艳兰的住处。叮哆、叮咯——

  门铃急促响着,门内的人却没有以同样的速度前来开门,这教阎浩更加心烦,按门铃的手也就更急。

  “谁啊?”林艳兰不耐烦的嗓音自门后传来,直到她开门,见到来人之后,表情声音瞬间丕变。 “浩——你怎么来了?快进来。”林艳兰兴奋地搂上他结实的臂膀。带领他进屋。

  阎浩的态度没特别热络,直接走到沙发椅落坐,放松地深陷柔软的沙发椅。

  “怎么那么晚才开门?”语气淡淡的,并非抱怨,只是少了平时对女伴的那股热切。

  “人家不知道你要来嘛!要是知道来的人是你,我就会立刻飞奔来开门,一刻也不耽搁。”林艳兰爱娇地黏到阎浩身上,娇瞠道。“而且,你这么久都不来看人家,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!”

  “我怎么会忘记宝贝你呢?”阎浩勾起她的下颚,如同往常一般调情。

  然而,有那么一瞬间,他却觉得有些……厌烦!?

  怎么可能,他不是一向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疲?

  “那你今天来了,我可不许你走。你得要陪我一整个晚上唷!”林艳兰以一贯的伎俩,用丰满的胸部磨蹭阎浩的手臂,十足明显的性暗示。

  她是个性需求旺盛的女人,当然不可能夜夜独守空闺,等待阎浩的临幸。在繁华台北市的夜店里,她可说是战绩辉煌。但,就是遇不到一个像阎浩般,床上功夫一流的男人,来满足她饥渴而寂寞的芳心。

  “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了?”唇边勾起邪佞的笑容,阎浩看向林艳兰,眸底闪烁着性感的诱惑。

  霎时,尹槿那张脸突然浮上脑海,淡雅清秀、脂粉末施,与眼前这张画上浓艳彩妆的脸大相迳庭,却更吸引他的注意。

  他怎么想起尹槿了?挥去脑中尹槿的影像,阎浩再度将注意力集中在林艳兰身上。

  “那还等什么?就从现在开始吧!”她贪婪的目光梭巡他的全身,然后停留在那个令她疯狂的部位,手指绕着那地方轻轻的、挑逗的转着圈,试图唤醒他欲望根源。

  “宝贝,你真心急。”阎浩不着痕迹地避开她的挑逗,不知怎地,突然对林艳兰这样的举动有些反感。

  “那当然,人家等了你三个礼拜了,你可要好好补偿人家哩!”林艳兰边说,心急地褪去身上的衣物,丰满完美的曲线尽露阎浩眼前,她旋即跨坐上他的大腿,si处磨蹭抚揉他那话儿。

  以往.她一这么做,他的欲望便立刻苏醒,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疯狂的与她欢爱。然而,今天的他,却一点反应也没有……

  吱,不可能,他对自己的性能力一向引以为傲。

  唯一能够解释他这个异常反应的原因就是,他对林艳兰一点“性”趣也没有,而导致他如此的罪魁祸首便是——尹槿。

  没错,就是她!

  他发现,不管林艳兰如何挑逗他,他的脑中依旧浮现尹槿的容颜。林艳兰卖力的诱发他的欲望,却仍比不上尹槿不经意的举动。比起林艳兰主动大胆的邀约,他更喜欢尹槿羞怯保守的模样。

  是的,不知何时开始,尹槿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,令他在意她,让他在得知她与其他男人共进晚饭时,气愤不已。

  他喜欢的类型一向是性感艳丽的尤物,从没想过自己竟栽在这个保守害羞的小女人身上。

  呵,人真的不能太铁齿!

  今天特地来找林艳兰,虽然没有纾解欲望,却让他得到不少收获哩。至少,他看清自己的内心。

  “起来。”阎浩淡淡的对着林艳兰说,大掌揪住她的手臂,将她带离自己的腿上。

  “怎么了?”林艳兰不解的问。

  她现在可是情欲高涨哩,不过,阎浩的态度怎么冷下来了?“我们就到此为止吧!”他说。

  “什么!?”闻言,林艳兰吃惊的大喊。“浩,我是不是听错了!?”三个礼拜没得到他的滋润,一见面却听到这样惊人的事!

  “你没听错,我们就到此为止!”阎浩态度平和,重申一次。

  “浩,我做错什么了吗?你不爱我了吗?”顾不得寸缕不着,她无法接受这样的“恶耗”。

  “你没做错任何事。不过,你要搞清楚一点,我从来没爱过你,何来不爱你之说。你明知道,我和你不过是场爱情游戏罢了。”他淡淡的说,嘴边扬着不以为然的笑意。

  哼,每个女人在游戏结束之前都是这副模样,他本来还以为林艳兰会识相点。

  “那你总得给我一个终止这场游戏的合理理由,否则我不接受。”

  “结束就是结束,没什么理由。大家好聚好散!”他的耐性已渐渐磨光了。

  “你找到下一个代替我的女人了?”她问。这是她想到最有可能的原因了。

  阎浩不语,他认为没必要和林艳兰说,然,在思及尹槿时,眸光仍不自觉柔和许多。

  尹槿,是无可取代的。

  他眼神中的那抹柔情,没逃过林艳兰锐利的目光,她愤恨的说:“没想到情场浪子竟然动了真情。”她恨为何让他动真情的人不是自己。

  “那不关你的事。”他冷冷的撂下话,旋即离开林艳兰的住处。

  是的.他足情场浪子,流连花丛,不谈真心。但,那是因为他还没遇到让他动真情的女人。

  他坦诚自己的内心,承认自己对尹槿动了情。单纯如白纸的她,从未尝过情爱的滋味,或许,她根本还不懂情为何物。

  无妨,他有自信,他将掳获她的芳心。

  他以为“自由”才是他的终生伴侣,此刻他得推翻这个论点。

  没想到他竟也会有心甘情愿被女人绑住的一天。呵,看来他是自打嘴巴,在爱情游戏里迷失了方向罗。

  老哥,你等着吧,我也将步入你的后尘了……

山东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