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朱晴 > 《情陷冰恋》
返回书目

《情陷冰恋》

第十章

作者:朱晴

  走进无人的休息室中,阎浩拿了张椅子到她面前。“你先坐着休息一下,我去找教堂里的医护人员帮你看一下伤势。”

  当他转身之际,骤然被一股不算小的力量推了一把,他跌坐在椅子上,尚未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时,他的手脚已被扣在木椅上。

  “林艳兰,你这是在干什么!?你的小腿?”阎浩错愕地看着她,手脚用力的扯动,可惜,束缚他的,是没有钥匙便打不开的手铐。

  “我的小腿一点事也没有,那是我骗你的。浩,你依然对我那么温柔。”方才她假装受伤时,得到他温柔的对待,她几乎冲动的想偎进令她眷恋的胸膛。

  “你跟在我身边也有一段时间,应该很清楚,我最痛恨被人欺骗。”阎浩忿然说道。

  “我当然清楚,但,如果我不这么做,又怎么能再一次与你亲密接触呢?我做的这一切,都是为了你啊!”林艳兰走到门边,轻掩门扉,留下一丝空隙,旋即跨坐上阎浩的大腿。

  接着,她绝对要让即将来临的尹槿看场好戏,让她知道谁才是最适合阎浩的女人。

  “你以为这么做,我就会感动?”他冷冷的问。

  “不试试怎么知道?浩,你放心,我会用身体让你回忆起我俩欢乐的时光。到时,你就会发现,我才是最适合你的女人。”

  林艳兰大胆地扯下低胸礼服,白嫩的胸乳霎时进出了紧致贴身的衣服,自由的晃动着。她撩高裙摆,裙底下无任何遮蔽,赤裸裸的柔软隔着西装裤磨蹭着他的欲望根源。

  “啊……”粗糙的磨擦,使得她的si处更加敏感,她捺下下体内那股愉悦的快感,忍不住逸出欢愉的申吟,手指也饥渴地抚揉自己的ru房。

  “你最好先放开我!”阎浩冷沉的命令道。

  “不行,我要挑起你的欲望,也要你浇熄我满腹的欲火,我要证明我俩的确是天衣无缝的性爱搭档。”她娇喘着,继续磨蹭的动作。

  “你不放开我,我又怎么能满足你呢?”阎浩的语调突然放柔,眼眸温柔地注视林艳兰。

  即便她的触碰勾引让他觉得恶心厌恶,他仍是忍了下来。他知道若是他依然态度强硬,她绝对不会松开他。因此他得用点小技巧,才能顺利挣脱这手铐的箝制。

  “你说什么!?”林艳兰停下动作,她的方法奏效了吗?

  “宝贝,你不是最爱我用手指取悦你淫湿的花x吗?我的手被绑住了,怎么满足你呢?还有我的双脚行动不自由,那就更没办法猛力的冲刺,让你爽快得欲仙欲死!”阎浩故意说着yinhui不堪的话语,企图让欲望占据林艳兰的理智。

  “浩,你愿意回到我身边了?”她不可置信的问。

  “那当然,只有你放荡的叫床,高超的技巧才能满足我的需求。我承认,你绝对是我最佳的性爱搭当。”恶,他快吐了!

  小槿,请原谅我,我这么做也定有万般不得已哪!

  “那尹槿呢?”林艳兰发现尹槿已经来到门外,趁这个机会,她要让尹槿对阎浩完全死心。

  “你忘了,我怎么可能动真情呢?她不过是我闲来无事,找来排遗无聊的小玩意儿,比起保守害羞的女人,我更爱你这种性感尤物。若真的要付出真心,我当然得找你罗,这样我的生活才不会充斥着无趣。你说呢,宝贝?”话毕,他在她的颈动脉轻吻了下,惹来她咯咯作笑。

  “你发誓。”林艳兰乘胜追击,她已经看见尹槿的小脸瞬间刷白。真爽快!

