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朱晴 > 《情陷冰恋》
返回书目

《情陷冰恋》

第七章

作者:朱晴

  “久早逢甘霖,他乡遇故知,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。”此四者,乃人生四大乐事也。

  不过,他觉得还要再加上一项。

  再过一天,就是老哥与小嫂子度假归国的日子,换句话说,明天过后,他就能够度假去罗!这教他怎能不快乐呢?阎浩兀自坐在办公椅上,眉开眼笑。

  滴铃铃——滴铃铃——

  “喂,有事快说。”从来电显示,阎烈已知道对方的身分,他口气不佳地应了声。任何人,包括他最亲的弟弟,只要打扰到他与心爱女友度假的时间,他绝不假以辞色。

  “老哥,明天就一个月罗!”阎浩的笑容里有种解脱的感觉。“我知道,不需要你来提醒。”他冷冷的回应。“说,你打这通电话,目的绝非如此简单。”

  “果然是我的亲哥哥,这么了解我。”阎浩此时心情愉快,根本不在乎阎烈的态度有多恶劣。

  “别在那儿要嘴皮,浪费我的时间。”阎烈语气森冷。

  “老哥,我是来跟你要回我失去的假期。”他终于说出目的。“假期!?你忘了我说过的话。除非你觅得真爱,否则你这辈子别想有休假。”阎烈希望他这个玩世不恭的弟弟能够定下来。

  “我知道,所以我才来跟你要回我的假期。你放心,我不会那么狠心,要求无限期的休假,就一个月吧!”他已计划好要如何运用这次的假期罗!

  “敢情你是觅得真爱?”阎烈挑眉质疑,随即开口:“别拿你身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滥竿充数,欺骗我。”

  “那些女人?哼,我才没那么肤浅。”他的小槿,跟那些女人不一样。

  “好。就一个月的假期,明天正式生效。至于你所谓的真爱,我拭目以待。最好别耍我!”语落,阎烈收了线。

  “谁无聊到要去耍你!”阎浩对着话筒低喃。

  叩叩——敲门声响后,尹槿随即走进来。

  “副总裁,度假村的评估与规画已经完成,这一份文件是承包商送来的工程计划表,请你过目。”尹槿尽责恭敬地说。

  那天他亲吻她后,日子并没有太大的改变,他依然是她的上司,吩咐一堆她应该做的事,只是比先前多了点笑容,而那笑容仿佛更亲切,而且似乎蕴藏着别的涵意。

  至于她,仍旧是他的秘书,尽责地做着她该做的事。

  他似乎一点儿也没把那天的吻放在心上,那她是不是也要装作没这回事?

  只不过,她三不五时还是会去思考他与她之间的关系。究竟是上司与下属,抑或是男朋友与女朋友?

  唉,想来想去,她犹然想不透,毕竟她二十五年的生活里,从来没遇过这样的事。而这件事,她也不敢跟她最要好的朋友——阿铃倾诉。

  她怎么能拿这点小事去烦阿铃呢?阿铃可是任职于全公司最忙的企划部耶。

  “尹秘书,谢谢你。”阎浩撇唇浅笑,没再说话。 

  今天,就让他再对她“稍微”没有情绪起伏一天,明天。他发誓,他要给她一个大惊喜!

  “咦?尹秘书,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?”她驻足下移,粉唇宛如想说什么,却又不敢开口的模样,阎浩见状,立刻开口询问。

  “唔……有、有一件事要跟你说。”尹槿嗫嚅,思索着该如何开口。“是、是这样的,你、你那天下是借、借我一件西装外套。” 

