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李芃 > 《红颜不命薄》
返回书目

《红颜不命薄》

第五章

作者:李芃

十分钟后,他们一群人来到了百货公司附近的麦当劳,恒帆负责陪娃娃在游戏间玩耍,宝贝则与李正英在旁边的座位上对谈著。

“娃娃是我四哥的女儿,是吗?”宝贝直接切入主题。

“嗯!”李正英知道事实大白,也不再多做隐瞒。

“你知道他们之间是怎么一回事吗?我四哥不是不负责任的人,如果他知道自己有个女儿的话,绝不可能让他的女儿流落在外的。”

“我也这么觉得,可惜我并不知道他们之间是怎么一回事,长久以来,如絮不肯谈论娃娃的生父,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娃娃是海氏家族的血脉”

“哦!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呢?”宝贝眉头紧锁的思考著,突然抬头看向陪著娃娃留在游乐区的丈夫,并愉快的挥手打招呼。

李正英见状不由得呆楞了一下,她不是很认真的在想事情吗?怎么突然……宝贝挥了好一会儿的手,忽然转头,一脸认真的问道:“柳小姐曾说你救过她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那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啊!”李正英再度被宝贝快速的转变一震,只是呆滞的看著她。这个姑娘一心数用的特异功能实在令他钦佩。

“怎么了?”宝贝奇怪的问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李正英回过神来,轻轻摇头。

“那天他们不让我问,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吧!”

“嗯!”李正英深思的点头,思考了一下后,直截了当的说道:“五年前,我在海 边救了想投海轻生的如絮。”

宝贝猛吸一口气,震惊的看著李正英,“你是说如絮曾有轻生的念头。”

“嗯!”李正英点头说道:“当时她已怀有三个月的身孕,却独自一人站在海 边的岩石上,我刚好也到了那里,见她的情况不甚正常,于是悄悄靠近她,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欲投海的她救回。”

“天啊!为什么?什么样的境遇让她带著肚子里的孩子寻短,她到底遭遇了什么打击?”一向被呵护在幸福之中的宝贝,实在很难想像如絮所受的苦难。

“当时如絮的健康情况很糟糕,她足足昏睡了三天才醒过来,而后在我的追问下,她才说出一切。当时她已走投无路,并对现实灰了心,才会寻短……”李正英开始缓缓的诉说如絮的成长历程与研遭遇的磨难。

“天啊!”一向被捧在手心中的宝贝,简直无法相信世上竟有这样的亲人,她眼眶微湿的看著李正英,“你真的愿意让如絮孤独的飘泊异乡吗?”

“我当然不愿意,可是我答应替如絮保守秘密,不带娃娃到海家,更不能把她介绍给海家的人,我怎么帮她呢?”

“你并没有泄漏秘密啊!只是我们偶然巧遇,我自己猜出了答案,不是吗?你明天带娃娃到大哥家……”

“可是我答应了如絮,绝不带娃娃出现在海家,这……”

“你不是带她到海家,而是你女儿的家,这不算违反誓言啊!我绝不能眼睁睁的看著如絮带娃娃离开台湾,孤独的在异乡求生,我想你也不会忍心的,是不是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那就让我们一起帮忙他们吧!”

“嗯!”李正英终于下定决心的点头。

门铃声响起,MAY兴奋的叫道:“他们来了。”

“你不要这么激动,小心动了胎气。”看著活蹦乱跳的妻子,子杰总觉他的心脏快负荷不了。

“你别那么神经质,我好得很。”MAY微笑的安抚丈夫,访客在管家的带领下,走进了客厅。

即使宝贝已在电话中告知娃娃与她相似,但猛一见像是宝贝缩小版的娃娃,众人还是惊讶,若不是碍于身分的限制,管家好想抱抱这个小可爱。

“天啊!没想到她竟然跟宝贝这么相似!”MAY惊愕的看著娃娃,而娃娃也是一脸惊奇的看著MAY。最后终于沉不住气的叫道:“奶奶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奶奶?”子杰与MAY一起惊叫道。

“娃娃,她不是奶奶,她是奶奶的女儿,所以长得跟奶奶很像,她是你的阿姨。”

李正英忙著开口解释。

“懊!”娃娃一脸迷惑的点头。

“娃娃从小就喜欢看你母亲的相片,所以见到了你才会以为你是心碧。”李正英开口解释道。

“哦!是这样啊!”MAY了解的点头,微笑的看著娃娃,温柔的解释道:“娃娃,我是你的阿姨,不是奶奶哦!”