  “我说的话假得了吗?宝贝,快放开我,你已经将我撩拨的欲火焚身了。”阎浩要求道。

  “要我放开你也可以,不过你得无用唇取悦我。只要我一满足,我立刻就会解开你的手铐,让你恣意地进出我的身体。”林艳兰娇嗲地说。

  “宝贝,你可真顽皮。”阎浩耐着性子诱哄林艳兰。只差一步就能脱离行动不便的窘况,他不想功败垂成。思及此,他忍着厌恶感,大口地含弄她白嫩ru房的顶端,极尽挑逗地吸吮挑弄。

  林艳兰更加欢愉,yin荡地摆动自己的腰臀,狂乱地抚摸自己的肌肤,直至她体内的欲望即将爆炸,她迅速地解开他手上与脚上的手铐。

  “浩,快用你巨大的宝贝满足我,在尹槿面前疯狂地爱我,让她知道我们俩有多契合。”林艳兰狂乱地淫叫。

  手脚重获自由的阎浩,骤然推开情欲高涨、衣衫不整的林艳兰,却也被她口中提到的“尹槿”,震慑地动弹不得。

  他迅速地转过身,透过微敞的门缝,他看到了那张挚爱的小脸。“小槿,你什么时候来的!?”阎浩震惊万分。

  “我破坏了你的好事吗?”尹槿惨白着脸,语调飘忽脆弱。她是那么的相信他,甚至因为王明珊毁谤他,而感到气愤,原来王明珊说得没错,错的人是她哪!

  她错在坚定下移的相信他,而且,错得离谱……

  “小槿,不是你看到的那样!”阎浩焦急地欲解释。

  为什么在情况最糟糕的时候被她撞见呢?阎浩觉得他真的是有理也说不清了。

  “对不起,我不打扰你们……”晶莹的泪珠在眶底打转,尹槿轻咬唇瓣,趁泪水滑落前的那一瞬间,她迅速地转身,奔离这令她难堪的地方。

  “小槿。”阎浩慌张的大喊,却唤不住亟欲离开的尹槿。

  他会去追她的,去向她说明一切,不过在那之前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得做。

  “我想,这是你们两个干的好事吧!”阎浩恶狠狠地瞪视着林艳兰与王明珊。那狠样,是她们俩从没见过的,令她们不寒而栗,浑身瑟缩。

  情欲高涨的林艳兰顿时冷却了下来,迅速整理凌乱的衣物,而王明珊方才因他们ji qing的场面而迷蒙了的眼神,瞬间化作胆颤心惊的眸光。

  此时此刻,她们两个心中的想法,如出一辙。她们怎么会因为“嫉妒”,而愚蠢地在太岁爷头上动土?

  她们……后、悔、了!

  “林艳兰,亏你还跟着我一段时间,竟然还会做出这么无知的举动,从今天开始,你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!”阎浩暴怒的斥骂林艳兰,然后瞪视着另一个女人。“你以为你上次拿水桶泼小槿的事没人知道吗?小槿什么也没说,我也懒得跟你计较,而你这次却更过分!王明珊,你也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!”

  话毕,阎浩气愤地离开休息室。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幸福来得慢,却也来得很快,让她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就如同文艺爱情片里的对白一样,幸福来得太快,快得令人有些恐惧……

  在马来西亚的时候,她曾经对他说过这些话,然而他坚定的爱,消弭了她心中的害怕,让她安心地回应他的爱,心甘情愿地付出全部。

  为什么在她觉得最幸福的时候,却让她感受到那股不真实的感觉?尹槿独自在没人的树下,泪水缓缓地流下。

  而阎浩在教堂内外,发了狂似的寻找尹槿的踪影,最后.他终于在距离会场不远、较没有人烟的大树下,发现嘤嘤哭泣的她。

  “小槿。”他轻唤她的名。

  尹槿没有回头,她开口,语气中尽是浓浓的哭意。“你办完事了吗?”毕竟他没有立刻追出来不是吗?