  “噢,是有这么回事。”她不提,他都忘了这件事了。

  “西装被我湿答答的衣服弄湿了,所、所以我就拿去洗了。”尹槿螓首低垂,小手不停翻绕。“可、可是西装晒干后就……缩水了。”她越说越小声。

  “嗄!?”干洗也会缩水吗?阎浩有些诧异。

  尹槿急忙抢着说: “对、对不起,我现在才知道,原来西装不能用水洗。我、我以前又没跟别人借过西装穿,对、对不起……”她拼命地颔首认错。

  所幸,他终于出现了。一见到他,很神奇的,担忧的情绪一扫而空,心中也踏实了许多。

  “有些事担搁了。”阎浩轻描淡写的带过。他心中有一个大计划,而他现在正要把这项计划付诸实行。“尹秘书,总裁临时决定派我到马来西亚考察一个月。等会儿就得出发。”他严肃说道。

  “真、真的吗?”尹槿讶异道。他要去一个月!?那她有整整一个月不能见到他罗。她的心中顿时有些怅然若失。

  唉,她到底在怅然若失什么呢?她的上司不在,照理说她的工作量就会少了许多。“钱多,事少”的工作,不是一向令人欣羡吗?

  可是,她就是不想见不到他呀。她到底是怎么了?尹槿美睫低垂,轻轻吁了口气。

  阎浩没忽略她的反应,她的表情已泄露了她的想法,这让他感到开心。不过,他暂且不动声色,接下来要说的话,绝对不会让她失望。“嗯,那走吧。”

  “哦,再见,祝你一路顺风。”尹槿抿着唇,口气有些低落。显然,她还没听出他话中的意思。

  ”傻瓜,上司出差,秘书哪有不一起去的道理?”阎浩宠溺的轻敲她的头。

  “你、你是说我、我也要跟你一起去马、马来西亚?”今天是愚人节吗?尹槿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。

  柔美似水的翦瞳因惊讶而扇眨着,粉嫩的樱桃小口微张,阎浩倏地有股冲动想要俯身品尝,不过,终究还是忍了下来。

  “咳。”他清清喉咙,克制自己的欲望,然后说道: “把你的小嘴合起来,别太惊讶,我们马上得出发,否则赶不上待会儿的飞机。”

  “可、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准备?”而且出国的准备事项不是很繁杂吗,怎么可能说出国就出国?他是不是在耍她?“我都准备好了,别担心,你只要人到了便可。”

  早在一个礼拜前,他认清自己的心情后,便开始着手进行这项计划。

  他以最快的速度,将护照、机票以及住宿饭店等这些相关事宜办妥,当然,还得感谢尹父尹母大力的支持与帮忙。方才他晚进公司,就是因为趁尹槿上班后,绕到她家去拿她的行李。

  先前他私底下联络尹父尹母,告知他们他想带尹槿到马来西亚度假。他没有把话讲得太明白,只说是单纯地慰劳尹槿这位秘书工作的辛劳,不过,他不希望让尹槿本人知道。

  谁知,尹父尹母竟然没有继续追问,反而欣然同意。甚至还要他帮尹槿多加注意对象,看能不能在国外来段艳遇,然后带着他们的女婿回国。要不然嫁给当地的富商也可以……

  噢,老天——他差点没被这对有趣的夫妇给打败。这倒是他头一次遇到这样焦急地想把女儿推销出去的父母哩!尹槿没他们夫妇想得那么糟吧!她只不过害羞了点,保守了点,但是单纯又可爱。

  不过,他还希望尹槿没人要咧,因为他——要定她了!闲杂人等,一律休想接近。

  只要他掳获佳人芳心,他绝对会如尹父尹母所愿,让尹槿带一个女婿回来给他们的……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马来西亚·吉隆坡·雪邦国际机场

  尹槿独自一人站在角落,等待阎浩办理人境手续。由始至终,她都感到丈二金刚,摸不着头绪。

  早上他说临时决定要出差一个月,她还觉得怅然所失,结果三个小时后,她却已身在马来西亚的国土上。

  一切真是莫名其妙!这正是尹槿现在的心情写照。

  莫名其妙丢下公司的工作,任由他带领她来到马来西亚出差;收在家里的护照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他手上。甚至还有一大箱全是装着她的衣物用品的大行李箱。