“嗯!我也看出来了。”娃娃突然若有所悟的点头。

“你看出来什么了?”众人好奇的问道。

“你真的不是奶奶,因为奶奶没有像青蛙一样的大肚子。”娃娃指著MAY的肚子说。她的话又引来了一阵笑声。MAY不好意思的红了脸,哭笑不得的看著娃娃。

子杰蹲在娃娃面前,温柔的解释道:“娃娃,阿姨的肚子这么大,是因为里面住了一个小宝宝哦!”

“真的吗?小宝宝住在阿姨的肚子里啊!”娃娃又惊又喜的看著MAY的肚子。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子杰认真的点头。

“那小宝宝什么时候可以出来陪我玩?”说著她竟趴在MAY的肚子上,大声的说道:“小宝宝,你好。我是柳婷攸,大家都叫我娃娃,你可以出来陪我玩吗?”

“小宝宝太小,还不能出来陪你玩。”子杰微笑的说著。

“噢!没关系,我会等他的,但是你要告诉他,不可以拖拖拉拉,让人家等太久,妈咪说这样不礼貌。”她学大人说话,自然又逗得大家很开心。

孩童的天真话语,常常是欢乐的来源。

“宝贝,你神秘兮兮的要我们今晚一定要准时回家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?”子伟见宝贝神秘兮兮的模样,不耐烦的问著。

“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嘛!”

“干嘛这么神秘兮兮的呀?”子帆也忍不住的追问著。

“别急,主角还没回来呢?”

“主角?你说的是四哥吗?”子帆好奇的问道。除了恒帆与子杰夫妇外,谁也不知道宝贝葫芦里卖什么药,偏偏他们口风很紧,谁也不愿透露一丁点消息。

“嗯!”宝贝微笑的点头。

“说到子鸿,他最近越来越怪,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,宝贝,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?是不是跟柳小姐有关?”宇桢奇怪的问道。

“答案就在影片中。”宝贝很自然的回答著。

“你以为你在做电视节日啊!那我们要不要举号码牌啊!答对了有什么奖品?”子帆翻了一个白眼。

“答对了送‘美娇娘’一个,怎么样,不错吧!”宝贝煞有其事的认真回答著。

“喂!你别耍 宝了,快一点宣布答案吧!”子伟不耐烦的叫道。

“三哥、五哥,你们应该多跟大哥和二哥学习,他们多镇定啊!”

“哼!”子伟忍不住哼了一声,“那两个‘妻奴’外加‘子奴’满脑中都是老婆与未出世的孩子,从回来到现在,他们的眼光就没离开过妻子,他们当然不急了。”

“怎么了,羡慕吗?”子敬搂著怀孕的妻子,故意问道。

“我可没自虐狂!”子伟又呼了一声。

“哼!你少在那里酸葡萄了,我看你还不见得有这个补气呢!”子杰不以为然的说“我说三哥,海家只剩我们与四哥未婚,咱们现在可是弱势团体,还是别跟恶势力对抗的好。”边说边小生怕怕的看著海氏的三对佳偶。

“我向你们保证,你们会越来越势单力薄!”宝贝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。

“完了,只要宝贝开始神秘兮兮,一定有人遭殃,这下不知道谁要倒楣了?”子帆夸张的说著。忽然他惨叫一声,原来海绍云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身旁,冷不防的给了他一个爆粟。

“爷爷,你干嘛敲我的头。”子肌无辜的采著自己的头。

“你这个臭小子,一天到晚只知道耍嘴皮,什么倒楣、遭殃的,简直是胡说八道,有宝贝这个善解人意的妹妹是你们的福气,懂不懂?”

“福气个头。”子帆边揉著自己的头边无辜的嘀咕著。他们海氏兄弟,各有各的事业与领域,虽不敢说功成名就,但至少都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,谁知道他们在海家的处境是多么的可怜,不但要想办法逃避长辈的逼婚,更要小心宝贝的魔掌,偏偏所有的人又护著她,唉!真是命苦啊!