  “事情根本不是你想得那样!”阎浩急切的想解释。

  “可.那是我亲眼见到的。”尹槿伤心的控诉。

  “亲眼见到的不一定是事实,好吗?”他相信在那样的情况下,真的很难让人相信他是清白的。

  “那什么才是事实?她都近乎全裸的坐在你身上了,你甚至还含住她的……”她不想再想起那一幕,那令她的心……好痛、好痛。胸口的氧气仿佛瞬间被抽光似的,窒闷地让她难以呼吸。

  “我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她用手铐铐住,她便坐到我腿上想挑逗我,这种情况你教我怎么办?我如果不那样做,她怎么可能愿意帮我打开手铐?我对她完全没有任何情感,没有任何反应,我只觉得厌恶,那只是我脱困的一种手段。”他从不扁女人,此刻却气愤的有股想痛扁林艳兰一顿的冲动。

  “她那么美,那么性感,而且身材又好,你怎么可能对她没有反应。”尹槿幽幽的说。

  倘若她是男人,她也一定会爱上这样的美女。

  “我承认自己不是柳下惠,无法完全做到坐怀不乱。可是,那是在遇到你之前的事。遇到你之后,我的心中就只有你一个人,对别的女人一点‘性’趣也没有,说明白一点就是不举、阳痿、性无能,因为我只对你一个人有反应!”阎浩紧紧的搂住她,让她的下半身紧贴着他,不留一丝空隙。“你瞧,一碰到你,‘它’便慢慢苏醒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她的脸儿羞红,却仍是静默不语。她低垂螓首,轻轻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  “还有,请你仔细想一想,会有这么刚好的事情吗?林艳兰在对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为什么不关着门?为什么王明珊会那么巧合的带你过来?”阎浩耐心的分析给尹槿听。

  沉默片刻,尹槿缓缓开口:“浩,我真的好想相信你,可是我没办法对刚才的事情装作不在乎,你了解吗?或许那件事确实是她们俩联手设计的,但,我却无法忘记见到你和她……那瞬间的震撼。我的耳边甚至不断地萦绕着你与她的对话……我的心好乱、好乱喔,对这份幸福有种不真实的感觉……”她鼓起勇气,将心中的想法告诉阎浩。

  “小槿,对我的爱有信心点,也对你自己的爱多点信心。相信自己,你绝对没有爱错人!”阎浩捧着她的脸,瞬也不瞬地凝睇着她,盼望她能看见他眼底深处的真诚。

  “请你让我冷静一下!”

  尹槿轻轻地别过脸,回避他真挚的眸光。她只是淡淡的说出自己心中的希望!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冷静一下!一冷静就是一个礼拜。

  她不准他去找她,因为她要冷静;她不准打电话给她,因为她要冷静。

  冷静,冷静,需要那么久的时间吗?他已经整整一个礼拜没见到尹槿,没听见她的声音,他简直就快疯了。

  以往的周末他都是和她一起度过的,惬意而舒服,然,这个周末,他形单影只的侍在家中,有女朋友的单身男子已经够可怜了,他却还得看到老哥与小嫂子卿卿我我的甜蜜画面。

  瞧,他们现在正无视于他,在客厅上演起亲密镜头。

  “你们够了没?要亲热下会回房间!”阎浩的口气非常、非常的暴躁。

  “你不会去找你的小槿恩爱一番?我还嫌你待在家里面碍眼哩!”阎烈冷冷的说,他的热情只给纪心昀一人。

  “她要是愿意见我,我还会待在这里吗?哼!”他现在火气很大,不介意找人吵架。

  “天作孽,犹可违。而你这样叫做‘自作孽,不可活’。这就是你老爱流连花丛的下场,惹到烂桃花,害得‘真爱’不理你了。”阎烈幸灾乐祸的说。

  “可恶,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!”他现在的心情已经够烦了!阎浩烦闷地拨了下垂落前额的头发。

  “你们两兄弟别吵架,冷静一点!”纪心昀微笑,充当和事佬。

  “别跟我提‘冷静’,一提到这两个字我就心烦。”阎浩粗哑低嚷,又惹来阎烈的不满。

  “你心情不好,别找心昀出气!”他警告阎浩。

  “烈,别生气,我一点都不在意。”纪心昀偎在阎烈身边,抚摸他的胸膛,缓和他的脾气。“阿浩这样是好现象啊.恋爱中的男人哪一个不是这样?而且这是阿浩初次谈恋爱耶,你要多鼓励他。”

  “小嫂子,别讲得我好像情窦初开,没谈过恋爱,我好歹也身经百战。”阎浩不满的抗议。曾经在他身边的女人,多的排到太平洋去了哩!