  他怎么会有这些属于她私人的东西?而且,他不是说这是临时决定的吗,但,她却觉得这一切早就计划好似的。 “手续办好了,我们走吧!”阎浩提着两人的行李,配合尹槿的脚步,缓缓地走到机场大厅。

  尽管心中充盈着一堆疑问,尹槿仍是顺从的跟在他身后。 “阎先生,你们来啦!”一位皮肤黝黑的年轻男子,见到从机场大厅走出的阎浩,热切地挥着手。

  “朗奴度,很高兴又见到你了。”阎浩愉快的跟他打着招呼。

  这名唤做“朗奴度”的年轻男子,原本是吉隆坡当地靠着帮观光客提行李,打零工赚取生活费的小弟,在偶然一次机会,他遇见了阎浩。

  阎浩见他积极进取,又精通多种语言,便将他介绍给马来西亚最大的旅行社当导游。而当他来到马来西亚时,朗奴度也就成了他的专属地陪。

  “我的车子就停在外面,我带你们过去。”朗奴度勤快地接过阎浩手中的行李箱,带领他们走出机场大门。

  “副总裁,那个人是谁?”尹槿扯了下阎浩的衣袖,轻声问他。

  “他叫作朗奴度,是我在马来西亚朋友。”阎浩从未与朗奴度清楚的划分阶级。“噢。”尹槿点点头,心中思忖。

  妈妈说的对,副总裁这种大企业家果然人面比较广.连马来西亚都有他的朋友耶。可是,副总裁不是来出差的吗?为什么不是公司派人来接他呢?

  尹槿带着疑惑跟他上车,然,她没有忘了自己应尽的责任,旋即从随身携带的小包包拿出笔记本和原子笔,以专业秘书的身分询问她的上司。“副总裁,请问你接下来的行程是什么?”头一次跟着上司到海外出差,她的心情显得有些紧张,深怕表现不好会丢公司的脸。

  “才刚下飞机,别那么紧绷,放轻松点。”阎浩舒适地坐在后座,示意尹槿收起手中的东西,然后又对朗奴度说:“先到吉隆坡市区吧!”

  “是的。”收到命令,朗奴度立刻发动引擎离开雪邦国际机场。约莫三十分钟过后,他们已抵达吉隆坡市区。

  尹槿好奇的视线不断地看向窗外,吉隆坡的市区跟台北市区没什么两样,同样都是高楼耸立,交通繁忙。

  倏地,她的双眸张大,兴奋地指着窗外的景色大叫:“是双子星塔耶!”“你知道这个地方?”他看过她的护照,到现在还没有出国的纪录呢。

  “嗯,因为史恩康纳莱和凯萨琳丽塔琼斯主演的‘将计就计’,就是在这里拍的。”尹槿解释。

  当初她看电影的时候,就觉得这两栋大楼既雄伟又壮观,没想到她也能亲自到这来,近距离的观看,这怎能教她不感到兴奋呢?

  阎浩眸光柔和的看着尹槿,谁是史什么、凯什么的,还有什么将计就计,都不重要。重点是,他发现他非常喜欢看到尹槿的笑容。

  他带尹槿来度假的这项决定,果然没错。

  朗奴度从照后镜看到阎浩的温柔眼神,有点儿被吓到了。他不是第一次见阎浩带女人来,而阎浩对身边女人的态度以一向很体贴,然,阎浩眸中的那抹柔情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哩!阎浩对这个女人的重视一定不同于以往其他的女人。朗奴度收回目光,会心一笑。

  “朗奴度,我们先去吃个饭吧!待会儿还有别的行程。”阎浩转头询问依然看着窗外的尹槿。“你想吃什么?”

  “哇!麦当劳——”尹槿再一次兴奋的大叫,她头一次在国外看到麦当劳叔叔耶!