“你在那儿嘀嘀咕咕些什么?”海绍云皱眉问道。

“没有,我是说四哥真幸福,可以得到宝贝的关注。”子帆很识相的说著。

“什么关注?”甫入门的子鸿,好奇的问著。

“四哥,你终于回来了,人家等了好半天了。”宝贝撒娇道。

子鸿扬眉,讶异的看著妹妹,“自从某人找到了一个好老公后,我们这些做哥哥的早就跌停板了,除非某人又想做媒了,说,你的小脑袋瓜又在想什么?”

“四哥不愧是海家兄弟中最冷静精明的人,佩服佩服。”宝贝咨媚的拱手。

“少拍马屁了!”子鸿终于露出这几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,宠溺的说道:“你到底打什么主意?快说吧!”

“我是很想帮四哥做媒啦!不过现在好像不需要了,”宝贝暧昧的看著四哥,笑呵呵的说道:“没想到四哥的手脚满快的,连大哥跟二哥都望尘莫及呢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子鸿莫名其妙的看著宝贝。

“答案就在影片中,”子帆接口道:“这个家伙拿来一卷神秘的录影带,说得等你回来了才能看。”

“宝贝,现在你可以快一点放影片了吧!”子伟很没耐心的说道。

“好啦。”宝贝先横了没耐心的三哥一眼,这才走向录影机,终于好戏就上演了,众人屏息的看著这难得一见的画面。

“哈啰!小宝宝,我是爹地,这是妈咪,你还在妈咪的肚子中哦!你瞧妈妈的肚子是不是好大呀!”画面传出原是海家酷男的子杰傻呼呼的样子,众人皆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。

“天啊!宝贝,你神秘兮兮的叫大家在这里聚集,就为了看大哥这种蠢样吗?”子帆笑到眼泪都流出来的问著,还夸张的抱著肚子,直叫:“哎哟!我快笑死了。”

子杰脸红的喊道:“闭嘴!”并一把抢过宝贝手上的遥控器,按下快速倒转。

原来是迷糊的宝贝,竟把子杰用三脚架录好的录影带拿来重录,而放带子的时候又忘了回带,所以才会让海家人有这个福气看到他傻气的一面。

看到子杰有点恼羞成怒,众人也不敢再取笑他,只是把那股笑意压在心底,可以预见的是,这件事必然会在海家传诵许久,当然啦!那是子杰不在场的时候。

MAY悄悄的握住丈夫的手,送给他一个甜蜜微笑,在别人眼中傻气的表现,对她而言却是丈夫的深情表现。子杰立刻回以深情的笑容,有了妻子的肯定,他就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了。

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下,宝贝所谓的精彩节目开始放映了,可是,出现在他们眼前是忽远忽近,完全抓不到焦距的画面,好不容易找到了焦距,画面却晃动得厉害,这算什么精彩画面?

子伟忍不住叫道:“天啊!这谁拍的片啊!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。”

“是我啦!”宝贝嘟哝道:“三哥,请别用你那专业的眼光来评论我的作品,好吗?”

“拜托!我是个外行人,可是我也看得出,你拍得满烂的。”子帆夸张的叫著,转头看著四哥,问道:“四哥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是啊!我也这么认为。”子鸿也老实的说著。

“我保证等一下你们会认为这是你们这一辈子看过最美的录影带,否则我的名字让你们倒过来念。”宝贝不服气的叫著。

“是吗?贝宝。”子帆一点也不相信的看著宝贝。

“是真的,你们大家认真看嘛!”恒帆见宝贝气呼呼的模样,马上出来打圆场,并站在妻子后面安抚的搂著她的肩。

见宝贝不悦的表情,大家不再批评她的摄影技巧,只是很难相信这个家伙拍得出什么经典之作。

可是当镜头停留在娃娃脸上时,所有没见过娃娃的人齐声叫著。“她是谁?”

“她叫柳婷攸,小名叫娃娃,今年五岁,母亲是柳如絮,父不详。”宝贝说话的时候,眼睛直直的盯著四哥,他的反应令她满意极了。

“她为什么长得跟你这么像?”众人越看越惊奇的齐声问著。

宝贝轻轻靠内丈夫怀中,微笑的说道:“因为她很有可能是我的小侄女,所以长得跟我像很正常啊!”

“小侄女!”众人再度惊讶的叫著。

海子鸿脸色苍白的盯著萤幕上的小人儿,她是他的女儿吗?

“四哥,我想你应该‘认识’柳如絮吧!”

“她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他紧紧的盯著萤光幕,百分之百肯定娃娃就是他的女儿,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是那么的强烈,他怎么能忽略呢?而他竟错过了她的成长!