  “哼,身经百战,用的都是‘下半身’在战,也没见你用过脑子谈恋爱。”阎烈冷嗤。

  “你哥的意思是,你从没付出真心,又怎么能说是恋爱呢?而小槿是你第一个用真心对待的人,这还不叫‘初恋’吗?”纪心昀赶快接在阎烈后头解释,免得他们兄弟俩又吵起来了。

  “说得也有道理。咦,怎么讨论到这儿去了?烦死了,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心爱的小槿?”他快被思念给淹没了。

  “别像个白痴似的鬼吼鬼叫,想见她不会去见啊!”阎烈朝他丢了一记白眼。

  “她不准我去找她,也不准我打电话给她。唉,都一个礼拜了,她到底在不在乎我?”他的心中也开始有对幸福不真实的感觉了。

  “你都二十九岁的人了,结果恋爱心智还停留在幼稚园。她不准你去,你就真的不去。笨!”阎烈嗤之以鼻。

  “通常女孩子比较希望男孩子主动去找她。”纪心昀分析着女性的想法。 “如果,你真的想知道她是否在乎你,就用那一招吧!”纪心昀和阎烈对望一眼,露出会心一笑。

  “哪一招?哎,不管了。老哥说的对,我干嘛那么乖的待在家里,独自一人尝尽相思的苦果。”

  话毕,阎浩像个毛躁的小伙子,一溜烟儿的消失在门的那一侧。

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         www.shangxueji.com

  尹槿冷静了一个礼拜,终于理出了头绪。一个礼拜不通电话、不见面,让她更加确定阎浩在她心目中的地位——

  她不能没有他!关于这点,她非常肯定。

  至于阎烈与纪心昀婚礼那天发生的事,经过一个礼拜,心情沉淀了,也就不这么在意了。毕竟,反覆思考过阎浩分析的话,那天的情况真的巧合得太诡异了。

  忆起在公司厕所,她被王明珊讥讽又泼水的事,她就早该猜想到,王明珊爱阎浩,至于林艳兰原本是阎浩的女伴,她爱阎浩自然不在话下。

  她们两人都爱阎浩,而阎浩却将所有的心思爱恋给了她,也难怪她们会嫉妒,嫉妒她能拥有自阎浩身上得来的幸福。

  幸福的不真实感,源自于那一瞬间,她对阎浩的爱没了信心。她真是该打哪,竟然轻易地就受到别人的挑拨,而动摇了他们俩坚定的爱情。

  一个礼拜没见到他,也没听到他的声音,她还真想他呢!尹槿的唇边漾着淡淡的甜美微笑。

  “小槿,这个礼拜怎么都没见到副总裁女婿来家里作客?”正在准备晚餐的尹母问道。

  “是不是副总裁女婿不满意你,所以打算取消订单?”正在看报纸的尹父担心的问,随即又补了一句。“小槿,你要是不能嫁掉,爸爸是会很伤心的,要是不能嫁人豪门,爸爸就会非常伤心喔!”

  “唉……”尹槿轻吁了口气,无奈地笑着。倏地,电话响_『,坐在一旁的尹槿顺手接起电话:“喂,请问找哪位?”

  初接听电话的尹槿心情是愉快的,渐渐地表情有些凝重,然后转变为慌张。突地,她丢下话筒,不理会错愕的尹父,朝门外冲了出去。

  阎浩出车祸受重伤!?她不相信。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?尹槿焦急地想着,脚步越来越快。

  心系阎浩的她,没发现对面来j,辆熟悉的积架房车。就差在那么一点点,出车祸的人险些变成她。

  “小槿,你没事吧?”阎浩下车。路灯还没全亮,狭窄的巷道显得有些昏暗,还好他刚刚有注意到尹槿,紧急煞车,否则他就成了误杀心爱女人的凶手了,那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。“你怎么走那么急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问。

  尹槿怔愣了下,忽地,她紧紧抱住阎浩,说道:“还好你没事!”