  “你想吃麦当劳吗?”这答案真是教阎浩吃惊,他以为麦当劳那玩意儿只有小孩子会喜欢。

  “呃……没有、没有,你决定就好了。”意识到自己回答了什么样的蠢答案,尹槿尴尬的红了脸。

  谁那么无聊,特地搭飞机跑到马来西亚吃麦当劳咧?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吃饱喝足,尹槿站在餐厅门外等着阎浩。

  马来西亚与台湾的餐点比较起来没什么太大的差别,唯一让她比较不习惯的地方就是,马来西亚的米比较长,而且吃起来的口感也不太一样。说到底,她还是比较喜欢台湾的米饭。

  “在想什么?”阎浩付完帐,从餐厅里走出来,大掌温柔地抚上尹槿的脑袋,动作相当的自然。

  而尹槿似乎也习惯了他这样的举动,不若一开始那样,每每因为他掌心的温热传人她脑中,使她晕眩又脸红。“没有啊!”她漾开淡淡的微笑。

  此刻,朗奴度的车子开过来,他们俩上了车。阎浩没开口,朗奴度宛如知道他们的行程似的,迳自开着车。

  是不是只有她这个秘书不知道上司要做什么呢?她问道:“副总裁,我们现在又要去哪儿?”

  “去刁曼岛。”阎浩回答。刁曼岛位于马来半岛东南海岸六十公里处,由六十座小的火山岛组成。

  “对啊,那可是我们国家最美丽的小岛,它还被列为世界十大最美丽的岛屿之一呢。”朗奴度骄傲的说。“而且,在当地还有一个流传久远的神话传说喔!”

  “真的吗?”尹槿好奇的想再继续听下去。

  “很久很久以前,龙王的三公主因为逃婚而横越中国南海,结果在她经过此处的时候,被这里迷人的景色所吸引,因此中断了她原本的行程,而后她便幻化成这座刁曼岛。岛上的山峰就是她的身躯,而山峰周围的云彩便是她吐出来的气息。”

  “哇——好梦幻喔,我想,那里的景色一定很美。”尹槿完全陶醉在朗奴度口中的神话故事,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到岛上去看呢!

  然而,她没察觉到,阎浩的脸色越来越差。

  “你不觉得你话太多了!专心开车!”阎浩朝着朗奴度进射出森冷的眸光,语气仿佛降到冰点以下般冷冽。他十分、非常、极度的不喜欢尹槿的注意力集中在他以外的事情,尤其她竟然在他面前热切的与其他男人聊天!

  “阎先生,真是抱歉。你放心,我会专心开车的。我朗奴度什么都不认识。就是最识相。”看到阎浩脸色这么差,他哪敢再度触怒龙颜。朗奴度迅即噤口,眼睛直视前方路况。

  “副总裁,你……在生气吗?”尹槿小心翼翼的问。他刚才不是还好好的,然而此刻的脸,却像臭水沟一样的臭?仿佛四川戏剧的变脸一样,速度好快喔!

  “对,我在生气!”阎浩面对着尹槿,没有刻意隐瞒,他要让尹槿知道他此刻的心情。

  “为什么要生气?”没有理由啊!从吃饱饭到现在,他们一直待在车上,什么事也没发生呀?

  “我吃醋!”他坦诚。没错,他就是在吃醋。

  “那你又为什么要吃醋?”尹槿不厌其烦的继续问道。刚才吃饭的时候没有吃到醋,而且车子上也没有醋。那副总裁吃的醋,是从哪里来的?

  “因为你!”阎浩快被她打败了,她怎么能有那么多问题咧?“可是我也没有醋可以给你吃呀?”她觉得平时一向英明睿智的副总裁,今天说话为什么那么奇怪。

  “噢……算了!”天啊,他到底喜欢上什么样的女人!她怎么能“迟顿”到这种程度!此刻的阎浩真想仰天长啸,发泄心中的郁闷。

山东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