“那个可爱的小女娃是子鸿的女儿吗?”海绍云又惊又喜的问道。

“嗯!根据我的了解,八九不离十。”

“子鸿,你还不快去把她们母女接回家来!”海家的长辈们,一见娃娃的可爱模样,再也顾不得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,只想赶紧见见可爱的女娃。

子鸿没有反应的盯著萤光幕,心中的思绪更是如海浪般的起伏不定。

“哇嚷!真有你的,没想到四哥的动作比大哥和二哥快,现在就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了。”子帆羡慕的顶了顶子鸿的手肘,但子鸿依然呆愣的死盯著萤光幕。

“可是他又快失去这个女儿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子鸿终于回过神,大声的叫著。

“因为如絮打算带著娃娃回到美国,继续逃离你的生命。”

“不,我绝不容许她这么做,她什么时候走?搭乘什么飞机?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?你为什么不阻止她离去?我要去找她们!”子鸿慌乱的叫嚷著,按著头也不回的往外走。这时的他不但见不著以往的精明冷静,反而有些无厘头。

“你去哪儿?”

“去美国,我要去美国带回她们,我不要她们再度离开,我不能再一次失去她们,我不能……”

“她们还在机场,打算搭乘两个钟头后的飞机,我已叫老刘备好了车,他就在外面等你。”宝贝才一说完话,子鸿便已消失在客厅之中。

“宝贝,你怎么不早一点告诉你四哥,如絮她们母女俩在机场呢?万一他来不及……”

“妈,不会的啦!其实如絮她们搭的是三个钟头后的飞机,我看四有可能会比她们还早到,我故意这么说,想看一向冷静的四哥,惊慌失措时是什么样子”

“你这孩子还是这么顽皮。”雅倩宠爱的揉揉女儿的头发。

“喂!宝贝,再把带子回带吧!我想再看一遍。”海绍云嚷嚷著。

“看吧!我就说我这是经典之作吧:你们迫不及待的想看第二过了吧!”宝贝骄傲的说著。谁也没有提出异议,因为娃娃太可爱了嘛!所以对宝贝拙劣的拍摄技术,他们只能多忍耐了。

子鸿疯狂的搜寻著如絮母女的影子,随著时间的消逝,他越来越不安,会不会是宝贝记错时间,如絮她们母女早已离开?会不会她们再一次的从他的生命中溜走?少有的恐惧紧紧盘踞在他心头。

行动电话的铃声忽然响起,海子鸿难掩焦躁的应道:“喂!”

“四哥,我要告诉你……”宝贝才一开口,海子鸿便匆匆打断她的话。

他心急的问道:“宝贝,为什么我找不到她们?你到底有没有记错时间,你快告诉我啊!我已经找遍了机场,就是没有找到她们母女,到底怎么一回事?你快告诉我呀!
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你快说啊!”

“你一直叽叽喳喳,我怎么说嘛!”

“快说!”子鸿以少有的严厉口气说著。

“刚才我是故意让你著急的,其实她们搭的是两个小时后的飞机,大概等一下就会到机场了,就这样了!bye.bye。”宝贝怕遭到炮轰,急急的挂上电话。

“你……”子鸿又好气又好笑的挂上电话,都这个时候了,他那顽皮的妹妹还是不忘整他,真是上辈子欠她的。

知道她们母女还留在台湾,他的心稍微平隐了一些,只是澎湃的情绪始终无法平息,他与她之间竟有了女儿,他却一直被蒙在鼓里。

他望眼欲穿的望著来往的旅客,深怕一个错失,又将使他失去她们的踪影,终于,他见到她们母女俩了。

海子鸿原以为自己会激动得冲向她们,但太大的情绪波动使他像生了根似的,根本无法移动,只能瞪大双眼的揪著她们,深怕一眨眼又会失去她们。

柳如絮心情沉重的牵著女儿的手,一步步的走向她的逃避之路,她怕承受过多的离愁,请求干爹不要来送行,但此刻擦身而过的人群却让她感受到一股落寞。

忽然,她唤出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,她直觉的抬头看向前方,这一看却令差点忘记呼吸,她骤然停下脚步,不知该做如何反应的瞪著他。两人的眼光紧紧的锁著,交换著别人无法理解的情凄。

“妈咪?”娃娃抬头疑惑的看著母亲,再看向前方的巨人,她幼小的年龄当然无法理解这一切。

女儿的声者将如絮唤回了现实,她低头看著女儿天真的脸庞,突然拉著她的手想逃离这一切。但海子鸿怎么能坐视她的逃脱呢?