  他坐在车上,当然没事呀,差点有事的人.应该是她吧!阎浩目前完全搞不清楚状况。

  五分钟过后,阎浩将车子停放路边,与尹槿一同来到里长办公室前的小公园,他们俩寻找一处幽静的角落,在石椅上坐了下来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,为什么那么紧张?”阎浩轻轻拨弄散乱在她额前的发丝,一个礼拜不见,他真的好想她。

  “心昀刚才打电话来,她说你出了车祸。我还以为你……”还好没事,阎浩依然完好如初的出现在她面前。

  “原来她说的就是这一招啊!”阎浩噙着笑意,喃喃低语。“哪一招?”尹槿疑惑的问。

  “就是骗你我出车祸受重伤,试探你的真心。”阎浩下意识地说出来,没察觉到尹槿迅速变脸。

  “你骗我?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?”她对阎浩怒斥,小手还拼命捶打他。可恶,她刚刚是真的真的很怕失去他耶。

  “是心昀和我老哥出的主意,我完全不知道啊!”他说的是实话哪。

  “都一样啦,你被车撞死算了,我不想理你了。”温和的尹槿难得板起脸孔,说出这么‘恶毒’的话。

  “你真的不想理我,也不管我会不会被车撞被车撞死?”阎浩故作可怜貌,见尹槿撇头不理他,他突然站起身,欲离开小公园。

  “你要去哪里?”尹槿见状,焦急地问。

  “既然你已经不打算理我,那我干脆去让车给撞死算了。”阎浩刻意说得非常绝望。

  当然,他立刻收到效果。“不行,你不能让车撞死,我怕失去你。”尹槿死命地紧抱着阎浩,不让他再前进一步。

  “傻瓜.我也舍不得丢下你,离开这个有你的世界。”阎浩坐在石椅上,让尹槿坐在她的腿上,温柔缝绻地包围着她。

  “浩……”小睑眷恋地贴在他的胸口,聆听他规律的脉动,轻轻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说对不起?”阎浩紧搂着她,鼻间汲取她清新淡雅的发香。

  “你说的对,我应该对你的爱多点信心,也对自己的爱多点信心。那天,就是因为我迟疑了,所以才会对这份幸福产生不真实的感觉。我真的很不应该,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。浩,你打我吧,这样我会好过一点。”她歉然道。

  “你是不应该,让我以为差点就失去你,你不信任我对你的爱,真的该打。”阎浩捧住她的脸,沉声的说:“闭上眼,我要处罚你。”

  尹槿听话的闭上眼,她以为他的脸颊应该会火热剌痛.然而,却是灼热温湿的唇办紧贴着她的唇。

  “傻女孩,我疼你都来不及了,怎么舍得打你。”阎浩宠溺地轻啄她的唇。

  “浩,从今以后,我会以更坚定的心去爱你,谁都无法摧毁。我保证!”尹槿将自己的承诺化作浓情蜜意,包围着她最心爱的男人。

  她倚在他的胸前,与他一同仰望今夜的星空。“浩,今天的星空好美,每一颗的星光都璀璨明亮,你分得出哪一颗最亮吗?”

  “最亮的那颗,唤做‘尹槿”的星,已经消失在夜空了。”他说。“那么,那颗星此刻在哪儿呢?”尹槿转过身,面对阎浩。

  “她在我的身边,更永远在我的心中。”阎浩深情的眸光.望进她最柔美的眸底。“那颗星让我今后的生命更加绚丽、璀璨,也更加的有意义。”

  夏夜凉爽的风轻轻吹拂,他们如同置身在马来西亚的那夜,满天的星斗见证了他们的爱情。

  阎浩俯下身,慢慢的、慢慢的找寻她柔美的唇瓣……

  “里长办公室报告,最近公园成为藏匿罪犯的地方,请各位到公园散步、约会的民众多加小心,严防歹徒出没……”扩音器的声音再一次不识相的响起,还播报可能威胁着他们人身安全的警告内容。

  然而,此刻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,也阻止不了他吻她的决心……

山东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