他追向前去,紧紧的握著如絮的手,痛苦的嘶喊道:“你又想带著女儿逃离我的生命吗?我不会准的。我永远不会准许的,为什么你总是用逃脱来解决一切呢?”

如絮呆愣住了,是的,终其一生,“逃避”常是她解决事情的方法。

心灵受到伤害时,她会逃到黑暗中。伤心的舔著伤口;对人生感到失望时,她曾选择大海为归宿,逃避一切苦难纠缠;与爱女之父重逢时,她又以逃避为方法,希望永远让女儿留在自己身旁。

“妈咪,他是谁啊!”娃娃好奇的问著。不知为什么,她好喜欢这个高大的叔叔,觉得他就像童话中的王子一样,会保护她与妈咪。

“娃娃。”子鸿蹲下身来,眼眶湿润的唤著自己的小女儿。若不是害怕吓著了她,他一定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……娃娃好奇的望著子鸿微湿的眼眶,轻声问道:“你为什么哭了呢?有人欺负你吗?”

“没有人欺侮我,我只是人高兴看到你了。”子鸿硬呐的说道。

娃娃偏头好奇的问道:“你是谁呀?”

“我是你的爸爸。”他温柔而肯定的说著。

“爸爸?”娃娃又惊又喜的叫著,并抬头看向妈妈,无言的问著。

如絮咬唇的看著他们父女,终于点头说道:“是的,娃娃,他是你爸爸。”

“爸爸!”娃娃兴奋的冲进子鸿的怀抱,抱著他的脖子,开心的叫著:“好棒哦!

娃娃也有爹地了!我好开心哦!我有爹地了!”

娃娃突然像火车头冲进自己的怀抱,子鸿先是一惊,随即高兴的拥抱著女儿,所有的爱意涌上心头,他喃喃的说著:“我的女儿,我的宝贝……”

如絮泪眼迷蒙的看著他们。娃娃虽然一向不怕生,但从来不曾如此亲近她与干爹之外的人,看来父女血肉相连的情感,是时间与空间无法阻隔的。看著紧紧相拥的他们,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的残忍。

“爹地,妈咪说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,真的很远很远是不是,不然你怎么现在才来看娃娃呢?”娃娃在子鸿耳边轻声的问著。

“是啊!爹地以前一直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,所以才没有来接娃娃!”子鸿满怀爱意的轻抚女儿的秀发。他们父女可是咫尺天涯啊!

“那爹地还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,娃娃又好久不能看到爹地了吗?”娃娃难掩落寞的问道。

子鸿轻轻推开娃娃的头,看著她嘟著的心嘴,心痛的说道:“不会了,再也不会了,爹地今天就是来接你跟妈咪的,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娃娃又惊又喜的问道。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子鸿抱著娃娃站了起来,难掩激动的紧拥著女儿,慈爱的说道:“爹地会永远的陪著你,看著你成长,你永远是爹地心目中的心公主。”

“耶!我好开心哦!”娃娃尖叫的抱著爹地的脖子,发出喜悦而快乐的叫声。

子鸿发现他们已成为人们注目的焦点,于是转头看向如絮,开口说道:“这不是适合谈话的地方,我们先回去你住的地方吧!”

体贴而细心的子鸿。知道现在不是带她们回宁园的时候,他与如絮需要好好的谈谈,最重要的是,如絮需要有面对一切的准备。

“嗯!”如絮沉重的点头。

“爹地,娃娃可以自己走路。”沉醉在父亲怀抱的娃娃,懂事的说著。

“不,爹地想多抱抱你,因为你是爹地的心肝宝贝。”子鸿慈爱的用下巴厮磨著女儿的头顶。

“我好开心自己终于有爹地了!”娃娃搂著爸爸的脖子。

“爹地也好高兴自己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。”

“我们会永远快乐的生活在一起,对不对,爹地?”

“对!永远,永远。”子鸿慈爱的允诺著。

“我好高兴哦!”娃娃抬头看向站在父亲身旁的母亲,开心的说道:“妈咪,我们可以永远跟爹地在一起了耶!”

“嗯。”如絮轻轻点头,但却不知道等待她的是怎样的未来。

山东11选五